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柳絮是一個神祕之極的迷團
幸好,他這句話一出口,柳絮就立刻有了反應:「啊,真是,請跟我來!」
可是,由於在同時,他所看到的,出現在螢光幕上的情景,實在太奇特了,他竟然忘記了自己的手腕,正被柳絮緊緊抓著。
柳絮的聲音十分鎮定:「那就由我來提醒他!」剛才,原振俠在外面的時候,也曾聽到過這樣的提醒。看來,這是一定的步驟,不管參觀者是正常的,還是一個怪人,都可以有同樣的待遇。
原振俠曾一再問她,展出這樣的一件大型藝術品的目的是甚麼,這時,總算有了答案。柳絮在極度的慌亂之中,承認了目的是要引一個人出現!
柳絮嘆了一聲——她的嘆息聲,有著真正的憂愁,這種憂愁,甚至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她道:「天神的條件是,他在知道一切祕密之後,整個人,就會變成一塊石頭,一塊知道一切祕密的石頭!」
那人一翻滾了上去,原振俠就無法看到他了,因為他現在置身的空間,並不在閉路電視所能達到的範圍之內!
可是原振俠卻並沒有問出來,他被外面那個包藏在雨衣中的人吸引住了。
原振俠有點失態,他一下衝到了柳絮的面前,伸手想去抓她的手臂。可是柳絮在這時,揚起了手臂來,臂環又發出了十分清脆的「叮」的一聲響。
而且,她的身子在發抖,原振俠可以清楚地感到這一點!
當她這樣說的時候,她半轉過身來,完全面對著原振俠,讓原振俠可以看清她的臉。
就在這時候,原振俠聽到,在柳絮的袍袖之中,傳出了清脆之極的「叮」的一下聲響。
柳絮道:「哦,原來真有一個叫海棠的女人!」
而且,那人戴著耳筒,他應該正在聆聽「地獄之聲」,是不是能聽到那「叮」的一聲,都有疑問!
他一躍而起,一下子就來到了柳絮的身邊。由於他的行動快,使得柳絮身上的白袍,飄揚了一下。
柳絮現出了十分淡然的一笑,口唇掀動了一下,可是也沒有發出聲音來,就又戴上了黑眼鏡。
原振俠沉聲問的是:「你展出這樣的一個藝術品,真正的目的是甚麼?」
原振俠也定過神來,自然也感到手腕上的那一道「冰箍」,令他感到十分不自在。
柳絮的回答極簡單,可是也絕對無法想像!她的回答竟然是:「我自己!」
因為是在那一下聲響傳出之後,十分之一秒內,那人就有了行動!
他才說了一個字,柳絮已經有了動作。她揚起手來,拈住了黑眼鏡,把黑眼鏡取了下來。在那一剎間,原振俠像是遭到了電擊一樣,他想到了會有極可怕的事發生,所以不由自主,發出了「啊」的一下驚呼聲——這時,他還沒有看到真正的情形,只是想到了會有這樣的情形!
原振俠大奇:「我怎麼對付他?」
原振俠呆了一會,又喝了一口酒,才道:「你的說法很有趣,我不想變成石頭,但是有一個問題,我非問不可!」
種種疑問,充滿了心頭。然而,看柳絮人發著抖,聲音發著顫,語無倫次,原振俠知道,也不是追問的時候,先要令得她鎮定下來再說。所以,他一面緊握著柳絮的雙手,一面道:「好,我幫你!我會盡我一切力量幫你!你先別害怕!」
原振俠連聲道:「不行!不行!」
原振俠用力一揮手:「當然不是說這個故事,假設姓海,名棠,海棠,是一個美女的名字!」
這令得原振俠對她,又大增好感。他跟著柳絮走進去,那是一間佈置得十分舒服的休息室。不出原振俠所料,有閉路電視可以看到展覽館中的情形。
柳絮的聲音壓得極低,低得幾乎聽不見:「進來的是一個甚麼樣的人?」
原振俠心中的疑問更甚,他想問柳絮:你害怕來的是甚麼人?或者:你是不是在等甚麼人?
柳絮沒有說一句話,可是她的一切看來不經意的動作,都是在回應原振俠的那一句話:多好聽的聲音——這令得原振俠感到心曠神怡,因為女性的善解人意,可以使人感到無比的舒適愉快!
他牢牢盯著柳絮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個大立方體,是為了〈無間地獄〉這件藝術品而建造的,頂部離展覽館的天花板,只有不到一公尺——立方體的高度,大約是五公尺。
原振俠是一個對武術有相當高造詣的人,不論是東方武術或西方武術,他都有精深的認識。
原振俠沉聲道:「沒有,請說。」
敘述起來,要花不少文字,事實上,從那「叮」的一下聲響開始,到那人在大立方體的頂上,消失不見,至多只是十來秒鐘的事。那人的行動快絕,來去如風。原振俠看得目瞪口呆之餘,也在迅速運用他敏捷之極的思想,在設想著自己所看到的奇異情景,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那一下聲響,多少令得原振俠清醒了一下,使他感到剛才的情緒太狂烈了。
那人直衝到了立方體之前,動作更是出人意表。只見他身子一橫,竟然雙腳踏上了垂直的立方體的一邊,藉著強勁的衝力,雙腳在直上直下的平面上,迅速地移動,身子打橫地「奔」了上去。
原振俠在說的時候,仍然盯著螢光幕在看,那人躲上了頂之後,再也沒有下來。
而在這時候,柳絮也現出了異常的緊張,她竟然一伸手,抓住了原振俠的手腕。
柳絮又震動了一下,像是被原振俠說穿了心事。接著,她輕咬了一下唇,竟然在她蒼白的唇上,有極短的時間,留下了淺淺的齒印,看來十分動人。
想起了海棠,原振俠又不勝唏噓,長嘆了一聲,思潮起伏,好一會不出聲。
原振俠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如何應對才好,他還是第一次聽到「世界要是沒有了祕密,那還成甚麼世界」這種怪異的說法。這種說法,乍一聽到,甚至不容易理解。祕密是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存在,可是人人都有他自己的祕密!絕沒有可能世上再也沒有祕密,所以也無從想像沒有了祕密的世界,會是甚麼樣子!
