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那怪客原來是「阿傍羅剎」
柳絮把「海棠」兩字,喃喃地唸了好幾遍,現出十分疑惑的神情。她抬起頭來,面對原振俠片刻,又低下頭去,低聲道:「奇怪!」
柳絮微側著頭,一時之間,沒有說甚麼。她的臉色,依然十分蒼白。
柳絮震動了一下,口唇掀動,並沒有發出聲音來,可是從唇形看來,她正是在重複著「組織」這兩個字。然後,她才道:「沒有通常的慣例,因為根本未曾有人,有過像我這樣的情形!」
所以,她們對海棠這個人,不會再有任何印象。只是奇怪何以在她們的一伙人之中,竟然會沒有一個人叫海棠的!
原振俠悶哼一聲:「並不幽默!」
柳絮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嘆了一聲,過了一會,才道:「我不知道他們會如何對付我!」
這說明了甚麼呢?
原振俠的心中陡然一動,他脫口道:「不!我知道有人逃脫過!」
原振俠提高了聲音:「有!」
原振俠在休息室中,和蘇耀西通了電話。蘇耀西自然一口答應,他還開原振俠的玩笑:「怎麼一回事,聽說你那美麗絕倫的女巫,做了奔月的嫦娥,到外太空去了?」
原振俠忙道:「不要緊,我有的是時間——如果你不喜歡在這裡,可以到另外更適合的環境去!」
那一段只不過是三分鐘的路程,竟然像是漫漫長途一般,逼得人連氣都喘不過來。
柳絮緩緩搖著頭,有調侃的神情:「這不是開玩笑嗎?希臘到這裡,至少要十多小時,有這段時間,我們甚麼話都說完了!」
原振俠點頭:「若有跟蹤,可以擺脫!」
柳絮沒有掙扎,只是雙手緊握住了原振俠的手臂,她的口唇顫動得更甚。
原振俠雖然沒有出聲,可是異樣的沉默,也就表示了他心中的不滿。而柳絮的感覺十分靈敏,又一次得到了證明,她壓低了聲音:「你對我不滿意?」原振俠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輕輕地哼了一聲。
柳絮道:「原醫生,一個只有無窮無盡苦楚的所在,稱之為無間地獄,你說對不對?」
柳絮低下頭,緩緩除下了黑眼鏡。好一會,只見她胸脯起伏,氣息急促,顯然她的內心,正在進行十分激烈的內心爭鬥。
原振俠身子一聳,一面把柳絮這一邊的車門關上,一面身子已翻過了車頂,到了另一邊,又拉開了車門。
就這樣聽來像是莫名其妙的一句話,令得原振俠在心中狂叫:我的猜想是事實!柳絮正是海棠的一伙!
防人之心不可無!
她的聲音,聽來也飄忽不定:「原醫生,實際上,你已經無法實現你的承諾。我請你制住的那個人已經走了,你找不到他,他再也不會在你的眼前出現!」
原振俠冷笑一聲,迅速地奔到了場館的門前,守住了門口。
這算是甚麼樣的人和人之間的關係?
原振俠怔了一怔,他沒有想到,柳絮一開口,話就說得如此直接!
事後,原振俠回憶,說自己能夠死裡逃生,完全是靠運氣。當時意外一發生,他完全不知道是甚麼事。
這一叫,如果能使柳絮說出這人是誰,自然很好,就算柳絮不肯說,也可以看看那人聽了「柳絮」這個名字之後的反應!
一想到這裡,原振俠心中,不免十分不滿。這時,柳絮就在他的前面,雖然白袍寬大,但仍然可以看出她的身形窈窕,十分動人。原振俠又想到她曾經作出過的許諾,因而對她不滿的情緒,也不是如何強烈。
過了好一會,柳絮才開口,聲音極低:「不,你不可能知道無間地獄的——真相!」
在這十分鐘的行程之中,原振俠和柳絮之間,交談絕少,但原振俠思緒起伏,想了很多。他想到的是,那怪客,如果真的來自可以和無間地獄相比擬的可怕環境,又負有對付柳絮的任務,而且,他又發現了柳絮的蹤跡,除非他只會用飛刀飛針這一類古代的武器,要不然,在那段車程之中,至少有超過一百種方法,可以令柳絮連人帶車,一起毀滅!
他這時用了「組織」這個稱呼,也想看看柳絮會有甚麼異樣的反應。
可是,他們相互之間的情形,為甚麼又那麼奇特呢?首先,是柳絮利用了展出一個題為〈無間地獄〉藝術品作為「陷阱」,引那個怪客出現。
原振俠陡然一怔,一時之間,幾乎會不過意來!
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沒有情,沒有愛,沒有親,沒有真,沒有善,沒有美。人和人之間只有猜疑、嫉妒、殘害和鬥爭!
原振俠這幾句話一出口,就聽得在立方體的轉角處,傳來了一個十分尖銳刺耳的聲音在反問:「我是誰?你說我是誰?」
過了一會,原振俠又道:「如果這個人對你十分重要,你可以不必後悔對我提出過要求。」
原振俠又自然而然,捧住了她的雙頰。她則緊緊按住了原振俠的手背,像是生怕原振俠鬆手脫開。
只有在經過了這樣的改變之後,海棠才算徹底自無間地獄中逃了出來!海棠的逃亡過程,驚險萬分,曲折離奇。還不知有多少人,包括地球人和外星人的力量的幫助,才算是達到了目的——這一切經歷,原振俠都曾參與其事,所以這時想起來,格外驚心動魄!
