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原振俠一直被柳絮利用
所以,他「當然可以」四個字,已經幾乎要脫口而出了。可是也就在這時,水葒卻悄沒聲地來到了他的身邊,輕輕地拉了他的衣袖一下。當原振俠向她看去時,水葒又向他搖了搖手。
水葒用力一頓足:「而你,還問我她得到了些甚麼!」她接下來的一句話,令得原振俠也漲紅了臉,她說的是:「真不明白,鷹怎麼會有你這樣的朋友!」
水葒又一次向他作了一個「稍安毋躁」的手勢。曹金福看來忍無可忍,一下子就捉住了水葒的小手。水葒笑:「你急也沒有用,要詳細說給你聽,得花很多時間!」
水葒低嘆了一聲:「最精心的安排,就是讓當事人,被誘入彀中之後,還不知道自己被人牽著鼻子走!以為那是偶然發生的!」
柳絮推測,原振俠和海棠有聯繫,所以,就安排了一連串的「計畫」。憑這個計畫,使原振俠出現在那個展覽館之中!
可是,水葒卻還是那麼緊張!
柳絮冷笑一聲:「她不會相信的,她要你們也別相信。她會告訴你們,這也是我的伎倆,藉此可以得到海棠逃走的資料。」
水葒長嘆一聲:「當然不會有,她想錯了。用鐵鎚把釘子釘進木頭之後,使用鐵鎚的人,怎會感謝鐵鎚?沒有人會感謝工具的!」
柳絮用手在臉上胡亂抹著,她畢竟受過十分嚴格的感情控制訓練,所以很快就把那麼深刻的痛苦,埋藏了起來。她道:「我擅長雕塑,替所有人都作過塑像,個個栩栩如生——」
水葒陡然出聲,對別人來說,一點也不足為奇。但是對於不能視物的柳絮來說,卻仍然是一項震撼——雖然她早已料到水葒在這房間中,而且曾厲聲呼喝,要逼水葒出聲,可是她畢竟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
這一句話,自然曾給柳絮以相當程度的幻想。
就在這時候,水葒突然現出十分警覺的神色,向房門指了一指。同時,她身形極快,到了門前,把耳朵貼在門上,向外聽著。
同樣的話,原振俠也聽海棠說過,所以他不覺地有點傷感,他道:「那個叫海棠的人——組織是怎麼發現她應該存在過的?」
這簡直令組織的核心人物,寢食不安。
柳絮搖頭,俏臉轉向曹金福:「我看不見,曹大哥,你盡可以忘了他的付託!」
不但她自己緊張,而且,每當原振俠向她望去,兩人的視線一接觸,她就向原振俠作手勢,要他小心!
原振俠道:「當然還需要別的配合,不然,還是會給阿傍羅剎追回去的。我不明白,電腦人腦都沒有了這個人的資料,你——組織又怎麼還知道有這個人的存在?」
柳絮表示了要脫離組織的願望!她有這個願望,原振俠覺得自己就應該幫助她!
曹金福又吞了一口口水,才道:「先鋒部隊!」
原振俠來回踱了幾個圈,又喝了半杯酒。他沒有說甚麼,卻按下了電話的通話掣鈕,又撥了到希臘的電話。房間中所有人,在電話撥通之後,都聽到了一個十分宏亮的聲音:「原!你要的飛機已經在一小時前起飛,一到你所在地的機場,就會和你聯絡!」
自己雖然是醫生,可是卻也屬於一個無法分類的人。曹金福這個彪形大漢,可以說是草莽奇俠,也同樣無法加以分類。
柳絮「啊」地一聲:「那麼說——無間地獄——可以逃得出的?」
水葒卻只是冷冷地望了他一眼,一副不屑的神情。她再向原振俠道:「你以為你和她見面是偶然的嗎?」
他期待水葒告訴他:這故事全是假的!