柳絮的姿態很動人,不但正對著原振俠,而且微仰著頭,好讓原振俠把她看得更清楚。
那白衣女人的身形相當高,披著一件白色的寬長袍,所以看不出她是胖是瘦。長袍長到了曳地,所以也看不到她的雙腳。
柳絮雙手在揮動著,原振俠想起她剛才的話,主動地去握住她冰冷的雙手。
柳絮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雙眉深鎖,眉心打結。原振俠忍不住伸手,在她的眉心上按了一按。
休息室中,有相當舒適的安樂椅。雖然原振俠的那個問題,沒有得到回答,但那是一個十分簡單的問題,所以他並不在意。
柳絮終於睜大了她的雙眼,原振俠也在那一剎那,屏住了氣息。
因為,如果他在有了這樣的表示,而柳絮仍然不肯鬆手的話,那就只好假定她有敵意了。原振俠就會有力地一指彈出,彈向柳絮手背的中心。
從柳絮的話中,可以知道,柳絮要他出現,而如今已出現了的那個人,正是這個套在雨衣之中,行動怪異之極的怪人和-圖-書
原振俠的心目中也十分好奇,心想在這種時刻,肯花一千美元的代價,走那麼遠路來,看一件題名為〈無間地獄〉的藝術品的,不知道是甚麼樣的人——他知道自己不是這樣的人,他是為「柳絮」這個名字而來的!

那女人的頭上,包著一幅頭巾。那頭巾也是白色的,包得相當技巧,看來有一股飄忽之感。在頭巾之下,是一張蒼白得異樣的臉。
原振俠早已留意到了這一點,所以他立刻道:「沒有!」
但接著,就有柳絮的聲音,告訴他如何觀賞。那人聽從指示,伏到了地上,從那條厚厚的黑玻璃中,向內觀看。
柳絮用十分優美的姿態站著——美中不足的是,她仍然戴著那副黑眼鏡,而且一點也沒有要除下來的意思。她道:「原先生看了我的作品?可以給點意見?」
原振俠十分直接地道:「因為你的名字!」
那分明是一下金屬和金屬撞擊所發出來的聲響,來自柳絮的袍袖之中。柳絮的白袍,有著十分寬大的袖子,也無法知道她袍中藏著些甚麼。
原振俠覺得好笑:「我不知道,他以絕頂佳妙的身手,竄上了立方體的頂上之後,沒有下來過。我猜他只好伏在那上面——他好像比你還要害怕!」
他伏了下去之後,好久都不移動,顯然正在用心欣賞。原振俠一面看,一面把這種情形,低聲告訴柳絮,柳絮十分用心地聽著。
小臂的肌膚,一樣地其白如瓷。原振俠不敢想像它的柔滑,因為想多了,只怕會忍不住伸手去輕輕地撫摸——絕不是有輕薄之意,只是面對如此美麗動人的肌膚,一種自然而然的行動。而就在這時,原振俠看到了在柳絮的小臂上,套著一隻十分奇特的臂環。
柳絮在聽了這樣的回答之後,略怔了一怔,像是到了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行動有些失態。所以趕緊縮回手來,雪白的臉上,竟然泛起了一抹紅暈。
原振俠道:「那位先生,在事情的發展過程中,也曾聽過真正來自地獄的慘叫聲。」
在那一剎間,原振俠只是無助地揮著手,喉間發出了一陣怪異的聲音,說不出話來。
她顯然是心意亂極,所以說的話,也無法連貫。好在原振俠可以明白,她發顫的聲音所要表達的是甚麼!
她先是陡然震動了一下,然後,看來她沒有甚麼動作,可是她身上寬大的袍子,卻在不斷地抖動。可知在寬袍之內,她的身體,正在不斷顫抖!
雖然她的眼睛,不致像有些盲者那樣,有可怕的畸型,可是也可以一眼就看出,她是一個盲者,她看不到東西!
當他在這樣倒翻的時候,他看來簡直不像是人,只是一團翻滾的物體。
她先開口,很有禮貌地自我介紹:「我是柳絮!」
不過,原振俠並沒有彈出這一指。
柳絮喘著氣:「謝謝你——我——展出這個——藝術品的目的,是要引——我想他出現的人——出現——原醫生,幫助我!」
柳絮笑了起來:「你知道是甚麼條件?」
原振俠「嗯」了一聲。他看到,那人在戴上了耳筒之後,又伏了下來,和剛才一樣。看起來,他像是一個真正對藝術品有癡迷程度的愛好者!