經理揮了揮手,就有三個人趨前,和經理一起,隨著原振俠和柳絮,一起進了電梯。經理在電梯之中,向原振俠介紹了保安主任——一個看來十分精悍的青年人。原振俠的吩咐是:「在我們逗留期間,可能會有人圖謀不軌,所以要加強保安!」
原振俠進了那間臥室之後,又推開了浴室的門,要使用浴室。
柳絮的感覺,竟然敏銳到了這種地步,原振俠也不免暗中吃驚,但他應變敏捷:「我想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是我的一個朋友的住所。我這位朋友,是一個神通廣大的人物,很肯助人。」
原振俠深深吸了一口氣。柳絮又喃喃地道:「無間地獄是逃不脫的,逃得脫的,就不是無間地獄!」
原振俠自以為得計,一叫之後,自然而然,向擴音裝置望了一眼,想得到柳絮的反應。

首先,他想到的是,柳絮口中的所謂「無間地獄」,就算是象徵式,也很值得研究——這些地方,是在地球上,還是根本不在地球上——像他曾經經歷過的「幽靈星座」一樣,是另一種形式的空間?
原振俠忙跟在她的後面進去。只見她走到那柄被原振俠擋開的,另一柄飛刀之前站定,以十分優美的姿勢俯下身,正確無疑地,把那柄刀也拾了起來,真叫人不相信她是一個盲人。
蘇耀西又笑:「需要總統套房來安置一位女士?當然是美女了!她是甚麼身分?一位女王?是你的新歡?」
柳絮長嘆一聲:「在我來的地方,人和人之間,習慣了互相殘殺,不是你殺我,就是我殺你。
海棠何嘗不是千方百計,想脫離控制她的組織?那強大的組織,何嘗不是可怖之極的一種環境?將之形容為無間地獄,也不算是過分!
這一次,原振俠自然聽懂了!可是在聽懂了的同時,他的思緒卻更加混亂了!
原振俠的雙手,捧住了她其潤如玉的俏臉,心中已經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這時,他忽然起了一個衝動,就在柳絮顫動的嘴唇上,輕輕吻了一下。
柳絮又道:「所以,我學會如何保護自己,我已經盡量使自己的生存方式正常化。但如果還不能達到正常生活方式的話,請你原諒我吧!」
原振俠放慢了語調,再追問了一遍!
原振俠的心中,充滿了疑惑,可是他甚至於不知道如何發問才好!
和*圖*書絮乾笑了一聲:「以閣下的身手,如果不能自保,如何還能助人?」
出了展覽館,由於夜更深,整個建築群之中,也更加寂靜。乘坐著電動車到停車場去的那一段過程,他們像是通過了一個死域——有光,有建築物,可是靜得一點聲音也沒有!然而,那又絕不代表平靜,他倆都知道,不知有甚麼樣的危機,會突然發生!那「阿傍羅剎」可能會從暗中突然撲出來,把柳絮拘回無間地獄去!
外面十分寂靜,一出去,原振俠就看到在十來步之外,地上有著一副耳筒,那人早已蹤影不見。原振俠聽得身邊有一陣聲響傳來,他一個轉身,聲響卻是由正在向前移來的機械人發出來的!
柳絮抿著嘴,一動也不動,可以看出她正在苦苦思索。過了好一會,她才用十分惘然的聲音問:「哪裡才是安全的地方呢?」
他只是看到柳絮的唇,不斷在抖動,想說甚麼,而又始終提不起勇氣說。
原振俠嘆了一聲,已扶著柳絮進入了大堂,接受酒店經理的歡迎。
他一開口,柳絮現出了一股難以形容的神情來。她先是一伸手,把插在門上的那一柄飛刀,拔了下來,並沒有回答原振俠的話,轉過身,又像是在水面漂動一樣,向內走了進去。
而也就在他一望之際,只見眼前人影一閃,那人已從立方體後,閃身出來。
他確然一下子就衝到了門前,可是沒有撞門,就聽到了柳絮通過擴音設備傳出來的聲音:「是我不好,原醫生,我不該向你求助的!」
柳絮深深地吸一口氣,伸手把原振俠的手,自肩頭上移了下來,放在自己的頰邊——她的臉頰也十分清涼。然後她緩緩點了點頭!
因為柳絮的變化,實在太大了!剛才還在懇切地要他幫助,並且作了「要甚麼樣的報答都可以」的許諾,可是這時,卻下了逐客令!
他說著,用力在門上踢了一腳,發出驚人的聲響來。同時,他自己也不相信,他竟然會發出如此可怕的聲音,和如此可怕的威脅:「你不開門的話,我有一千個方法可以打開門來!」
原振俠再過去,扶著她坐了下來。原振俠坐在她的對面,也不再出聲催她說。
一句話,原振俠已經要衝口而出,可是他在緊要關頭,還是將那句話,忍了下來。他感到,自己被柳絮美麗的外貌,神祕的身分所迷惑了,尤其她是一個盲人,更能得人同情。在至今為止,還是撲朔迷離的情形下,要是給對方知道自己太多,只怕會對自己造成極大的不利!
所以,過了一會,他才道:「你的意思,不是指真正的無間地獄?」
原振俠又要想上一想,才明白「阿竭多」代表了甚麼。那也是來自佛教神話,是一個神,是東方的光明之王,自然是一個普救眾生,給眾生以光明的神!
果然,原振俠這句話一出口,柳絮的身子,就劇烈地發起抖來。原振俠看得十分不忍,走近她,雙手放在她的肩頭之上。這樣做,當然無法按停柳絮的身子,使她不再發抖,但至少也可以起相當的鎮定作用。當原振俠的雙手用力按住了柳絮的身子時,他感到柳絮的身子相當涼,很有點真實的「冰肌玉骨」的味道。雖然隔著衣服,可是感覺也十分異特。
可是原振俠知道,自己在這時刻,絕不能心軟——這是一個關鍵性的時刻,柳絮是不是肯把心中的祕密吐露出來,就決定在這一時刻。
可是為甚麼呢?原振俠後來怎麼想都想不通,何以那輕輕的一吻,會有那麼奇妙的、難以形容的感覺!
他自然可以想像在這種情形下,適者生存的內容是怎麼樣的!
