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43
「……」米楣君的咽喉被未說出口的供詞梗塞住了,那隻緊緊掩著話筒的手顫抖著。想不說話固然困難,想說話竟也這樣困難!感情的橋樑已經折斷,無法傳遞消息。
「……」咬著牙,悶聲不響。
「鈴……」
走出電話亭,米楣君覺得又像做了一場夢https://m•hetubook.com.com。剛從夢中醒來,說不出是沉重,還是輕鬆?茫茫然,一片迷惘。這時才想到真應該回家了,家裏還有個比自己更可憐的老媽呢!
急忙掛上電話,因為渾身已沒有一點力氣。他媽的!真差勁透了!米hetubook.com.com楣君用手往臉上抹了抹,竟然不知道眼淚是什麼時候漣漣流下來的?
「……?」對方也採取沉默戰術了,不出聲,等待著。
「喂。」懶貓的聲音。
電話號碼仍然這樣熟悉,而人已疏遠,變成仇敵。
做錯了事,天會罰我。
「……?」
(全書完)hetubook.com.com
其實步行回去,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忍受不住皮肉之苦的怎麼能算是大丈夫?
所以呀!你活該倒霉!他媽的!
眼望著那個紅色的電話亭,米楣君猶豫了一下,從褲袋裏摸出一個硬幣,和-圖-書毅然走了進去。
一輛空車從面前駛過去。米楣君摸摸褲袋,坐車的錢不用愁,雖然常常鬧窮,但是今晚還沒有窮到步行回去的慘狀。
米楣君對著滿天星斗長嘆了一口氣,終於縮著頭,槓著肩,慢慢移動著那雙酸腿,向巷口躑躅。
「……」白楚,白楚,你用不著再怕我,今天晚https://m.hetubook.com.com上我忽然看得很開,我不會傷害你了。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倘若我傷害,也是無意的。
他媽的!誰讓米楣君放著女人不當,要當男人呢?
「……」米楣君急忙用手緊緊掩住話筒,然後猛然喘氣,否則會窒息。
「喂!」不再是懶貓了,是隻蹲在牆頭和惡犬相持不下的怒貓。
更多內容...
上一頁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