那副大得異樣的黑眼鏡,遮了她一大半臉,可以看到的是她的雙頰和口鼻,第一印象是蒼白,白得和她身上的絲質白袍一樣。仔細看來,才知道有這樣的第一印象,是由於她的皮膚,和絲一樣的滑潤,也幾乎有著同樣的光澤,以致她的臉,像是極薄極細的極品白瓷。
原振俠一轉過身去,就看到了那個女人——當然是一下子就看到那個女人的整體。但是要形容那女人的模樣,自然得一樣一樣來說。
原振俠的身子向前傾了傾,這一來,他和柳絮已相當接近了,柳絮仍然維持著原來的姿勢不動。原振俠一字一頓地問:「你對海棠這個名字,有甚麼印象?」
可是柳絮的眼睛不是。
而且,這時,柳絮又以十分異樣的聲音在問:「怎麼了?那些雜亂的聲音是有人要離去?他離去了?為甚麼沒有開門的聲音?」
她的神情,看來十分平靜,但也一望而知,是努力克制的結果,她白瓷一般的臉頰,就給人以肌肉僵硬的感覺。她的那副黑眼鏡很大,把她的臉遮去了一大半,所以直到這時,原振俠才看清她的整個臉容,竟是那樣地清雅秀麗!常有形容女人的美態,有「像是不食人間煙火一樣」的句子。
在這樣的環境之中,而突然眼前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女人,自然相當怪異。
柳絮的身子,也急促地略避了一避。
那人再度疾衝而出,直衝向那個立方體,勢子之急,叫人感到,他如果收不住勢子而撞了上去的話,會撞得粉身碎骨!
原振俠的這句話,語帶雙關,可是柳絮仍然十分平靜:「謝謝你的違心之言,天下哪有瞎子美女?」
這樣子把自己包藏起來,自然有一定的用意,用意是甚麼呢?
原振俠一看到了這隻臂環,也立刻可以知道,那是柳絮在動作之中,故意略褪下了衣袖,讓他看到的!
原振俠也不禁呆了一呆,那女人已又向前,走出了兩步,確然一點聲音也沒有,原振俠心中又打了一個突。
原振俠一字一頓地問:「你害怕之極,為甚麼?」
在這幾秒鐘的時間中,柳絮的手握得更緊,手心已似乎更涼。原振俠在遲疑了幾秒鐘之後,仍然無法說出進來的人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因為他無法分辨,也難以下判斷!
柳絮的聲音相當無奈:「反正我沒有別的事,我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參觀者。」
臂環套在她臂彎和手腕的中間,略比較接近手腕,套得相當緊,所以不會滑上滑下。
那情形,像是在經過了較量之後,柳絮佔了上風,制住了原振俠的脈門,然後再在向他追問一樣!
柳絮說得十分堅決:「把他制服,然後,帶他到這休息室來!」
原振俠輕呷著酒,又坐了下來,柳絮也坐了下來,把酒杯湊近她顏色淺薄得分不出有唇在的口邊,也淺淺地抿了一口酒。
在黑眼鏡才一脫下來的時候,她微閉著眼,然後才慢慢睜開來。原振俠的一顆心,像是懸在半空一樣,害怕他想到的事是事實!
原振俠忙向電視看去,看到有一個人,推門進來。
柳絮卻道:「別問我『為甚麼』,我不會說的——嗯,很感謝你來看我的藝術展,也很高興,能和你談話!」
而手腕部分,在東方武術,尤其是中國武術之中,稱為「脈門」,是人體的一個要害。一旦被人制住了脈門,就會處於極度的下風,難以反抗。
原振俠向閉路電視的螢光幕指了一指:「我也以為在那一剎間,電視上會出現我一切的資料來!」
這時,她正略為揚起手來。她的手也同樣像是上佳的白瓷一樣,細長的手指,看來十分誘人,在指甲上,沒有任何裝飾,一直到手腕,都是那種天然的蒼白。
柳絮的嘴角牽動了一下,她的回答,使原振俠的手陡然震動,和_圖_書以致把杯中的酒,全都灑了出來!
柳絮低下頭去一會,才道:「好,你是為甚麼來參觀〈無間地獄〉的?我可以肯定,你並不是活動雕塑藝術的愛好者!」
原振俠用力一揮手:「或許我不懂藝術,但是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有目的的。譬如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被你的名字所吸引,想弄明白你這個特別的名字,是不是代表了一種特別的身分!」
看到這裡,原振俠已經驚訝莫名,渾忘了自己的手腕被柳絮抓住。可是再接下去,他更是驚訝,因為那人的動作,更是不可思議!
原振俠又吞了一口酒:「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極少這種自然病變的例子!」
但是,原振俠對於自己這時的情形,卻相當反感!
柳絮的這句話,令原振俠感到了意外,他道:「我以為你早知道我是誰——機械人曾從信用卡上,讀出了我的名字來!」
他退後了一步,吁了一口氣,聲調十分委婉:「不談你的私事如何?」
柳絮的聲音很沉重:「我提議你聽的,當然只是人間的聲音。」
原振俠立即想到的,是發自柳絮臂環上的那「叮」的一下聲響。
原振俠跟在她的後面,看到頭巾和白袍之間,她的一截雪白的後頸,十分動人。
他在這樣問的時候,注視著柳絮的目光,更加銳利。柳絮要是有甚麼特別的反應,自然逃不過他的眼光!