柳絮又嘆了一聲:「有些人,編製故事的本領很大!」
原振俠苦笑:「我哪有這麼偉大!而且,我非但沒有幫助你,反而把事情弄糟了。那——阿傍羅剎走了之後,自然不肯就此干休,他會怎麼對付你?」
可以肯定這個人,是一個身懷絕技的武術大師!
原振俠一下子沒有聽懂柳絮所說的最後四個字——那是一個專門名詞,平時,不是很常聽得到。所以儘管柳絮說得十分清楚,可是一時之間,會不過意來,也就自然聽不懂。
本來就十分警覺的原振俠立時循聲看去,而且立即肯定了,聲音是來自窗外——聽起來,像是有人在窗外,用手輕叩著窗上的玻璃!
所以,他不出聲。柳絮忽然問:「你想到了甚麼?你感到了震動!」
事情有點複雜,因為事實上是有人叫海棠的,只不過那個叫海棠的美女,為了不甘心再做人形工具,為了要脫離組織,為了要離開無間地獄,得到了外星朋友的幫助,不但把她的一切資料,在電腦記錄中完全消除,而且也在若干人腦的記憶中徹底消滅!
就算柳絮不致於責怪他,他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
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一個兵卒,一個軍官,或是一個手持皮鞭,可以隨意鞭打奴隸的管工,自然也可以用地獄中的阿傍羅剎來作譬喻!一想到了這一點,原振俠覺得自己明白了許多,他也不管柳絮根本看不見,用力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他是來自地獄的阿傍羅剎,而你,是從地獄之中逃出來的!」
柳絮又道:「或許你覺得我利用了你,可是我一知道了你是誰,就立刻把你當作了我心目中的阿竭多!」
展覽場中仍然是出奇地靜,原振俠才一走出去,就抬頭向上,沉聲道:「朋友,下來吧,你不能在上面躲一輩子的!」
柳絮的神情更為難,她急促地擺著頭,不斷搖著,口唇發顫。原振俠沉聲喝:「別搖頭,點頭!」
進入了市區之後,原振俠略為鬆弛了一些。因為要下手,沒有不在郊外下手,而等到了市區再下手的道理!
原振俠狠狠地說:「也像傳說中的冤魂,一旦纏上了,就再難擺脫!」
以海棠的那個組織,對海棠那伙人的命名方式來說,海棠是一個十分現成的名字,沒有理由不採用,所以柳絮奇怪為甚麼沒有人叫海棠。
這樣的一個人,和柳絮又有甚麼瓜葛呢?柳絮本身,又是甚麼人呢?
原振俠在耐心等待她有所決定。過了好一會,柳絮才長嘆一聲,幽幽地道:「這——這是一個太長的故事。」
他牽引著,柳絮很容易就上了車。
可是雖然明知事情大大不妙,他還是立即衝向前,打開門,追了出去。
海棠的不再存在,只是發生在「主要人物」和「有控制權」的人身上。
原振俠笑了一下:「我們曾有交換故事的約定,到時你就可以知道了!」
阿傍羅剎的記述,在佛教傳入了中國之後,逐漸演變的佛經故事之中,也有十分具體的記述。他們的身分仍然是地獄的獄卒,名字則變成了牛頭、馬面。說「阿傍羅剎」,不容易明白那是甚麼,但是說牛頭馬面,小孩子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一到了車旁,他先從電動車中一躍而下,打開了車門,再輕輕一拉柳絮。柳絮的身子十分輕盈,被他一拉之下,嬌軀先是向他軟軟地靠來,令得原振俠陡然吸了一口氣,動作停止了半秒鐘,這才低聲道:「請上車!」
所以原振俠硬著心腸,言語堅定:「你的問題,看來絕不是你個人的力量所能解決。而如你需要他人的幫助,你就不能把祕密藏在心裡!」
原振俠在這時候,不禁苦笑。他知道自己已經捲入了一件十分神祕的事件之中,可是這事件是甚麼性質,他非但一無所知,而且完全無從揣測!他是為了參觀一件極現代和_圖_書化,最前衛的藝術品而來的,可是在這裡,他卻見到了一個輕功絕頂,暗器驚人的武林高手!
而柳絮對海棠一點印象也沒有!
如果要把柳絮捉回去,那麼,必須有面對面的行動,原振俠自度可以應付,他也相信柳絮也有應付的能力!
原振俠在等著柳絮作進一步的解釋,柳絮吁了一口氣:「本來,我有對付他的計畫,可是十分冒險,一點把握也沒有。所以,我一知道了你的身分,就立刻決定放棄原來的計畫,請求你的幫助!」
所以,他才想藉一個輕吻,鼓勵她一下,使她有勇氣,把深藏在心底深處的祕密說出來!
當他才看到柳絮的時候,曾一度把柳絮和這一輛車子聯繫起來,但知道柳絮是盲人之後,自然放棄了這個念頭——雖然他感到,人和車之間是如此配合,可是一個盲人,神通再廣大,感覺再靈敏,也決計無法駕駛汽車的!
原振俠把一句話考慮了很久——因為這句話,說出來,會十分殘忍。可是他考慮的結果,還是非說不可,他道:「所以,那阿傍羅剎要找到你,把你拘回地獄去!」
在這時候,原振俠的思緒,又紊亂之極——他又想起了海棠!
他望著柳絮,看出柳絮的神情,十分激動,她取下了黑眼鏡,緊閉著眼。可是原振俠卻看到她眼縫之中,似有淚水滲出來。
原振俠思緒起伏,轉過身來,心中還在想著,該如何向柳絮說那人已逃脫了?可是他一轉身,就看到了柳絮!
