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39
「可是,你不是說過,他拿肥皂……?」
「什麼理由呢?總不能完全拿我找你那件事作藉口吧?」
「尤老頭臨走以前給崔姐打電話辭行,他說很喜歡你,很同情你,給了你幾萬塊台幣。」
「問她把錢要回來!」
「躲我,總是不在家,在家的時候接到我的電話,也是三言兩語就掛斷了。」
「必要的時候我也會什麼都豁出去不管了,大不了賠上命一條!」米楣君說著眼圈一紅,吸了吸鼻子,聲音變嘶啞了,「向肥,萬一我出了事,我老媽,麻煩你們大家照顧她。」
「向肥,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
「不錯,我是死人,不會拒絕呀?我告訴他此路不通,他還是願意和我做朋友。」
「尤老頭不是回日本了嗎?」
向明非眼一翻www.hetubook.com.com,嘴一撇,不再說話了。
「慢慢會好的。」
姑且把米楣君的話當成真的吧!不過向肥仍然搖著頭說:
「那時候她還沒有變。」
「不是尤老頭!」米楣君頓足長嘆。
下班以後,辦公室靜悄悄的。米楣君滿腹心事地瞇著眼睛在吞雲吐霧。熄去煙蒂,伸了個懶腰,正準備離開,一個大塊頭闖了進來。
米楣君苦著笑臉說:
別看向明非塊頭大,最怕感傷的氣氛,立刻用力拍著米楣君的肩膀:
「你還希望她回心轉意呀?做夢!」
「沒有的事!」米楣君急急反駁著,「尤老頭對我很好,給我錢用是真的,不過只拿我當小老弟看,我就陪他喝喝酒,聊聊天。」
「怎麼說?」
「他媽的和圖書你要我怎麼樣?」米楣君被激怒了,「你要我拿刀把她宰了呀?」
「你生病?」向肥手插著腰,眼睛直瞪著米楣君。
「米老鼠,想不到你這麼窩囔,真他媽的替『湯包』丟臉!」
「我有什麼利用價值?」
「要是發瘋,也是狗急跳牆。」米楣君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
「臉色像一片枯葉。」
「向肥,我已夠煩了,你再激我,真會出事。」
「回家陪陪老媽。」米楣君長嘆著說:「現在做什麼都沒有心情。」
「什麼理由給她的?」
「我看尤老頭不會罷休,以後他還會來台北呢!」
「現在她變了,憑什麼還要你養她?」
「她怎麼變的?」
「你他媽的全花到那個狐狸精身上了?」向明非見米楣君無言地垂下視線,才氣吁吁https://m.hetubook•com.com地叫罵著,「鬼迷心竅啦?你不是說她變心了嗎?為什麼還當傻瓜,把錢白送給她?」
「你打算到哪兒?」
向肥雖然疑心未減,卻不願追究了。就算米楣君在說謊,再追究下去只有徒傷感情,也追究不出個所以然。
但願白楚真在鬧情緒,說不定過了今天就會回心轉意。
「他媽的誰說那個老頭子了?」米楣君一氣,青黃的臉上現出了一抹窘紅。
「你罵我給你惹麻煩,這樣的話,尤老頭怎麼算的上麻煩?」
「米老鼠,」向肥鼓著胖頰,同情地降低音調,「他把你整得很慘吧?」
「你不會來個霸王硬上弓嗎?或者用苦肉計,去門口等她?」
「我不敢,你不知道她這人有多絕!搞不好她連我的電話也不接了。」
www.hetubook.com.com尤老頭給你的錢呢?」
米楣君發過脾氣,又後悔起來,至少向肥是個講義氣的朋友,對自己夠真誠的。
向肥半信半疑:
「可是把錢要回來,不就整個完蛋了?」
「那又怎麼?」
儘管米楣君在受辱,但是卻不願意聽見別人批評白楚。
米楣君縮著頭,慘然地低聲說:
「從你那天晚上打電話到她家找我,她就變了。」
「不了。」
「只怕你沒有膽吧?」向肥嗤了嗤鼻。
「她說我既然愛她,就應該養她。」
「大概被她磨光了。」
「別他媽的做詩了!」米楣君舉手把臉胡亂揉了揉,「還不是你給我惹的麻煩。」
「走吧!一塊吃晚飯去。」
「把錢要過來再說,對這種女人沒有什麼客氣的,表面像個貴婦,其實還不如崔姐這種人有義氣呢!和圖書
明知向肥是針對自己的心情而言,但是米楣君卻希望把這句話用在和白楚之間的感情上。
「我看那個老蟹從來沒有對你真好過,還不是利用你!」
「她說她忙,她兒子要從美國回來了,她得作準備。」
「她硬說沒有,我又有什麼辦法?」
「也許她在鬧情緒,過一陣子就會好的。」
「以後再說以後的,誰管得了那麼多?」
「再忙也不該忙得連見面的時間也沒有呀?」
「怎麼?」
「是姓白的那個狐狸精呀?她和我什麼相干?」
「真喪氣!為那麼一個女人值得玩命呀?發發牢騷可以,可別真發瘋!」
向肥作了個手勢:
向肥毫不理會米楣君的話,只是忽然急問:
「用什麼理由要呢?」
「找刺激呀!你他媽的也不要太妄自菲薄,你的自信心到哪裡去了?」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