柳絮並沒有用語言回答他這個問題,只是緩緩地搖了搖頭。原振俠不知再說甚麼才好,他只是喃喃地道:「太不幸了!」
柳絮作了一個手勢:「請問!」
柳絮的聲音,仍然十分動聽:「每一個人都想知道祕密,有一個人,他最貪心,想要知道一切祕密。他日夜求天神,賜他有知道一切祕密的能力。」
柳絮的回答是:「因為石頭不會傳播祕密,祕密要是傳播開去,就不再是祕密了。試想想,世界上若是沒有了祕密,還成甚麼世界?」
同時,也響起了介紹如何欣賞〈無間地獄〉的聲音——那是柳絮的聲音。
他說出了那位先生的名字。那位先生自然是十分出名的人,他的傳奇故事,也傳誦一時,可是他再也想不到,柳絮一聽到了那位先生的名字之後,反應竟然會如此強烈!
他看出那人的身子矯健,遠在他自己之上!
柳絮根本不知道他是甚麼人,這裡,只怕一公里之內不會有別人。要是他忽然有不軌的行動,吃虧的自然是她!
因為他的話才一出口,柳絮立刻鬆手,並且發出了一下低呼聲,又道:「對不起,我只想抓住一樣東西——盲人在受驚的時候,總想抓住些甚麼——我無意的!」
她自己!一個十五歲的少女,弄瞎了自己的眼睛,天下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就算這個少女的神經極度不正常,也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何況眼前的柳絮,看起來絕不像是不正常!
他先是一動不動,但等到柳絮的話一住口,他伏著的身子,就直了一直,伸手自那件寬大的雨衣一個口袋中,取出一副耳筒來——那和原振俠在外面,得自機械人的那一副一樣。
而且,如今他的行動,使他在這樣的環境之中,認識了這樣的一個女郎,這不正好像傳奇神祕小說的開端嗎?
他可以想像,柳絮在十五歲那年,是如何地亭亭玉立的一個可愛的小仙女!有誰會那麼狠心,對這樣的一個少女下那麼殘暴的毒手!
原振俠向門外指了一指:「你創作了這樣的大型藝術品,目的是甚麼?」
柳絮陡然震動了一下,一伸手,臂環上的金屬牌相扣,又發出了「叮」的一響。她再一次伸手,抓住了原振俠的手腕。
柳絮的聲音變得十分低沉:「來自地獄的聲音,當然決不會好聽。對了,真抱歉,原先生原來是鼎鼎大名的原振俠醫生?」
柳絮緩緩搖了搖頭:「原先生,所有的藝術作品,都是這樣的啊,你總不能期望我的作品中那些靈魂是真的!」
連他自己也感到,人家不願意和你繼續談話了,你再多說幾次「不行」也沒有用。可是他還是不斷地說著,因為對他來說,和柳絮的談話,實在沒有可能就此結束!
原振俠正在出神,他並沒有留意閉路電視的螢光幕,更沒有聽到任何聲響。顯然柳絮的感覺,靈敏得有異於常人,或許就是憑細微的腳步聲,知道有人進來了!
他一面說著「不行」,一面團團亂轉,又過去倒了一大杯酒,大口吞嚥著。
柳絮並沒有甚麼特別的表示,只是發出了十分輕的一下「嗯」地一聲。
她翩然轉身,向前走去,走動的時候,仍然像是在水面滑行一般。
可是,那十分令人疑惑。那種「叮」的聲響,原振俠已聽到過好幾次,雖然十分奇特,但也不致於會令人害怕驚惶,一至於此!
原振俠直到這時,才有了真正解釋的機會:「所以我不想聽——要是有機會的話,我倒想像那位先生一樣,聽聽真正來自地獄的聲音。雖然據他說,那經歷極不愉快,可怕之極。」
原振俠一聽得她這樣說,已經陡地呆了一呆。因為柳絮不是說「沒看見」,而是說「看不見」——雖然聽起來好像一樣,但當然其間大有差別!
原振俠有點不講理了,他道:「我不道歉!」
所以,他拿起一瓶酒來,不經意地道:「多好聽的聲音——嗯,你不喝一點?」
他甚至無法說出進來的是一個男人還是女人!進來的那個人,穿著一件大得異常的雨衣——原振俠知道外面沒有下雨,所以可以肯定,這件長得拖地的雨衣,目的是穿來掩飾的。雨衣的袖子也很長,所以進來的人,是連雙手都掩飾了起來的。
自然是早已錄音,在一有人推門進來時,就會自動播放出來。原振俠進來的時候,情形也是一樣。
剛才,原振俠聽到了這樣的提議時,是立刻就拒絕了的。可是這個把自己全部包裹起來的參觀者,反應卻和原振俠不同。
原振俠怔了一怔,他知道,自己剛才的行動,太魯莽了一些。柳絮既然急促避了開去,自然是最好當作甚麼也沒有發生過。
原振俠知道,自己如果和那人一樣,絕上不了立方體的頂部。
她走到牆前,一伸手,就推開了一道門,半轉過身來:「請進!」
柳絮的聲音有著抑制的平淡:「當然,我絕不能帶一具錄音機到地獄去!」
柳絮像是知道自己太急切了,而且她的許諾,也超過了尋常報答的承諾,再加上又遭到了原振俠的薄責,所以她垂下頭,雙頰之上,竟然迅速地現出了紅暈來!
