「提她幹嗎?想起來和她在一塊,才叫倒霉呢!」
「瞎說!」
「誰知道你會不會對別人也m.hetubook.com.com這麼說,和那個姓白的在一塊好倒霉喲!」
「你本來就hetubook•com•com是女人嘛!」白楚挑起小指頭,作個蓮花瓣的姿勢。目光流盼地以細聲道京白:和-圖-書「米楣君啊!」
那種姿勢,那種目光,尤其那種把君字拖得特長的音韻,足令米楣君如同暢飲醇和*圖*書酒一般沉醉。
「那麼,楣呢?倒霉的霉?」
「對對對!倒霉的霉。不過從認識了你就好了!」
「我要是這麼說和*圖*書,我就撞車!」
「哼!還是迷你的馮斯玉吧!」
「沒有!我說的是真的,我好迷你!」
「別忘了,君是指男人而言。」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