原振俠又回到了曾經問過她的問題:「你對海棠這個名字,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
原振俠沒好氣:「是來自地獄的冤魂!少廢話,快吩咐下去!」
柳絮垂下頭:「無論怎麼說,我就是來自這樣的一個環境。」
原振俠堵住了門口之後,又道:「你再不自己現身,叫人給逼出來,那就不怎麼好了。你把自己全掩飾起來,當然是不想被人知道你是誰?可是,你是誰,已經被人知道了!」
原振俠立時道:「有,需要特別加強的保安,不接受任何打擾,準備直昇機坪,以備隨時應用!」
原振俠的武術造詣很高,當他一有行動的時候,他都會估計下一步的情形。
像原振俠這樣性格的人,自然也嗜好追求速度。在他認識了戈壁沙漠這一對機械活寶之後,兩人自告奮勇,替他裝配了這輛外表看來,其貌不揚,但性能之佳,卻難以想像的車子。這時超絕的性能一發揮,真是名副其實,像風馳電掣一樣!
那酒店的頂層,專供重要人物使用。所以,不但有極其嚴密的保安系統,而且,還直通屋頂的直昇機停機坪,可以由酒店直赴機場——原振俠準備請康維十七世派他的私人飛機來接。
柳絮幽幽地嘆了一聲,她的神情恍惚,說的話也飄忽!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原振俠自然非去看個究竟不可,他大踏步向窗子走去,一下子,就掀起了窗簾——在這之前,他心念電轉,作了許多設想,甚至在窗外,出現的是一張惡鬼羅剎的臉,他也不會感到意外。
這是很普通的事,原振俠也沒有預料會有甚麼意外發生。剛才在電梯中,保安主任告訴過他,所有的窗子,全是強力的鋼化玻璃,子彈是射不穿的!原振俠走向臉盆,手才碰到了十八K金的水龍頭,他就聽到,一邊的窗子上,有輕微的「啪啪」聲傳出來。
柳絮這一番話,更是說得委婉之至,她的神情,也十分淒楚動人。原振俠也不禁長嘆了一聲。
原振俠這時,這樣的一問,是一舉兩得。他不知道那人是誰,但知道柳絮一定知道,因為那人是柳絮希望他出現的人。
原振俠鬆了一口氣:「象徵式的,唉,小姐,有一點不同。真正的無間地獄,是收拾曾作惡的靈魂。你所舉的例子,自然不同,更多無辜的人,會被投入無邊苦楚的環境之中!」
看來,這是柳絮的習慣——引用佛經神話,來豐富她的語言。
柳絮又震動了一下,身子向前,靠了一靠。她並沒有出聲,可是她的神情,表示了她心中的極度疑惑,而急切想知道經過。
可是,柳絮接下來的行為,卻使得原振俠忍無可忍!
「為了可以殺人,為了不被別人所殺,就必須有一種適者生存的方式。你可想而知,那種生存方式的內容是甚麼樣的!」
原振俠看到那人現身,心中也高興了一下。可是那人才一現身,只聽得「錚」地一下響,眼前精光閃耀,「哧哧」連聲。在一開始的時候,原振俠真的不明白發生了甚麼事!
原振俠心情十分沮喪,柳絮要他幫忙,他一口答應,可是結果,卻被那人走脫了!
柳絮又說了一遍,這次,還有了補充:「阿傍羅剎,地獄中的阿傍羅剎!」
柳絮現出感激的神情,片刻之間,又凝如玉雕,這才道:「好,請你安排。」
這時,海棠的這幾句話,一個字一個字,又清楚地在原振俠的耳際響起!
這實在令原振俠啼笑皆非!
原振俠動作極快,一下子發動了引擎,而且立刻把車速提高,車子像箭一樣射出去。
柳絮的身子震動了一下:「你可以收回你的承諾,我不會見怪。」
在那一剎那,原振俠不禁心頭狂跳——他感到自己有了十分重要的發現,他知道事情絕不只是自己知道的、想像的那麼簡單!
原振俠已經盡量壓低了聲音,可是在極度寂靜的環境中,他的聲音,仍然十分驚人。他也立時,聽到那立方體的頂部,傳來了一下如同呻吟也似的聲音——由此可知,那人仍在上面!
在電光火石之間,事情有了這樣的變化,令得原振俠不由自主,發出了一下怪叫聲來!
他整個人,在剎那之間,向一側跌倒,然後,疾滾了開去。當他用這個行動,在千鈞一髮之間,避開了那蓬飛針的時候,他可以聽到飛針在他身子近處掠過的「哧哧」聲響,比毒蛇的蛇信吞吐時,所發出的嘶嘶聲更可怕。
在展覽館之中,柳絮像是對自己的作品,十分依依不捨。她雙手撫摸著那大立方體,繞著那個大立方體,緩緩走了一轉。
他和柳絮選擇了這個地方來「避難」,可是蘇耀西一定誤會了他的意思,把他和柳絮,當作國賓級的貴賓來歡迎了!
原振俠想到了這裡,陡然想起了康維十七世這個奇特無比的三晶星機械人——或許不應該再稱他為機械人,因為他有思想,是一種新生命形式的人,應該承認他是真正的人!
原振俠進一步問:「是不是可以具體一些?」
經理陪著他們,到了通向頂樓的專用電梯之前,問道:「請問有甚麼特別的需要?」
這自然非得眼明手快,而且手指上還要有強大的勁力,才能做得到。原振俠非但做到,而且接下來的兩個動作,也漂亮俐落之極!
他一捏住了刀尖,一揮手,「噹」地一聲,就用刀柄,砸開了另一柄飛刀。然後,他再一揚手,手中的飛刀,已向那人反射而出!
柳絮站在門口,手按在插在門上的那柄飛刀的刀柄,正在緩緩摸著,神情黯然。看她的樣子,像是深知這柄飛刀的來歷。
剛才原振俠一直處在極緊張的狀態之中,也與這一點有關,因為剛才經過的公路,靜到了極點!
原振俠陡然提高了聲音,以表示他心中的極度不滿,他道:「如果我收回承諾,我不會原諒自己!」
在那一剎間,原振俠的腦部活動,十分迅速,他已經作了種種的設想。
原振俠立時提高了聲音:「柳絮,這人是誰www.hetubook.com.com?」
柳絮的回答,若是換了別人,一定聽不明白,可是原振俠卻一聽就明白了。而且,他聽明白了之後,心頭狂跳,連呼吸都為之急促!