柳絮微仰起臉,現出感激的神色。原振俠又問:「是甚麼聲音把他嚇成那樣?是地獄之聲太可怖了?」
柳絮緩緩搖著頭,又十分緩慢地揚起手臂,令白袍的衣袖褪下來,現出雪白的手臂。然後,又指了指自己的那隻臂環。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柳絮知道這個故事,並不令他感到奇怪,因為那位先生曾把這個故事命名為《極刑》,詳細地記述了下來。
原振俠壓低了聲音——這hetubook•com.com樣的聲調,聽來相當的沉實。
在說了這個「是」字之後,她停了好一會沒出聲。在那段時間之中,她的情緒,一定十分激動,因為即使她穿著白袍,也可以看出她的胸脯在迅速起伏。
因為這女人在走動的時候,姿態十分異樣,她的身子,仍然十分挺直,整個人不像是走向前,而更像是滑向前來的!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也正有這種打算的時候,柳絮忽然又輕拉住了原振俠的手,聲音之柔軟,迴腸盪氣:「幫助我——我——隨便你要我怎樣報答你,都可以!」
他點著頭:「好酒,我自己來!」
原振俠指著閉路電視的螢光幕:「你從閉路電視之中,看到有參觀者進來,就和他們對話?」這是一個十分簡單的問題,而且,原振俠問得也十分清楚。可是,原振俠卻並沒有得到回答。
那部位,是手部神經的匯聚點,陡然遇襲,柳絮的手指,必然會鬆開來!
柳絮向原振俠靠近了些,抬起頭來,對著原振俠。她和原振俠的距離,變得十分近,所以她一開口,原振俠就聞到了一陣幽香——美女總是甚麼地方都惹人愛的,吐氣如蘭,是至少的條件。
他在這樣說的時候,未被柳絮抓住的右手,已經完成了兩個動作——先是把擴音器的掣鈕關上,然後,手縮了回來,擺了一個要彈指的姿勢,目標是柳絮的手背。
就在這時候,柳絮忽然道:「真怪,居然一個晚上,有兩個參觀者!」
柳絮又急急道:「他這時沒有採取行動,是由於他誤以為已經陷入了重重包圍之中,所以不敢輕舉妄動。趁他還未弄清楚他自己的處境之前,你可以對付他!」
原振俠不禁奇訝:「柳小姐,你二十四小時——都在等候參觀者?」
柳絮不等他說完,就接了下去:「可是你知道醫學上,沒有這種突變的例子,是不是?」
原振俠沉聲道:「如果你鬆開手,我會把外面的情形告訴你!」
原振俠看到了這樣的情景,也就不能再狠下心來追問下去,他嘆了一聲:「好吧,不論你想不想說,我答應過幫你,總不能食言,你想我做甚麼?」
原振俠揮了一下手:「我對於藝術作品,只是愛好,並不在行。我想,是烈焰也好,是鋼鐵的熔汁也好,把人的身體或靈魂投進去,這是一種十分表面化和公式化的表現方法。無間地獄既然是地獄中最苦的,就不應該用如此膚淺的手法來表現!」
這時,柳絮已經問到第五遍了!
柳絮已適當地伸出手來,原振俠就和她禮貌地握手。他和柳絮的握手,其實只是手指的接觸,可是原振俠的感覺已十分特殊。
這種形容詞,本來抽象之至,絕沒有甚麼具體的形象。可是這時,原振俠的視線,一接觸到了柳絮的臉龐,他就自然而然,想起這樣的句子來,只覺得天造地設地適合,就是應該這樣子!
她這樣的解釋,聽了很令人心酸,原振俠的幾分不愉快,這時煙消雲散。
原振俠的批評,當然不屬於溫和的範圍,那是相當苛刻的批評。
而在這樣的情形下,柳絮還是立刻答應了,可見她有著過人的膽識和自信!
當他一停下來的時候,他是面向著門口的。看來,他是要以最快的速度離去,因為他只停了極短的時間,就向著門口,直撲了過去。
原振俠在那一剎間,感到自己的提議,實在太唐突了一些,難怪她不是立刻有反應。
原振俠心中十分想請她把黑眼鏡取下來,但是又怕太唐突,他再喝了一口酒,才道:「事實上,我要說的故事,不是我自己的經歷,是我一個朋友的事。」
原振俠自然而然,脫口問:「你——」
原振俠的這兩句話,顯然起了作用。柳絮連吸了幾口氣,才鎮定了下來,聲音聽來十分自然得多,她問:「那人——現在——在幹甚麼?」
在他的驚呼聲中,柳絮已經除下了黑眼鏡,面對著他。
柳絮又道:「外面那個人怎麼了?」
所以,作為一個武術家,原振俠的第一個反應,必然是用最快的時間,把柳絮的手摔開去。
柳絮吸了一口氣:「那是機械人!」
正由於她的膚色,如此蒼白,所以給人有一個錯覺:她的血液,也可能是白色的。但這時,在她雙頰上泛起的紅暈,卻又是奪目之至的艷紅,紅白對比,嬌艷莫名!
她的臉色,看來也更加蒼白,這種情形,使原振俠感到,自己有必要把她緊摟在懷中,助她恢復鎮定!不過,他當然沒有這樣做,只是道:「喝一口酒,會有幫助!」
他要了解柳絮的「私隱」,所以他十分留意柳絮對他的話的反應。好在柳絮看不見東西,對他這種無理的盯視,自然不會有甚麼特別的感覺,所以他可以肆無忌憚地,把視線停在柳絮的俏臉上。
看來,整件事,是一個複雜無比的圈套。在進行的,不知是一個甚麼樣的陰謀,柳絮和那怪人,又不知是甚麼身分,不知發展下去會怎麼樣。總之事情奇之又奇,而自己莫名其妙地捲了進去!
她一面說,一面已打開了那櫃子的門。原振俠也看到櫃子中的酒,豈止不錯而已,簡直極好——由此可知展覽館對藝術家的尊重。
原振俠答道:「如果不是一定要站著,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十分奇特的故事!」
這不免又令得原振俠大惑不解——因為這個人是甚麼人,連他這個明眼人都無法判斷,柳絮何以肯定就是她要引來的人?
