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奉命辦事,你說下班跟尤老頭連絡,結果沒有消息,他還等你吃晚飯呢!」
「亂起外號,多難聽!」米楣君下意識地維護著白楚。
米楣君沒有心情聽歌,做什麼都沒有心情。今晚孤單透頂,沒有地方可去,才蕩到幸福谷來的。
「誰讓你只顧想心事?」梁妮妮大模大樣地坐下來,順手取了一支煙,動作夠野的。
米楣君注視著梁妮妮的背影,心裏十分羨慕。並非羨慕梁妮妮的細高身材和時髦裝扮,而是羨慕梁妮妮的幸福。
真正吵一架也不錯,他媽的今晚連吵架的機會都沒有。白子道在台北,白楚不許自己去,她又不肯出來。
意外的,對方並不是懶貓聲音,而是哇哇的大喊:
人在倒霉的時候,好運不來,壞運卻逃也逃不過。給白楚打電話不但沒有得到安慰,反而招來累贅。
「啪」的,肩膀被拍得發痛。
米楣君一陣翻胃,從早到晚根本沒有想到那個老不hetubook.com.com死的。
「好,我不管了!不過你要趕快給他打電話!」
「你坐在哪一桌?我怎麼沒有看見你?」
「沒有你,樂個屁!」
「好了,我要睡了。」
「說得很大方,可是看你的作風並不像,一個人悶頭坐在角落,好像和婆子剛吵了架跑出來一樣。」
「找幸福呀!」苦哈哈。
經梁妮妮這麼一說,米楣君才急急跑過去。謝謝天老爺!白楚大概覺得太過分狠心了,才補個電話慰問一番。
「你一個人窩在幸福谷幹什麼?」
「沒有裏子,裏子爛光了!」米楣君自嘲著笑了笑,接著哀聲請求:「出來坐坐好不好?」
「那就好,乖乖說聲再見吧!」
吃驚地調轉頭來,梁妮妮像以往一樣,裝扮得很明艷。
「快去吧!一定是婆子打來查勤的。」
米楣君悻悻地端起酒,抓起煙,去找梁妮妮湊熱鬧。
「昨天我就是下了班回去的hetubook.com.com,今天再早回去,我會悶死在家裏!」
每次對白楚的感覺都是相同,想她,恨她,忘她。他媽的!沒有什麼了不起!沒有你白楚,我還不是照樣活下去?
「我,」米楣君支支吾吾,「我只答應跟他連絡,並沒有說一定。」
「你今天怎麼掛單?你那個白蛇呢?」
梁妮妮的下頦朝吉他演奏者的方向呶呶嘴,然後噴著煙說:
「為什麼你就不能早點回去?」
「那你就在幸福谷樂你的吧!」
「去就去吧!他媽的天下女人又沒有死絕!這種事是勉強不來的。」
「還不是泡那個韓妞,天天打打鬧鬧的。」
「我一個人在幸福谷,無聊透頂!碰見梁妮妮,問你怎麼不出來,很沒面子。」
「白楚,」米楣君心軟了,「我沒有意思讓你煩心。」
白楚嘆了口氣,一定是在臥房裏接的。
「找我幹什麼?」米楣君調門頓然低了八度。
而自己和-圖-書沒有一個兜得轉。尤其遇見這個姓白的,最慘!
「我的電話?」米楣君驚愕著。
年輕,家世好,在國外銀行有一份高薪工作,經常換女朋友,每個都好像百依百順的,供梁妮妮任意挑撿。
難道尤老頭追蹤自己,就像自己追蹤白楚一樣嗎?
大眼睛女孩靜靜地羞笑著。米楣君慨然地喝了一大口酒,找婆子還是得找年輕的。
「那我給你送藥。」
「『TB』總有問題。」
「死鬼不是明天走?我和你說清楚,不管他明天走不走,我一定要見你。」
座上的面孔生生熟熟的,懶得細看。對漂亮妞也失去欣賞的胃口,奄奄的,像隻病雞。
「他媽的你敢!」
一瓶啤酒、一包香煙,縮在角落裡。
「我已經躺下了,告訴你我頭痛。」
「你要不要過去跟我們一起坐?」
解不解得開只有自己知道。米楣君又喝了一大口酒。
「喂,白楚!」
眼望著女侍走過來,米楣君本來想再和_圖_書叫一瓶啤酒和梁妮妮分享的,開口以前卻被女侍搶先:
「小羽更複雜一點,那個韓妞有男朋友在美國,她要去,小羽死不放她。」
難道自己躲避尤老頭,也像白楚躲避自己一樣嗎?
「鄒小羽呢?最近好不好?」
態度強硬,內心軟弱,怕白子道接電話。
米楣君搖搖頭,木然地摸出一個硬幣,準備自投羅網去。
「喂。」懶貓一樣的勾魂聲音。
「哎呀!明天再說明天的吧!這麼煩心,活不活得到明天還不一定呢!」
「嚇了我一大跳!」
掛電話以後,米楣君才覺得自己又受了一次擺佈。
「白楚,先求你不許罵我又打電話。」
「一天到晚面子面子,你的裏子呢?」
怒雖然真怒,想也真想。他媽的,沒志氣就是沒志氣!說不打電話的,還是忍不住,管他白子道在不在家?
一曲完畢,有人鼓掌。梁妮妮望了望,把半截煙捻熄了:
「再見。我明天給你打電話。」
「他媽的!https://www.hetubook.com•com米老鼠,到處找你,剛打到白狐狸精家問她,才知道你窩在幸福谷。」
同樣的吉他手,同樣的低沉歌聲。新歌,至少米楣君沒有聽過。
「剛才請你來,你不來,現在不請自來,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情緒不同了,剛才在蛻皮。」
「知道啦!」滿心惱羞成怒式的不耐煩。
「算了,打擾你們小倆口不好意思。」
「你是米楣君吧?電話。」
「結,還是得自己解才成。」
幸福谷,多麼美好的名字,而自身竟有這麼多不幸!
「那我過去了,把小魏一個人扔下太久他會罵我。」
「她可不是陰陰沉沉、妖妖氣氣的,像條蛇嗎?那天你們先走了,大家都那麼說,鄒小羽也這麼覺得。」
「那我就告訴尤老頭你在幸福谷,讓他也去好了。」
「米老鼠。」
「你到底怎麼搞的?這麼不守信,他以為你老媽有事了,問崔姐要你家的地址,想去找你看看,我才打電話給你的鄰居,說你沒有回去。」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