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楣君諂媚地笑著,挨罵表示親熱,有機會恢復邦交,頓然間渾身骨節輕散了不少。
「白楚,別生氣了,好不好?」
「不行,中午我有事。」
響了又響,米楣君的心七上八下,並且擔心白楚不在家。人倒霉時什麼都會碰到,白楚習慣遲起,難道一起來就出去了?
「早!」米楣君心跳著,恨不得緊緊把她摟住。
「哼!誰跟https://m.hetubook.com.com你這種人生氣!」
有電話真方便!想撥到哪裏就撥到哪裏;米楣君沒有力氣,也沒有心情辦公,只是望著黑亮的電話機發怔。
「誰稀奇!」
對女人,不賤不行。女人都很殘忍,喜歡折磨人,你越痛苦,她越開心。
說也奇怪,像由陰雨轉晴的天氣一樣,米楣君本來一身病痛m.hetubook•com.com,此刻豁然而癒了。
好消息!對方終於傳出聲音來。
米楣君抽了口氣,恨意已消,只在後悔了,如果昨晚順從到底,也不會鬧得那麼僵,弄得現在這樣像生大病似的。
沉默了一下。
「喂!」倦貓般的聲音,好像剛醒。
辦公桌上堆著幾份公文,本來毫無心情,現在一變而勤奮起來。
「謝謝!大和*圖*書人不記小人過,謝謝你原諒我。」米楣君急急看著錶,一時把什麼都拋開了:「我去看你好吧?」
當初和馮斯玉要好時,米楣君對工作也加倍的勤奮。愛,便是責任,像對待癱瘓的老母親一樣,對待心愛的人也有一份責任感。有一度米楣君晚上兼差,為了多賺點錢。
真是犯賤呀!米楣君苦笑一下。
米楣君每期都買獎券,巴不得發橫財,所有的和_圖_書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打電話來幹什麼?」
米楣君捏了捏拳頭,雖然周身酸軟難過,而手指卻發癢不已,總想在電話字碼上跳躍。尤其向明非的話像是一付興奮劑,打死都不能和白楚鬧翻,否則在哥們面前太失面子。
米楣君這才記起自己也有事了,讓向肥撲空沒有關係,如果田大也來,不好意思。
「問候你。」低聲下氣的。雖然對方看不見,也滿面陪和_圖_書笑。他媽的!賤笑!怕別人看見,急忙往外瞥一眼。
才十點鐘,能不能給白楚撥電話?
其實昨晚已經開始後悔了,那時米楣君才覺得電話的重要,如果家裏有電話,不管幾點鐘,都一定要打給白楚,挨罵也不在乎。
「那麼下午我去,下班以後。」米楣君不給白楚反對的時間,便道了聲「再見」掛斷。
忍耐時咬牙,決定不忍耐時也咬牙,最後嘩嘩的撥出白楚的號碼。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