原振俠呆了一呆:「自然是——偶然的!」
原來所謂「先鋒部隊」的任務,是在核彈爆炸之後,首先衝進爆炸區的部隊。雖然說有一定的防輻射措施,但是也無法百分之百保護。所以,「先鋒部隊」毫無例外,會遭到嚴重的輻射感染,那是一個「敢死部隊」。
柳絮的聲音,一下子又變得尖利之極:「他在哪一個單位?」
組織在得知這一點之後,震驚程度,可想而知——電腦資料的消失,還可以解釋;所有主要的人物,記憶中都沒有這個人,這又怎麼說呢?發生了甚麼事,才會有這種現象?是不是有甚麼人做了些甚麼事,竟然可以破壞人腦的記憶?
而柳絮和水葒,身分再分明不過,而這時,她們又處於敵對地位。柳絮指責水葒反叛,這指責自然嚴重之至,看水葒的小臉漲得通紅的情形,就可以知道——這時候,她看來真的像是一朵小紅花!
那位連長,自然是被組織認為他犯了嚴重的錯誤,才被作了這樣的處理!
曹金福也慌了手腳,連聲叫:「柳姑娘,你聽我說,你聽我說!」
可是,由於柳絮曾替許多人塑像,當然也曾替海棠塑像。所以,一個栩栩如生的海棠塑像,留了下來。
曹金福吞了一口口水:「有人在沙漠的核武基地見過他!」
這件看來是全然無所謂的小事,在這個嚴密之極的組織之中,引起了極度的震動。一個莫名其妙不應該存在的塑像,是不是代表本來有這個人,而這個人神祕消失了?
柳絮又發出了一下冷笑聲,身子疾轉過來,面罩寒霜,看起來像是換了一個人!
柳絮在聽到組織給了她這樣的一個任務時,震驚得身子不住發抖。那時,她正和連長在熱戀之中,連長負責警衛的首領,也是三個核心人物之一。他和-圖-書向柳絮暗示,他已經知道了有這件事,而以一句「先把工作做好」作為鼓勵。
原振俠對於水葒太過分的「伶牙利齒」,不是十分欣賞,所以他自然而然,皺了皺眉。水葒也立時知道,所以不再多說,雙手一攤:「事情就是這樣——曹大哥,你想想,柳大姐是甚麼身分,失蹤之後,組織若是要把她找出來,會有甚麼困難?哪能這麼容易,就由你帶著,萬里迢迢逃走?」
曹金福震動了一下:「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原振俠的想法,略有不同。
原振俠甚麼時候給人這樣奚落過?他自然極不高興,可是他自然也不會,和一個看來如同小女孩一樣的水葒吵架,只是悶哼了一聲:「你堅持的是她還想完成任務,可是我的敘述,已經明白地告訴她,根本不能完成任務!」
原振俠和曹金福一聽,兩人都不由自主,點了點頭。這種情形,看得水葒一頓足:「你還是要不顧一切,完成組織的任務!」
柳絮神色陰晴不定,複雜之極,也看不穿她心中,究竟在想些甚麼。
水葒說的時候,搖頭晃腦,神情大是調侃。原振俠自然不免狼狽,所以只好乾咳了幾下,以掩飾他的窘態。
原振俠來到了一張相當大的單人沙發後面,站定了身子,和柳絮相隔大約兩公尺。這張大沙發,如果柳絮突然發動攻擊,可以起到相當好的防禦作用。
柳絮沒有出聲,水葒則低嘆了一聲,像是預料到原振俠必然會上當一樣!
水葒一揚眉:「很容易,不斷刊登那個廣告,突出那個名字,引起你的聯想。可以肯定,必然能引起你的注意,吸引你到展覽館去!」
水葒陡然提高了聲音,那顯示她內心的激動。她叫道:「她得到了甚麼?她得到太多了!那麼豐富的情報,她一定連作夢也未曾想到過!她不但知道了海棠的下落,也知道了一切經過,更知道了『觀察地帶』,也有了外星人在地球上活動的確切資料。對一個情報人員來說,她一輩子的活動,所得的也不如剛才的兩小時!」
她知道水葒在房間中,那是水葒的弄巧成拙——水葒曾把一個精巧之極的熱量感應儀貼在門上。雖然如此,她可以立刻知道柳絮到了門外,可是柳絮在門上,一摸到了那薄片,也就知道組織中有人在。因為這種儀器,是組織所獨有的,而組織中若是另有人在的話,當然就是和她一起執行任務的水葒了!