原振俠在那時候所想到的是:自己有沒有必要再深一層捲進這些怪事之中呢?
原振俠的話,已經說得十分直接了。柳絮沉聲道:「我不是十分明白!」
原振俠只能估計,那人上去了之後,當然不能站立。他甚至不能蹲著,他只好伏在那個立方體的頂上!
柳絮吁了一口氣:「比較起來,我算是幸運的,因為我到十五歲那年,才——看不見東西的。在十五歲之前,我視力良好之至,可以看到一公里之外的蝴蝶,並正確地辨認出牠的色彩!」
自然,如果鞋子是特製的,或者平面不是那麼光滑,都會有幫助。
原振俠聽得柳絮這樣說,不禁苦笑!
就在那「叮」的一聲發出之際,柳絮的手,已握住了原振俠的手腕,她的手仍然冰冷。而且,這一次,柳絮用的力道十分大,以致原振俠感到像是忽然在手腕之上,加了一道冰箍一樣!
房間之中是出奇的沉默,原振俠這時,自然明白了他和她一起走進來時,問了她一個那麼普通的問題,而她竟然沒有回答的原因了!
原振俠發出了一下低沉的怒吼聲:「誰那麼卑鄙無恥,會忍心傷害你?」
柳絮忙道:「不!不!他已經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一定會盡可能離去。剛才,你已見過他的身手,他存心要逃,要阻止他,絕不是易事!」
這時,他看到那人來到了立方體之前,先是呆了一呆,顯然和原振俠才進來的時候一樣,莫名其妙。
看來她一方面在努力解釋,一方面又竭力想掩飾甚麼。原振俠揚聲道:「我https://www.hetubook.com.com明白,這種特別的音響效果,普通人是不明白的,一定要特別的人才明白!」
原振俠盯著柳絮,他的思緒仍然十分亂。
而那人的頭上,又戴著一頂寬邊的雨帽,帽邊垂了下來,和翻了起來的雨衣衣領連結。這個人的整個臉面,自然也全被遮擋住了!
原振俠又看了她一會,由衷地道:「你毫無疑問是美女,比海棠更美!」
他隨便找了一張安樂椅,坐了下來,望著柳絮。柳絮還站著,從低角度來看,柳絮的身形,也格外頎長。柳絮走向一個櫃子,不經意地問:「原先生愛喝一點酒?這裡有展覽館提供的酒,聽說酒還不錯!」
看到那怪人剛才的身手,原振俠倒十分同意柳絮這個分析。
進來的是一個甚麼樣的人?照說,這個人既然已出現在螢光幕之上,原振俠是可以一下子,就回答柳絮的這個問題的。可是,他還是猶豫了一會,大約是幾秒鐘,只發出了「嗯」的一聲,充滿了懷疑。
在那一剎間,同時發生了許多情況,必須分開來敘述。先說那「叮」的一聲響,由於柳絮並沒有關上剛才開啟了的擴音器上的掣鈕,所以顯然,通過了擴音裝置,傳到了外面。
柳絮雖然看不見螢光幕上的情形,可是她顯然具有極強的推斷能力,所以在這時候,她問:「這個人——甚至沒有除下帽子來?」
原振俠自然知道,如果用「碎步」——舞蹈中一種十分細小的腳步,在看不到雙腳移動的情形下,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
他來的時候,曾設想柳絮的身分,可能是海棠的同類。現在,他不能確定自己的設想是不是對,可是卻可以肯定,柳絮是一個神祕之極的謎團!
原振俠又道:「那位先生的名字——」
柳絮又揚了揚眉:「你想找出甚麼來?」
柳絮聽了之後,並沒有立即回答,身子又微側,一手撐著頭,一頭長髮,傾向一邊,看起來姿態十分動人。過了一會,她才道:「藝術創作和目的之間,似乎沒有直接的聯繫!」
原振俠在這樣補充的時候,心中已經相當尷尬。因為剛才,他向對方作出了一個強烈的可以長談的暗示,可是對方卻沒有立刻反應,這是很令人發窘的一種情形。尤其對原振俠這樣風度翩翩又俊俏的男性來說,是絕少在異性面前碰釘子的!
原振俠呆了一呆,不由自主,伸手出去,手心在她的臉頰上,輕貼了一下。發覺這個冰冷的女人,這時,臉頰是滾燙的!
那一下聲響,其實並不是太大聲,可是入耳清脆無比。尤其在十分寂靜的環境之中,聽來更有一種令人心驚的效果。
卻不料柳絮忽然說了一句話,倒令得原振俠的臉上,好一陣發熱!
但是,在柳絮伸手過來接酒時,她的手臂略動,那兩片金屬片,就互相碰在一起,發出了清脆無比的「叮」的一下聲響——就是原振俠剛才聽到的!
等到原振俠講完,他看到柳絮的臉色更白,白到了似乎完全和她身上的白袍,溶為一體了。
可是,這女人何必用這種碎步來走動呢?
原振俠感到自己的興致更高,因為眼前這個頎長白皙的美麗女郎,看來有著一股說不出的神祕。原振俠憑直覺,可以肯定,在她的身上,一定可以發掘出許多意料不到的故事來!
