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戀愛不順利?」
「還會好?只有壞的份,昨天晚上又昏迷了,我一整夜都沒有睡,不送醫院,也得請醫生回家。」
「說得簡單!」米楣君移動著身體,把兩個髒汙汙的灰白褲袋襯布翻了出來,翻出一張十元鈔票和幾個硬幣。
「別開玩笑,你知道我老媽呀!」
「田大錢多。」
「哪裏有空鬧情緒?」米楣君喝了口酒,長嘆外加搖頭︰「苦透了!」
「死會,標的錢用光了,以後只能填會錢!」
「你活得不苦?湯包https://m•hetubook•com.com就是這麼苦!」
「我以為你真病了呢?看你好好的,還不是鬧情緒。」
「你米老鼠真他媽的囉囌,告訴過你,田大中午有應酬,人家一餐飯就是生意,不像你我,拿幾個死薪水。」
聽語氣,從向明非這裏已榨不出油水。得想辦法!要不然怎麼去會女朋友?
「少酸葡萄吧!上回你跟田大不是都對她有興趣,尤其田大,想割我的靴子!」
米楣君臉上故意保持著憂傷,和*圖*書而暗暗心花怒放。
「好幾萬一下用光了?」向明非瞪著眼,「還不是都用在姓白的狐狸精身上了!」
「田大怎麼不來?」
「上個月你不是搭了個會嗎?」
「老媽好一點嗎?」向明非的肥臉被嚴肅罩上了。
「你怎麼總鬧窮?」
「好幾萬哪!」
人都有走運的時候,今晚糧足草豐,準可以打勝仗。
「他媽的少說風涼話好不好?你向肥替我算算有多少收入?怎麼夠開銷?」
「我和崔大班玩玩的,不像你。」向明非眼瞪www.hetubook.com.com著眼紅筋漲的米楣君說,「你這小子可是真談戀愛,走了一個,又來一個,永遠不甘寂寞。」
「那還不快一點!下午請半天假就是了。」人肥,心腸軟,沒錯!
「錢多歸錢多,手面還不及你向肥呢!你知道我苦,總是自動幫我的忙。」
這還有什麼話說?向明非從夾克裏掏出一個皮夾,數了五張鈔票,望了望米楣君的神色,猶豫著又加了五張。
「還債。老媽又生病,你不是不知道。」
「沒有。」米楣君想發作,因為有求https://m.hetubook.com.com於人而忍耐下來。
「那種騷女人有什麼了不起?你當花一樣捧著。」
點菜很慷慨,炸蝦、燒鰻,還要了瓶啤酒,以投向明非所好。
「你要我怎麼樣?上班這麼累,又有生病的老媽,不找點安慰,早活不成,死翹翹啦!」
「田大吃豆腐,泡香香還來不及呢!誰會喜歡老蟹?」
向明非發著呆,肥臉把半張的嘴擠得很小,最後才搖頭說:
米楣君一見,急挽頹勢:「當然,湯包中間也有不苦的,田大就好多了。」
「算了,人家見識廣,排場和*圖*書大,也不稀奇我獻寶。」
「你那個崔大班可也不年輕了!」米楣君反唇相譏。
米楣君一心要請客,這家日本館子比較熟,可以簽字,而且偶然可以報報公賬什麼的。今天向明非提議吃午飯,應該由向明非作東的,而米楣君要作東,心裏有自己的主意。
「我知道,可是難道你就沒有泡白楚?像你這種窮大方,還不是亂請客,亂買禮物!」
十二點五分,兩人已坐在附近一家日本館的單間裏了。
「像你這種活法也活得很苦。」
向明非好像被點中穴道,臉上的肥肉向下垂了。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