曹金福畢竟憨直,一聽得柳絮這樣責備他,他連想也沒有想,就為自己分辯:「我也是進了房,才看到多了一個人的!」
水葒越說越激動,俏臉漲得通紅。原振俠一時之間,回答不上來。
水葒就在離她不到三公尺處,一動也不敢動,連大氣兒也不敢出。
水葒並沒有立即回答,在一旁的曹金福,已急得不住唉聲嘆氣,又揮手又頓足。因為原振俠和水葒所講的話,他雖然句句入耳,可是卻又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講些甚麼!
當然,一個悲劇人物,也可以同時是一個危險的人物,但是那總不是太調和。原振俠這時,顯然是要水葒作進一步的解釋。
原振俠苦笑:「柳絮要是知道你破壞了她的任務,她會怎樣對付你?」
她還沒有出聲,雙眼之中,淚水已然泉湧而出。而她臉上的肌肉,在不住顫動,顯然由於心中的極度激動,竟不知該現出甚麼神情來才恰當!
水葒睜大了眼,曹金福張大了口,他們都絕想不到,情形會是這樣子!
原振俠道:「是,他那裡,我想是地球上最安全的所在了!」
曹金福指著水葒,原振俠一抬手,水葒就乖乖走了過來,靠在原振俠的身邊。原振俠摟住了她的肩:「她是我的一個好朋友的小妹妹,也就等於是我的小妹妹。就像你是我的朋友的小兄弟,也就等於是我的小兄弟一樣,明白了嗎?」
柳絮繼續用她平靜的聲音敘述著:「我明知這任務極難完成,可是組織交付的任務,不論怎麼困難,都應該努力去做。我努力搜索記憶,奇怪的是,我的記憶之中,一點也沒有海棠這個名字的印象。可是卻不斷有另一個名字,出現在我的記憶之中出現——原振俠醫生!」
門一打開,她就道:「水葒,到我身邊來!」
在原振俠反手要關上門時,水葒身形一閃,把一片手掌大小的薄片,貼在門口,這才讓原振俠把門關上。原振俠知道那薄片是對溫度變化極敏感的感應器——若然柳絮來到門口,想偷聽房中的動靜,她的身體接近房門時,所引起的溫度變化,就會使水葒通過另一個儀器,覺察得到。
可是水葒卻長嘆一聲:「她的遭遇——的確很悲慘,這些,全是事實!」
原振俠皺了皺眉,走到水葒的身前,直視著她;水葒也毫不退讓地回視著原振俠。原振俠一字一頓地問:「就算她是奸的,我把這一切講出來,她得到了甚麼?」
原振俠看到柳絮有這樣熱切脫離「地獄」的願望,他也可以理解,柳絮之所以有這樣的願望,多半是由於她愛人的慘死,令她對組織徹底失望!
原振俠才一站定,就聽得柳絮冷笑了一聲:「三個對我一個,原醫生還要躲在沙發後面,膽子未免太小了一點了吧!」
事情可說是完全在意料之外的!本來,經過了外星朋友的安排,消除了https://www.hetubook.com.com電腦的記錄和人腦的記憶之後,海棠這個人,已經徹底在組織中消失了!
原振俠一聽,一時之間,也無法明白柳絮何以連這一點都會知道!曹金福更是失聲叫了起來:「你看得見!」
原振俠應聲道:「可以這樣說。」
原振俠在這時候,不急不躁,鼓起掌來。他鼓了六、七下,才道:「真精采,柳姑娘。看來你盲了之後,組織並沒有停止對你的訓練。你的本領,絕不在明眼人之下,還可能更高!」
原振俠被水葒的一番話,說得氣惱之極,可是又不知怎樣反駁才好,只是連連發出悶哼聲。曹金福在一旁看不過眼,嘆了一聲:「水葒姑娘,柳姑娘寧願不當地球人了,還怎麼會理會任務?」
原振俠和曹金福一起望向她,但是並沒有發問——他們都知道水葒的身分,水葒既然說了她有任務在身,那麼,如果不是她自願說出來,全世界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方法可以令她說出來。那是她自己所受的嚴格訓練的結果,訓練的過程,是十分殘忍的,超過普通人所能負擔的程度。這就是為甚麼上千人接受訓練,被訓練成功的,只有十幾個人的緣故。
在控制人腦的活動中,組織也自信有了相當的成績。可是忽然發現了包括自己在內,許多人的記憶都消失,這就像是一個人手中握著一柄利刃,正在沾沾自喜,以為可以為所欲為,忽然間發現另有一種武器叫機鎗一樣!