臉色是如此之蒼白,以致幾乎和頭巾以及長袍的白色,溶為一體。若不是她戴著一副相當大的黑眼鏡,乍一看,幾乎像是她的臉上也蒙著白紗一樣!原振俠要定了定神,才能看清她的鼻樑挺直,嘴形也很動人——只是嘴唇也蒼白得異樣,原振俠可以肯定,那是天然的蒼白,而不是一種白色唇膏的作用!
原振俠用最簡潔的描述,把剛才看到的,說了一遍。
原振俠攤了攤手:「那就聽和不聽,都沒有甚麼分別,無非只是人的號叫聲。而且,甚至不是人在真正受苦時所發出來的,只不過是通過想像摹擬罷了!」
外面那個人,顯然是聽到了那「叮」的一下聲響之後,才出現那麼怪異的行為。本來,他伏著一動不動,可是突然之間,他整個人疾跳了起來,動作快絕,一下子連翻了三個空心翻,人已倒翻了出去至少有十公尺以上!
用這種方式,在直上直下的平面上,令身子向上升,是很困難的事。首先,要有極強的衝力,還要有十分迅捷的動作。
是他看到了〈無間地獄〉中有突變的可怕情形,還是別的原因?
柳絮的聲音也很平靜:「一點點!」
那就只有另一個可能!她身負中國武術中的「輕功」,而且造詣十分高,所以行動才自然而然,如行雲流水一般!
一時之間,原振俠對這個女人的好奇心大起。
原振俠不禁震動了一下,他用十分嚴肅的聲音道:「剛才我答應幫你,可沒有要求甚麼報答!」
原振俠陡然站了起來。和柳絮的對話,給他意外太多了,簡直是一波接一波而來的,令他不斷受到了震撼。他站了起來之後,走過去,倒了大半杯酒,喝了兩大口,才道:「我雖然不是眼科專家,可是——」
柳絮有一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可是眸子卻十分呆滯,而且,也沒有神采。像這樣的一雙眼睛,本來應該美目流盼,眼波橫溢,中人欲醉,電光四射的。
原振俠看到這裡,不禁嘆為觀止!
再且,既然那個人,是柳絮設下這樣的一個「陷阱」,希望他出現的,何以柳絮會如此害怕?而更妙的是,那個人,看來比柳絮還要害怕,躲上了那個大立方體之後,一直沒有再出現過!
原振俠已經把「為甚麼」在腹中叫了幾十遍。可是他這時,張開口,卻沒有把這三個字問出來,只是發出了一陣沒有意義的聲音。
柳絮的身子移動了一下,伸手摸到了擴音器。她按下了一個掣鈕,就用十分響亮的聲音,提醒那個參觀者,可以試一下聽聽「來自地獄的聲音」。
原振俠確然一下子就去注意她的腳,因為他對於那女人能了無聲息就出現在他的身後,仍是耿耿於懷。
原振俠也嘆了一聲:「太可怕了,天神為甚麼要提出那麼可怕的條件來?」
柳絮又吸了口氣——她這一次動作的幅度相當大,可以看到她的身體,在寬大的白袍之中,有適度的挺聳。她的聲音,聽來是經過克制的平靜:「或許是,可是我看不見!」
如果要退出,那是輕而易舉的事。他只要走出這個房間,走出去,再走出展覽館,然後離開就可以了。相信沒有甚麼人可以阻止他!
柳絮只是略轉過臉去,對著螢光幕,呆了片刻,才突然道:「你不是要坐下來,提供我一個有趣的故事嗎?為甚麼還站著?」
首先是冷——柳絮的手是冰冷的。其次是滑——視覺果然不曾欺騙他,她的皮膚,滑得就如細瓷的表面!
原振俠伸指在擴音器上扣了一下:「你可以邀請他進來和你相聚!」
畫家梵谷曾割下自己的耳朵,作家海明威自殺;難道柳絮如此之早熟,在十五歲那年,就有這樣的行為!
柳絮好一會不出聲:「當然hetubook•com•com不類似,我的作品,根據我的想像創作;而那蠟像館中,一切可怕的情形,全是真實的,是撮取了當時的真實情景,呈現在人的眼前!」
柳絮卻並沒有特別的反應,她的回答,也大大出乎原振俠的意料之外。她道:「我知道一個軍閥、戲子和美女之間的故事,那個戲子的名字是秋海棠!」
原振俠接下去:「天神說了可以答應他的要求,可是有一個條件,必須遵守!」
原振俠到這裡來,有一大半原因,是被「柳絮」這個名字吸引來的。現在,見到了這個名叫柳絮的女人,他自然對她亦一無所知,可是他已經直覺到,自己一定會不虛此行!