如此一來,事情顯然越來越複雜,也越來越神祕了!
柳絮有點駭然:「有這麼必要嗎?唉,到現在為止,好像——並沒有——意料之中要發生的事發生?」
她說到最後,微抬起頭來,面對著原振俠。她俏臉蒼白,秀麗絕倫,又流露出一種難以形容,深入骨髓的悲愴,叫人怦然心動。
原振俠知道,柳絮所謂的「無間地獄」,是象徵式的,意思是一個苦難無邊的環境。她就是來自那個環境之中,而那個怪客,也來自同一環境。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不但是為了短期的安全,也為了長期的安全!」
雖然柳絮如果被捉回「無間地獄」去,遭遇可能比死還要悲慘,但是那對他們如今的處境來說,十分有利。因為至少,暫時沒有生命的危險,而且對對方來說,行動也困難得多。
如果無間地獄的假設成立,那麼,柳絮在這個地獄中,擔當的是甚麼角色?
原振俠感到自己對種種奇怪的現象,已經摸到了頭緒。所以他又道:「你知道他正在行動,所以先發制人,想把他引到你的面前來,然後再設法對付他!」
柳絮一昂頭:「好!剛才的那個怪客,他是一個阿傍羅剎!」
原振俠搖頭:「不是那位先生,是一個十分奇特的人物。我可以要求他派飛機來接我們,他的飛機,很多國家都給他特權!他在希臘。」
在這時,他注意到,偌大的停車場上,除了他的車子之外,只有一輛曾在他來的時候,引起過他注意的那輛象牙白的名貴跑車還在!
原振俠心念電轉,他立即想到,柳絮說那怪客是阿傍羅剎,自然也是象徵性的。用這樣的身分來象徵,自然表示這怪客,是某種權力的掌握者。原振俠腦海之中,首先浮起的景象是,古代的奴隸社會,大批奴隸沒有自由,只能得到最低程度和最粗糙的食物供應,地位和畜牲一樣。可是卻要做繁重的苦工,甚至被挑選出來和猛獸決鬥,以娛樂奴隸主。
約莫在十分鐘之後,柳絮臉上的紅暈,才漸漸褪去。她吁了一口氣,一開口,聲音卻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靜:「你要知道,現在,你還可以置身事外。而當你聽了你想知道的祕密之後,你也等於是無間地獄的一份子,再也難以擺脫了!」
他又一次不知道——未曾感覺到柳絮是甚麼時候,來到了他的身後!
然而,即使做到了這一切,海棠在心理上,還是不認為她自己已經完全逃脫了!地獄的陰影,一直籠罩著她,以致她寧願捨棄地球人美麗的軀體,而轉化成為看來像章魚一樣的外星人!
一路上,原振俠心情緊張,但還是在小心觀察,所以能夠肯定沒有人在跟蹤。
所以,柳絮的手,越來越冷,也和原振俠的手,越握越緊。
柳絮垂下頭來,她的雙肩聳動著,可以看出她的心情相當激動。至少有半分鐘之久,她才抬起頭來,在她的雙眼中,淚光瑩然。那雖然不能替代明亮的眼光,但是也使她生色不少。
那怪客果然出現,可是卻十分小心戒備,可能他也明知那是一個陷阱——兩個來自同一環境的人,為甚麼相互之間,竟然如此爾虞我詐?而且,互相對對方如此害怕?
原振俠又道:「阿傍羅剎已經發現了你,不會放過你的。這裡不安全!」
蘇耀西「哈哈」大笑:「遵命!」
而且,柳絮的話中,也有他不明白的地方,甚麼叫作他會成為「無間地獄的一份子」呢?
所以,原振俠用十分誠懇的聲音道:「你有許多事要告訴我,我也有許多事要告訴你,我不認為這裡是詳談的好地方!」
原振俠深吸了一口氣,盯著窗子片刻——窗前垂著窗簾,看不到外面的情形,而那種「啪啪」聲,則仍然在持續著。
柳絮輕咬了一下下唇,點了點頭。她向原振俠伸出手來,原振俠握住了她柔軟而又冰涼的手,和她一起離開了休息室。
原振俠趁機,在地上拾起了十來枚,剛才那怪客射出來的利針,插在手腕邊的衣袖之上。他雖然沒有發射利針的機簧,但這些利針,在必要的時候,也可以作為保護自己的工具——這正是他剛才提醒柳絮戒備的意思。因為他估計,柳絮的身邊,也可能有相當厲害的殺人武器在!
本來,原振俠對於自己並未能達到柳絮的要求,把那人制住,多少有點內疚。但這時他想到了剛才死裡逃生,還能給對方以反擊,就覺得十分自豪。而且,他也感到,那人如果是柳絮「想他出現的人」,那麼,她對那人,絕不會陌生。
剛才那下呻吟聲自頂上傳下來,這時的聲音,卻自轉角處發出。可知這人已悄沒聲地落了下來,這又令原振俠十分佩服。
原振俠對她那種說話的方式,有點不滿,所以他道:「少說抽象的話,多說具體的事!」
柳絮卻不回答這個問題:「那個人——他也是——來自無間地獄!」
原振俠的安排是,通過了他的朋友蘇耀西,安排訂下屬於蘇氏集團管轄的,一家豪華酒店的頂層。
她用相當低沉的聲音道:「是的,我來自無間地獄。」
同時,原振俠雜亂的思緒之中,也想起了十分重要的一點。當日,海棠利用一卷錄音帶,向認不出她來的原振俠,解釋發生在她身上的變化時,曾這樣說過:「——愛神不但把有關我的電腦資料都消除掉,而且,還進一步消除了幾個主要人物的腦部記憶。在電腦和可以控制我的人的記憶之中,根本沒有我這個人存在過!」
他說著,逼進了一步,雙手突然伸出,捧住了柳絮的雙頰,不讓她再搖頭。
原振俠在剎那之間,明白了那是一蓬向自己激射而出的飛針!而且,還是通過了一種機械裝置而發出來的!那是在武俠小說之中,看到過很多次的東西,在現實生活之中,確然不容易一下子就想得起來!