原振俠不禁大惑不解,不但望向水葒,而且,伸出手指直指著水葒。因為水葒曾警告道:柳絮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人物!
曹金福衝口而出:「不會的,就算會,也沒有用!」
柳絮一直在利用他,曹金福自然有權表示不快!
柳絮抬起頭來,滿臉淚水縱橫,聲音哽咽:「不必完成任務了?我——想知道,為甚麼應該有的一個人,大家都不再知道她的存在!」
曹金福嘆了一聲:「有人見過柳姑娘的心上人,在沙漠中的一個軍事基地。雖然還沒有死,可是也只剩下一口氣,必死無疑了!」
各人靜了一會,於是原振俠就詳詳細細地,敘述海棠如何如何成了外星人的經過,說得詳細之極。
曹金福的神情,更是尷尬了。柳絮冷笑一聲:「曹大哥,你原來一直在瞞騙我!」
在這一段過程,核心人物究竟作了甚麼樣的決定,除了他們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連柳絮也不知道。
從開口說「我擅長雕塑」開始,柳絮詳細地敘述著事情的經過。她所說的一切,自然都是極度的機密。她說得十分平靜,像是在說一個故事,和她自己無關。
原振俠用最簡潔的方法,把柳絮告訴他的「故事」,說了一遍。
原振俠沉聲道:「謝謝你!康維,我會算好時間,到機場去!」
柳絮微昂起頭來:「水葒,你為甚麼甘冒大不韙,要阻止我完成任務?」
水葒一聽,急叫了一聲:「原醫生!」
柳絮有一剎間的鎮定,但立時變得激動無比,雙手向空中抓著。曹金福便向她伸過手去,柳絮立刻緊握住了曹金福的大手,她的聲音急促:「真的有人逃走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循她的——路逃出去?」
水葒揮動著被拍開的手,大叫:「不錯,人都有人性,可是她不是人!」
曹金福實在忍不住了:「你們究竟在說甚麼啊?我怎麼一點也不懂?」
柳絮吸了一口氣:「不,我不要躲在他那裡,我要到『觀察地帶』去,去找那種——紫薑色的,像章魚一樣的外星人。我要和海棠一樣,變成外星人!」
柳絮最先打破沉默:「我是想,在完成了這次任務之後,組織會——會——」
水葒蹙著眉,欲語又止,又望了望曹金福。原振俠立時道:「不要緊,有甚麼話,可以對我說的,也可以對他說!」
水葒再嘆了一聲,向她自己的鼻尖,指了一指:「我是計畫的安排者和執行者之一,我難道會不知道?」
原振俠望著水葒,水葒指著曹金福,原振俠會意,就問曹金福:「你有甚麼話要說的?先說吧!」
曹金福立時指著水葒,張口想叫,可是又想起不能出聲,神情狼狽之極。水葒卻雙手拉住了他的大手,又親親熱熱地搖了搖。曹金福感到有一股異樣的溫暖,深吸了一口氣,神情快慰。
當柳絮苦苦思索,想在自己的記憶之中,搜出有關海棠的資料時,竟然得到的,是她從來也未曾聽過的一個陌生人的名字!