她道:「我的名字?那很普通,姓柳,自然而然就有了這樣的名字。」
原振俠斟了兩杯酒,取起酒杯,半轉過身,將一杯酒遞給柳絮。柳絮伸手來接,她的袍袖略褪,使原振俠可以看到她的一小截小臂。
但是柳絮卻沒有,她十分平靜地聽著,只是略為垂下頭,等原振俠說完,她才抬起頭來,吸了一口氣:「謝謝你的意見,太好了!可是,如果你肯聽一聽來自地獄的呼叫,那——或許會好一些!」
原振俠的回答是:「我姓原!」
原振俠又把看到的情形,告訴了柳絮。他留意到,柳絮瑩白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十分惘然的神情。
原振俠的回答來得快絕:「一切!」
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把原振俠嚇了一跳,他隨即感到,柳絮的手冰涼,可知她的緊張,發自內心。原振俠忙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手背上輕輕拍著,表示安慰。
柳絮口唇掀動,欲語又止,原振俠見她不肯直言,發了一下不滿的悶哼聲來。柳絮忙道:「這一下聲響,嗯——聲波的頻率,和耳筒中發出的聲響相配合,會形成一種特別的效果——」
柳絮老實不客氣:「是,因為我怕再談下去,你會問起我太多的隱私,而我又不懂得如何掩飾——那情形就十分無趣了!」
看來,他準備接受提議了。原振俠心想,這人在戴上耳筒之時,至少會把帽子除下來吧——那人確然有想除下帽子的一個動作,可是始終沒有除下帽子,就把耳筒,戴了上去。
原振俠也笑:「有許多種說法,你的版本是甚麼?」
他在這樣說了之後,又補充了一句:「一個和你一樣的美女!」
柳絮用十分懇切的語調道:「我一定會把一切全告訴你,現在,急著要做的,是絕不能讓這個人離去,要和他見面!」
這時,那人上了大立方體的頂上,沒有再現身。
可是,那人一定又在剎那之間,覺得奪門而逃,並不安全,所以他又改變了主意,變成了衝上大立方體的頂部,躲了起來!這人的行動,只好用這個理由來解釋。那麼,又是甚麼事,令他突然感到了巨大的驚恐?
柳絮沒有立即回答,原振俠又道:「我看,在這個時間,也不會有別的參觀者了!」
柳絮說的是:「你信不信,我雖然看不見甚麼,可是給人不眨眼地盯著看,還是知道的!」
原振俠所想到的是:一定有一件事,忽然令得那個人,受到了極度的驚恐,所以那人才會在突然之間,倒翻出去,想奪門而逃!
柳絮對他來說,是一個不可解的大謎團,他總要再作進一步的了解!
原振俠笑了起來:「所謂『來自地獄的呼喚』,當然不是真正的來自地獄?」
原振俠聽得她忽然講出這樣的話來,又驚又怒,大聲道:「甚麼意思?我們的談話到此為止了?」
原振俠揚了揚眉:「是,你也知道這個故事?這個故事中出現的一些『蠟像』,和你的作品,略有一些相似之處。」
好一會,她才道:「那不是自然病變,而是人為的傷害——是人為的傷害!」
她低聲道:「或許,來看我作品的人,都是怪人?」
(原振俠之所以要把聲音壓低來說話,就是由於他不想外面那個怪人聽到他的話!)
可是那人,卻已飛快地踏上了七、八步,接著身子一閃,竟然翻上了那個大立方體的頂部去!
一個盲人的感覺再靈敏,也無法單憑聽覺,明白在外面發生的那怪異突然的情形,原振俠很可以理解這一點。
臂環只有普通筷子粗細,黑黝黝的,看不出是甚麼金屬所鑄。臂環之上,還有著附件,那是兩塊如指甲大小的,同樣黑色的三角形薄片,看來像是臂環上的一種裝飾。
他正準備,若是在作了這樣的補充之後,對方仍然猶豫的話,那麼他唯有立刻打一個哈哈,奪門落荒而逃,以免再受窘了!
她根本看不見——無法在螢光幕上,看到有參觀者走進來的情形!
原振俠追問:「就是那『叮』的一下響!這個人的膽子也未免太小了!」
柳絮揚了揚眉——她有十分細長,又彎得恰到好處的柳眉,被黑眼鏡遮著。要在她有特殊的動作,譬如揚眉時,才看得見,所以也格外動人。
原振俠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而且立刻縮回手來。在那一剎間,他也不免心跳加劇,他急急向門口走去,一面沉聲道:「好,我把他制服,帶來見你!」一句話說完,他已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柳絮輕笑了一下:「聽過一個有關想知道一切祕密的人的童話沒有?」
然而,閉路電視對她來說,也不完全形同虛設,她可以聽到有人進來的開門聲、腳步聲。盲人的其他感覺,十分靈敏,這自然也是她行動了無聲息的原因。還是柳絮先打破沉默,她道:「想不到吧?」
他再也想不到,自己由於一時無聊,由一個名字,引起了聯想,來參觀一個藝術展覽,結果竟會發展出這種事情來!
他曾想到,對方在聽了這樣的批評之後,會有激動的情緒。
而如今,這個人已經出現了!
原振俠苦笑了一下:「當然想不到——我是醫生,你知道自己致盲的原因?」人體的視覺喪失的原因很多,有的無可藥救,有的,通過一定的手術,可以挽救。原振俠這樣問,自然是存著萬一的希望。
柳絮仍緊抓著他的手腕,在向他發出一連串的問題。
柳絮果然喝了一口酒,過了一會,她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忽然道:「我知道你要說的是甚麼故事,那個故事,從一間奇特之極的蠟像館開始!」
柳絮問:「他沒有利用耳筒?」
只見那人旋風也似,撲到了門口,他卻又並不打開門衝出去。在門口略停了一停,一個轉身,又轉了回來,忽然又疾衝而出!
原振俠思緒紊亂之極,他想到:是不是藝術家都有一種狂熱的情緒,而在某種情形之下,這種狂熱的情緒,就會化成殘害自己的行動?
柳絮道:「是——」
由於白色的長袍十分長,原振俠自然未能明白何以她行動無聲,他只好在心中悶哼了一聲。
原振俠這才有了回答:「這個人很怪,用一件大雨衣和大帽子,把他自己全掩蓋了起來!」
柳絮柔聲道:「人和人相處,是一種機緣,而機緣是不能勉強的!」
柳絮本身,倒相當平靜,她道:「令你震驚了?我甚至可以聽到你的心跳聲!」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