原振俠在肯定了這一點之後,就問:「那個阿傍羅剎,目的只是想把你拘回去?」
柳絮把那人稱為「阿傍羅剎」,那人自然不會是真正的阿傍羅剎。因為真正的阿傍羅剎,只存在於佛教神話的地獄之中,是地獄的獄卒。他們的外形,在佛經故事之中,也有相當具體的記載,牛首,人臂,手持鋼叉,十分兇惡。在《鐵城泥犁經》和《五苦章句經》中,都有同樣的描述。
可是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想要解釋也不可能。所以原振俠扶著柳絮,在悠揚的銅樂演奏之下,在紅地氈上向前走。他心急著進酒店去,可是卻又不能走得太快!
他到這裡來,本來就是因為「柳絮」這個名字,使他有所聯想,但是多方試探卻不得要領,他已經放棄了。可是這時,從種種跡象看來,柳絮的情形,卻又和海棠十分相似!
柳絮對原振俠的話,似乎沒有甚麼反應。
原振俠冷笑:「助人不成,所以就被棄如敝屣了?」
原振俠忍不住道:「你說你自己?」
柳絮先是一震,接著,她整個人是一陣急促的顫抖。然後,就像是忽然變成一塊石頭一樣,除了她的雙手,把原振俠的手臂抓得更緊之外,她的生命都似乎不再存在!
重要的是,幫助過海棠的愛神星人,並不是消除了所有人對海棠的記憶,而是「幾個主要人物」、「可以控制」她的那些人的記憶。
在原振俠接刀、砸刀、發刀的那一剎之間,他已和*圖*書打開了門,一閃而出,並且順手把門用力關上。所以原振俠射出的刀,「啪」地一聲,釘在門上!
原振俠和蘇耀西極其熟稔,所以可以肆無忌憚地開玩笑。原振俠估計在一旁的柳絮,必然也聽到了蘇耀西的話(她的聽覺如此靈敏),所以放下電話之後,向她看去,卻見她正在沉思,沒有甚麼特別的表示。原振俠不禁苦笑,蘇耀西所說的「新歡」,自然是開玩笑,可是捲入了這個漩渦之後,漩渦會把自己拋到甚麼地方去,卻全然不可估測!
(海棠的事,在原振俠傳奇中,佔相當重要的地位。她自從在《精怪》故事中出現之後,一直在原振俠醫生的傳奇經歷之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而她終於歷盡艱難,逃脫了組織的經過,則在《迷失樂園》這個故事中有詳盡的記述。)
柳絮「啊」地一聲,說出了一個名字來,問:「他?」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海棠的事,要說的話,絕不是三言兩語能講得完的!
同時,他也看到了那人以極快的身法,在他的身邊掠過,撲向門口!
原振俠想到這一點,心中大是感慨——海棠以無比的毅力,做到了這一點,而且再加上她外形的徹底改變,甚至換了一個身體!
柳絮對原振俠的這句話,一點反應也沒有。
柳絮的身子陡然震動,剎那之間,兩人都不出聲,靜到了極點。原振俠可以肯定,這時如果把柳絮的嬌軀拉過來,摟在懷中,一定可以感到她劇烈的心跳!
那人的用意顯而易見——藉一蓬飛針開路,他要奪門而出!
原振俠怔了一怔:「甚麼?」
可是,他看到的情形,還是令得他呆了一呆。他看到有一隻紙質的鷹,十分簡陋,那是一種十分原始粗糙的一種兒童玩具,利用橡皮圈作「動力」,可以使鷹的雙翼,有拍打的動作。這隻紙鷹,看來被膠水簡單地固定在窗上,等原振俠看到它的時候,雙翼的撲打動作,已經十分緩慢,快要停下來了!
經理連聲答應著,一面不免好奇地偷看了柳絮幾眼。柳絮這時,仍然戴著那副黑眼鏡,看來高傲而且冷漠,可是絕無法猜測她真正的身分。
當車子在一個紅燈前停下來的時候,原振俠已經可以肯定一個十分重要的關鍵性問題!
柳絮沒有再說甚麼,一直到車子駛進了市區,原振俠才減慢了速度。
幸而他看到,有不少保安人員在,大抵不會出事,這才放心了些。在他身邊的柳絮,卻無論如何,無法想像發生了甚麼事,她現出了惶惑的神情:「怎麼了?發生了甚麼事?」
原振俠苦笑:「他們在舉行盛大的歡迎!」
他估計,自己這一撲之勢,不但可以撲中那人,使那人重重撞向門口;他還可以在那人的身後,一下子把那人緊緊地拖住!
原振俠還沒有提出疑問,只是由於柳絮的話太怪,所以在他的喉間,自然而然,發出了一下輕微的聲響,柳絮已然覺察了!
原振俠在這樣說的時候,神情十分慎重。因為他知道,柳絮口中的來自無間地獄的阿傍羅剎,陡然已發現了柳絮的蹤跡,那麼,接踵而來的,必然是不絕的追捕或追殺。其間的經過,可能極驚心動魄,而自己,已經無可避免地捲入了這一漩渦之中了!
原振俠握住了她的手:「怪在何處?」
一般來說,像原振俠所說的這種話,都是說「就算躲到了天涯海角,也可以把他找出來」。但是才從「觀察地帶」回來的原振俠,眼光胸襟見識,都大大增加,「天涯海角」都在地球上,而除了地球之外,還不知有多麼廣闊的天地,可供馳騁。所以,他自然而然說了「月球背面」,替代了「天涯海角」!