原振俠也感到黯然——一直到以後,水葒向他解釋,他才知道何以柳絮一聽得曹金福說到「先鋒部隊」就震驚的原因。
很快就有了結果——外星人的努力,只是消除了一些主要人物的記憶,例如組織中的首腦,柳絮和水葒她們,而並不是所有人的記憶。
柳絮一揚眉:「會嗎?我們的任務,會使原醫生受到傷害嗎?」
他轉過身來:「我們有十八小時的時間,我不認為講述海棠逃出的經過,需要那麼久!」
原振俠不和水葒爭辯,只是道:「好,請問如何安排我上當?」
原振俠朗聲道:「是,曹兄弟這樣說過。那時,他也根本不知道,他能帶著你離開,到這裡來,完全是由於組織巧妙的安排!正如你說過的,無間地獄逃不出來,憑他,有甚麼能力帶你來到這個城市?」
事情已hetubook.com.com經有了初步的結論:有一個叫海棠的女子,本來應該是組織中相當重要的一員,可是忽然消失了。若不是有那個塑像留了下來,根本不會再有人知道組織中曾有這樣的一個人!
果然,水葒又補充:「我們要找的這個人,她的名字應該是海棠。也據多方面了解,原醫生曾經和一個叫海棠的女子有過若干經歷。所以,我們執行的任務,就由原振俠醫生著手!」
柳絮講到這裡,又停了片刻,才道:「我知道,如果沒有人從中作梗,原醫生一定已把海棠的故事,詳細告訴我了!」
一低下頭,她的衣襟,就濕了一大片。那是真正的淚如雨下,不然,衣襟怎會濕得那麼快?
所以,他一面嘆氣,一面搖著頭。
柳絮陡然低下頭去,她低頭的動作十分可怕,看來竟像是頸骨一下子斷折了一樣。
這些經過,在這裡自然不必重複了。熟悉原振俠醫生傳奇經歷的人,早已知道了。
這一次,柳絮停頓的時間比較長。曹金福雙手緊握,神情沉鬱,因為柳絮所說的一切,情形是如何可怕,那是令人難以想像的恐怖!
於是,就出現了一種令得組織更加震怒,更加驚懼的現象:一些無關緊要的人物,或者只是外圍的小角色,以前曾見過海棠的,一看到了相片,就說:「這不是海棠嗎?」
基於柳絮製作塑像的過程,組織先假定是真有這個人的。於是,就把塑像拍了照,印發了許多份,給所有有關人員去看。
曹金福嘆了一聲:「嚴重輻射感染,這上下——只怕已經不在人世了!」
自從水葒露面之後,原振俠一直在照她的暗示行事。可是這時,原振俠卻覺得水葒有點過分了!
門一關上,曹金福就有了反應。他雖然愍直,可是並不笨,他壓低了聲音:「要是對柳姑娘不利,我可不依!」
柳絮又厲聲喝:「水葒!」
水葒撲向一張床,一到了床前,就翻身上床,而柳絮也已抓到。水葒在千鈞一髮之際,拿起一隻枕頭來,擋了上去。柳絮一抓,抓在枕頭上,水葒已一個骨碌,自床上翻了下去,貼牆而立,再也不動。
而柳絮則震動了一下:「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有這樣的情形?」
每當這時候,原振俠都會向水葒看去。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水葒的神情,一直十分緊張,仍然背貼著牆站著,一動不動。
原振俠揚聲笑:「如果情形不是這樣,怎麼叫徹底逃出了無間地獄!」
柳絮竭力掙扎著,才算是從口中迸出了兩個字來。聽起來,聲音又乾又澀,可怕之極:「你說!」
原振俠看柳絮一直沒有抬起頭來,他咳了一聲:「好了,你已經沒有必要去完成任務了!」
這時,她已經把為何組織會追究海棠消失這件事的經過,詳細說出來,這就已經是證明了!
這個塑像,引起了懷疑:這個人是甚麼人呢?一個不存在的人,為甚麼會有一尊塑像留下來呢?
曹金福發怒,一下子拍開了水葒的手:「人都有人性。她遭遇不幸,一心想脫離,你卻用這種偏激的眼光去看她,你才是組織的工具!」
曹金福的神情,十分委屈:「柳姑娘,你一直瞞著我,這就是你的不是了!」
在記憶中還記得海棠的人相當多。雖然這些人對海棠都不是很了解,有的甚至只見過一面,可是一點一滴的資料,匯集起來,也可以知道海棠是怎麼樣身分的一個人:她是組織中,一個十分重要的人物!
