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這時她已經完全清醒,窗廉掩不住外面的光線;白天,夜晚,竟這麼不同!
「對了!你告訴過我,我忘了。一群貴婦人,都是闊太太。」
「你在哪裏?」
電話鈴響。
她微窘地清了清喉嚨,試圖阻止米楣君胡言亂語。
自從兒子出國以後,儘管她仍然努力在維持著外表,沒有顯著的變化;但是內心卻時覺日落西山的蒼涼。現在竟然不同了,夕陽餘輝,格外燦爛。
「那也不行,再也比不上你,只有你和-圖-書才是天下第一大美人。」米楣君突然乾咳一聲,接著官腔十足地說,「好好!就這麼吧!我再和你通電話,再見。」
一定是什麼人冒出來了,否則米楣君不會立刻改變態度。白楚覺得很可笑,因為這種語氣她熟悉不過,以前曾經有幾個她認識的臭男人,在辦公室裏都是同樣的作風。
「怎麼樣?」白楚不喜歡那種帶酸的語氣。
米楣君把聲音控制得很低,但是可以聽得出十分輕和-圖-書鬆愉快。
白楚迷迷糊糊地摸起聽筒,勉強「喂」了一聲,睏倦得連眼睛都睜不開。
「不行,我要出去,我中午到高局長家吃飯去。」
「十點二十分。我一直忍著,不敢打電話給你,好讓你多睡一會,可是實實在在忍不住了。」
蜷臥在她腳下的黑貓受到驚擾,也跟隨著躍起身來,莫名其妙地望著未經梳洗而髮枯面黃的女主人。
「天哪!聽你的聲音迷死人了!」米楣君一陣氣急,「我等和*圖*書一會來看你!」
「早!」是米楣君:「真對不起!把你吵醒了」。
「你睡得好嗎?」
放下電話,她仍然靜靜躺著,一句句回想剛才的對白,尤其最後那句『天下第一大美人』的稱讚,更令她牢記在心。時光彷彿頓然退回去很多年,蔡青就這麼稱讚過她,白子道向她獻殷勤時,又何嘗不認為她絕世無雙呢?
感覺就像在身旁低語,白楚的耳朵癢嗖嗖的,接著渾身一陣寒熱,她記起昨晚的事情。
「還好。www.hetubook•com.com」只是沒有睡足,白楚呻吟著伸了個懶腰。
「我在辦公室,九點以前就到了,可是我什麼也不能做,每一分鐘都在想你。告訴你,你一定不相信,從昨天回家到現在,我沒有睡覺,興奮得睡不著。不過我的精神還這麼好,一點也不睏,你說怪不怪?」
「誰說的?高太太長得不錯,以前是個大美人。」
「已經十點多了?」白楚仰仰臉,向抬上金鐘掃一眼。
「沒有怎麼樣。」米楣君連忙陪笑,「我忽然想起來在和-圖-書報上看見過那個高太太的照片,比你差十萬八千里。」
「真的,白楚,我好愛好愛你喲!」
「吉普賽!對不起喲!把你嚇著了。」白楚雙手捧著貓,一面親吻,一面詢問,「你說,誰是第一大美人?嗯?」
怪!當然怪!米楣君,一個同性,竟然像異性一樣,和她談起戀愛來。
興奮中,白楚把被掀開,躍身而起。
「幾點鐘了?」
「昨天睡得太晚,我到家已經四點多了。」米楣君把嘴對準傳話孔,嘶聲喊著,「白楚,我愛你!」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