柳絮的語音黯然:「我不知道無間地獄還有真的假的之分?」
這樣的生存方式,這樣的環境,用無間地獄來作象徵,倒也十分恰當!
原振俠首先想到的是:這是甚麼人在開玩笑?
蘇耀西不知是怎麼吩咐的,酒店方面的安排,隆重得驚人。一幅紅地氈已鋪在酒店門口,甚至還有一個小型的銅樂隊!
原振俠儘管心急知道柳絮的「故事」,也心急和康維十七世聯絡,可是對酒店方面盛意的歡迎,也無法拒絕。尤其,有點手續,必須進行。例如到了頂樓之後,第一步,就是先認識頂樓所有的工作人員,以免被人矇混了進來生事!
原振俠說著,再度舉腳,又在門上,重重踢了一腳,發出的聲響,更加驚人。
柳絮吁了一口氣,低聲道:「速度好高!」
柳絮的回答,來得如此飄忽,又是甚麼意思?他不由自主,又喝了一大口酒。因為眼前這個玉雕一樣的美女,簡直每一個細胞都是一個謎團!
因為發生的事,離現實生活,實在太遙遠了,使他一下子想不起來。可是,他終於還是以第一時間,想起了是怎麼一回事。這是由於剛才他和柳絮的相會,柳絮給他的印象,十分神祕,也十分古代。就是從這兩點上,使原振俠的腦部活動,迅速明白到了發生的是甚麼——那正和古代、神祕有關。
好不容易,到了原振俠的車子之旁。
原振俠搖頭:「第一、這裡沒有舒適生活的條件;第二、你總不能直接由這裡到希臘去——從這裡到希臘的途中,危險必然存在,我們也必須共同去冒這個險!」
康維的巨宅,自然是安全的地方!
所以,原振俠才沒有把那句話說出來。那句話是:「剛才那個怪客,你把他比喻為無間地獄中的阿傍羅剎,請問,你自己又是甚麼角色呢?」
等到豪華絕頂的總統套房之中,終於只剩下他們兩人的時候,四周變得十分靜。柳絮坐在椅子上,一聲不出,原振俠已經察看了整個套房的結構,一共有五間臥室之多。他這時,推開了其中的一間,走了進去,隨口道:「很快我們就可以開始互相講故事了!」
柳絮的聲音靜了一會,才又傳出來。她的聲音之中,有著極度的無奈:「這算是甚麼?像是傳說中的某些神靈,易請難送?」
原振俠追問:「通常的慣例呢?」
這個來自腦部的命令,使得原振俠全身的每一根神經,每一股肌肉,都立刻行動起來。
原振俠身子一躬,手在地上一按,一借力,在那人撲到門前時,他已經彈跳了起來。而且,已經蓄定了極強的勢子,準備向前撲去。
柳絮的唇柔軟,由於內心的焦慮,還略顯乾燥,而且,她連唇都是涼的!
柳絮所想到的,可能和原振俠一樣,所以她的神情,也十分凝重,她遲疑了幾下:「這裡,比較起來,還算是相當安全的!」
原振俠怒意之中,聲音自然也冰冷鐵硬:「要我離去?若是我剛才中了飛針飛刀,不知道怎麼離去?」
柳絮用十分平淡的語調,說出這番話來。可是原振俠聽了,卻感到了一股極度的寒意!
原振俠緩緩吸了一口氣,扶著柳絮,進了休息室,把門關上,柳絮這才陡然轉過了身去。原振俠把一杯酒遞向她,她接了過來,手又發了一陣抖,才一口把酒喝完。在她蒼白的俏臉上,又迅速地升起了兩團紅暈來。
原振俠可以肯定,柳絮在那一吻間,所受的震撼,一定遠在他之上!這一點,可以從她的反應之中,清楚地感覺出來。
柳絮苦笑:「我怎麼猜測得到?歷史上累積下來,人害人的方法和花樣有千萬種,我實在無法一一提防——我早就知道是逃不脫的,要是可以脫身,那也不叫無間地獄了,是不是?」
原振俠一揚眉:「如果我有這個人的詳細資料,這m•hetubook.com.com個人就算躲到月球的背面去,我也可以找到他!」
柳絮又嘆了一聲,微昂起頭來,對著原振俠。她的俏臉之上,出現了十分楚楚動人,有難言之隱的神情來。這種神情,看了叫人心軟,不忍心再去逼她說出甚麼來。
他知道,那人的身手如此之矯捷,不能在這個展覽館中把他制住,一給他逃了出去,整個展覽館如此之大,再上哪裡找他去?
柳絮像是想不到原振俠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隱喻,她的身子震動了一下,垂下頭去。她把頭垂得十分低,所以原振俠可以看到她腴白的頸項。
可是,對方會有甚麼樣的行動,他畢竟不能完全估測得到!這時,他一蓄勢待撲,只見那人手背向後一揮,「颼颼」兩聲響,又是兩道精光,向他疾射而來——這一次,原振俠倒是一下子就明白了!那是兩柄飛刀!
她喃喃地道:「我們——共同——去冒這個險——」
世界彷彿有千分之一秒的停頓。原振俠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容易控制自己感情的人,可是剛才那一吻,實在沒有甚麼特別的意義在內。
原振俠在這時,不再使用「無間地獄」這個代替的稱號,而直接使用了「組織」這個名詞。因為他知道這是一個正式的名稱——當他和海棠在一起的時候,海棠曾不止一次地告訴過他,「組織」的控制是如何嚴密,「組織」對付叛逃者的搜捕,是如何不容情,以及「組織」處理叛逃者的手段,是如何毒辣!