原振俠和水葒,都同時向他作了一個「稍安毋躁」的手勢,水葒道:「原醫生,因為鷹的緣故,我覺得一定要告訴你這些,使你不致於成為計畫中的犧牲品。就算因此不能完成任務,我也在所不惜!」
原振俠說得十分誠懇,一面說,一面用力在曹金福的肩頭上,拍了兩下。曹金福對於原振俠的這種信任,十分感激。
原振俠沒有隱瞞任何細節,他在敘述的時候,也沒有人打斷他的話。
他感到,柳絮在知道了心上人的死訊之後,自然悲痛莫名。這種悲憤和打擊,應該會導致她對組織的離心,甚至會使她背棄組織!
她才說到這裡,原振俠就「啊」了一聲。
水葒冷笑:「錯了,原醫生。對我們來說,沒有不能完成的任務,你太小看她的本領了。事實上,她已經把那麼困難的任務,完成了一半了——全靠你的幫助,原醫生!她不但完成了一半任務,而且還成功地逼我不得不現形。現在,輪到我要不知怎樣逃避組織的追捕才是了。這,也是由於你的幫助,原醫生!」
柳絮的身形頎長,這時挺立著,神情很冷,看起來相當異樣。
組織的核心人物,作了種種的假設,而且這件事,也令他們感到極度的憤怒和恐懼——有一些他們不明白的事發生了,這些不明白的事,會演變到甚麼程度,任何人都不能預料!
海棠在柳絮的記憶之中消失了,可是海棠曾提及過的原振俠,卻保留了下來。
柳絮連半秒鐘也沒有考慮,就有了回答:「那時,我不知道他已經死了,也不知道真有人可以逃得出去!」
組織的核心,在經過了會商之後,決定盡一切力量,追究這件事。會商的經過,絕對祕密,真正只有不超過三個核心的人物知道。
水葒的聲音很低:「我——不想原醫生受到傷害!」
曹金福又向原振俠望去,https://www•hetubook•com.com求助於他,可是原振俠也嘆了一聲。事情如此複雜,要說給全然不知情的曹金福聽,確然要大費周章。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小水葒,你放心,我不認為說出經過來,會對任何人有傷害,或是對任何人有益處。因為海棠早已不再是地球人,也不在地球上!組織再龐大,勢力再雄厚,也絕無奈她何了!」
剎那之間,又有幾秒鐘的沉寂——比剛才的情形更可怕。自然像是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剎之間,變得停頓了一樣。
原振俠呆了一呆,又向曹金福望去。曹金福也長嘆一聲:「她和情人的戀情——如果說下去,也和古今中外那些悲劇收場的戀情,沒有甚麼分別!」
水葒的聲音聽來很冷,那和她精巧俏皮的樣子,十分不配合。想來是她認為如今和柳絮的對話,十分嚴重之故。她道:「不到半小時之前,你還在指責我的行為,是對組織的背叛!」
對曹金福,水葒更不客氣,一伸手,手指直指在他的額頭上:「要說多少次你才明白?她要到『觀察地帶』去,要變成外星人,目的還是要完成任務!」
這一下,令得原振俠莫名其妙了。他不明白何以柳絮聽到了「先鋒部隊」,會如此震驚。
原振俠想要說話,可是卻給水葒狠狠地瞪了一眼——原振俠再也想不到,水葒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也會發出這麼嚴厲的眼神來!
所以,原振俠和曹金福,絕不會問:「你們的任務是甚麼?」而會等她自己講出來。
過了足有一分鐘之久,在這一分鐘之中,誰也不曾出聲。原振俠心中苦笑,心想眼前這個組合,也真可以說是奇特之極了。
曹金福在這時,啞著聲音叫:「沒有人會喜歡被人利用的!」
水葒又道:「等你在展覽館出現之後,事情就更簡單了。柳絮有足夠的經驗應付,雖然原醫生聰明絕頂,但是英雄救美之心,人皆有之。於是,原醫生的行動,皆在計畫之中矣!」
這是嚴重之極的事故。尤其,組織的核心人物,自己心中有數,他們一直在研究如何控制人腦的活動。控制了人腦的活動,就等於控制了這個人!