一時之間,原振俠不知如何才好——那人的動作如此之迅疾,原振俠想到的人之中,只有那一對雙生女,良辰美景,才能和他比較。這是中國武術之中的特殊功夫:輕功。而那人先是放飛針,後來又放飛刀,也都和傳統的中國武術有關。
柳絮又呆了片刻,才道:「我不明白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那樣,遭受襲擊的可能性,也可以減到最少了。
原振俠失笑——他無法不笑:「真有趣,承諾的人沒有反悔;提出要求的,反倒後悔了!」
原振俠揚了揚眉,他正想再一次告訴柳絮,有人逃出來過,逃出來的人叫海棠,徹底地逃走了。可是他還沒有開口,柳絮就又道:「雖然你一再說過,曾有人逃出來,可是我不相信!」
柳絮的回答是:「奇怪在——為甚麼沒有海棠——這個名字!」
柳絮才一進去,休息室的門就關上,竟把原振俠關到了門外!
原振俠心中一凜:「是不是我突然出現,破壞了你原來的安排!」
原振俠在那一段短暫的時間中,沒有出聲。柳絮還在自言自語:「沒有人可以逃出無間地獄!」
原振俠心中悶哼一聲,他想到的是:改變了原來的計畫,決定利用我!
可是,他動作快,那人的動作也快。
原振俠也直到這時,才看清楚那些飛針,每一枚都有五公分長,十分尖利。若是被射中要害,就算針上沒有毒,也可以致人於死,而且數量極多,散落在地上的,至少有五、六十枚之多!可知剛才,他當真是生死懸於一線!
柳絮在休息室的門口停步,並不轉過身來,語音也十分冷漠:「那人走了,他不會再來,也再找不到他了。原醫生,這裡沒有你的事了!」
原振俠見她說得這樣認真,也感到了十分疑惑。對方又看不見他的神情,所以他仍然追問:「我還是不明白——你堅稱自己來自無間地獄?」
他吸了一口氣,聲音聽來有點不自然:「怎麼一回事,時光倒流了?我要對付的,究竟是現代藝術家,還是古代的武林高手?」
柳絮苦笑了一下,沒有再說甚麼。而這時,車子已經駛到了酒店的大門。
原振俠感到在這時候,自己還是扮得笨一些才好。
如果是在地球上,那麼,又在甚麼地方?
原振俠沉聲道:「我們該離開這裡了,你如果有特殊的方法保護自己的話,應該戒備!」
這回原振俠說得直接了很多:「通常,有成員逃脫,組織是怎麼對付?」
飛刀的來勢快絕,原振俠如果再向前撲過去,那等於是把自己的身體送上去餵刀。所以原振俠身形凝止,看準了兩柄飛刀的來勢,一翻手腕,手指運勁,已經捏住了其中一柄的刀尖。
當原振俠在大約二十分之一秒的時間中,明白了那是一蓬向自己激射而來的飛針之後,他已經絕無時間去想一想針上是不是有毒。他的大腦活動,把全部力量放在下達一個命令之上,那命令是:躲開!躲開去!
直到那時為止,原振俠對柳絮,雖然同情而且願意給她幫助,可是他總覺得柳絮的行事方式,十分詭詐,不是光明正大,而是鬼頭鬼腦。例如,一上來甚麼也不肯說;又例如,那怪客的暗器出神入化,她事先也不說;而那怪客一離去,她就下逐客令。即使是現在,她的話,也不盡不實!
原振俠道:「第一步,自然要先離開這裡!」
原振俠在那一剎間,真想衝上去把門撞開來!
他踢門發出的聲響,還在展覽館中悠悠不絕,門就打了開來。柳絮站在門口,神情十分難以捉摸,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恍惚。
也就是說,柳絮不但知道那人身手敏捷,而且也應該知道那人擅於暗器。可是她竟然沒有在事先提醒自己,以致自己幾遭不測!
他肯定的是:那怪客,是要把柳絮捉回去,並不是要把她殺死!
原振俠如果問出了這句話來,就表示他對柳絮的身分,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如果柳絮不懷好意,就會加速對付他!
她重複著原振俠的話,可見,原振俠的話,正是令得她心情激動的原因。她雖然沒有甚麼感激的話,可是她的行為,卻已表明了她的感激。她的口唇在微微發著抖,令得原振俠幾乎忍不住又想去吻她一下。
可是他絕沒有料到,這一吻,竟然會有那麼奇妙的、如同電擊一樣的震動!
因為如果要把他們置於死地,一枚小型火箭,就可以達到人車俱毀的目的。而且,還可以在遠距離發射,十分難以防禦。
原振俠不由自主,嘆了一聲,因為柳絮的話,他更加不明白了!
柳絮嘆了一聲,向前跨出一步,進了休息室。原振俠已經知道她會有更豈有此理的行動,但他還是遲了一步。
那人如果要離去,就非經過這個門口不可。如果他進了另一個門口,那是通向休息室的,他就會見到柳絮,而看情形,他是十分害怕見到柳絮的!
這個問題,聽來十分簡單,可是也不容易回答。哪裡才安全呢?原振俠首先想到的,是巫師島,那個在加勒比海中的小島,簡直是世外桃源!可是女巫之王瑪仙不在,她不知道在多少光年之外,浩淼宇宙的深處航行。不通巫術的原振俠,自然也不敢踏上巫師島半步!還有甚麼地方呢?觀察地帶自然也好,可是太遠了,不是普通力量所能達到的,要去,又要借助康維十七世的力量。而且,到了觀察地帶之後,落腳何處呢?是帶柳絮去見海棠嗎?
保安主任十分有信心:「請放心,頂樓的安全設計,是最先進的!」
關鍵是在:柳絮是甚麼身分?
柳絮在這時,也伸手抹了抹眼,她的聲音相當乾澀:「我不會流淚,無淚可流,別忘了我是從無間地獄來的,豈會流淚?」
為了不被人殺害和為了殺害別人,人和人之間,就只有欺騙兇殘詭詐虛假,種種人性最醜惡的一面,都會被發揮到淋漓盡致!
原振俠仍然無法理解。他對無間地獄的認識,來自佛經所載,可是,柳絮說她是來自無間地獄,卻完全無法從實際上去理解!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