原振俠神情苦澀,他把手放在胸口,剎時之間,感到心口有些隱隱作痛——直到這時,他才算真正明白,柳絮從頭到尾,都在利用他!
柳絮並不和原振俠對答,只是微抬著頭,聲音冰冷:「水葒,你這樣和我作對,已等於背叛了組織,後果如何,你是知道的了!」
這種現象,柳絮自然莫名其妙,但是她知道一定有特別的原因。所以她就開始調查原振俠醫生,一查之下,才知道原振俠是一個如此著名的傅奇人物!
曹金福伸手搔頭,苦笑。他感到水葒的話十分有理,所以連連點頭。
曹金福叫起冤枉來:「天地良心,我可是一上來就說過,要是有任何事對柳姑娘不利,我可不依!」
他這句話在只說到一半時,水葒身形閃動,已向房間的一角,飄了開去。她的反應可以說極快,可是她這裡才一動,柳絮也自發動,竟然認準了水葒,疾撲而出,去勢更是快絕。當她疾撲而出之際,五指如鉤,看來是準備攻擊水葒。
這時,水葒一出聲,柳絮震動了一下,半轉過身,向著水葒,先是呼吸十分急促,胸脯起伏不已,接著,漸漸平靜下來,她道:「是,我要脫離組織,你不會想阻止我的行動吧!」
水葒應聲道:「這正是地獄悲情之一,也是地獄之所以為地獄,地獄之所以稱無間!」
原振俠深吸了一口氣:「目的是甚麼?」
所以,原振俠也向水葒搖了搖手。水葒的神情十分焦急,又向原振俠作了幾個手勢,示意他有話,不妨等一等再說。而她自己,已經開了口,她稱柳絮為「柳姐」,她道:「柳姐,你也想脫離組織?」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海棠的事,我還是可以詳細地告訴你。她逃走了,徹底地逃出了無間地獄!」
雖然給柳絮先說了出來,可是水葒並不氣餒,她大聲道:「正是如此,全是你的陰謀!你的陰謀一直可以得逞,就是因為人們太容易同情你!」
原振俠倒很欣賞他直爽的態度,他也壓低了聲音:「現在事情究竟怎樣,還不知道,別急!」
水葒道:「至少是在利用他。我想,原醫生不會喜歡被人利用!」
水葒先凝神,向房門看了一下,然後才道:「我們要完成一件任務。在執行這個任務之中,她是領導,我是她的助手。」
原振俠這樣的介紹,自然可以說十分懇切,水葒也向曹金福伸出了手去。曹金福先抓了抓頭,他一時之間,有點弄不清根據原振俠的介紹,自己和水葒之間,不知該是甚麼關係。
原振俠知道,水葒所說的那個人,一定是海棠!
原振俠道:「因為有超特的力量,不但消除了電腦的記錄,而且,把人腦中的記憶,也消除了!」
水葒抬起頭,好一會不出聲,才道:「不知道,她——希望——藉完成了任務,得到組織的嘉獎,可以將功抵罪,可以使她和情郎有相聚的機會——」
水葒立時退了一步,指著門外,雙手齊搖。原振俠來到門前,打開了門,在門外的,當然是柳絮。
這一次,柳絮一開口,還沒有說話,曹金福已忍不住喳呀大叫了起來,指著水葒道:「你這小女娃,怎麼一直在胡說八道?你沒hetubook.com•com聽柳姑娘說嗎?她要脫離組織!」
原振俠在全神戒備,看柳絮的神情,也絕不輕鬆。她一動也不動,相信原振俠的任何動作,她都可以覺察——當然,原振俠是不會先向她發動攻擊的,這一點,她自然也知道。
水葒這句話一出口,曹金福老大的個子,直跳了起來,指著水葒,一臉不服氣的神情,張大了口。看來若不是他知道不能出聲,必然大呼小叫,不知會罵出甚麼話來!
水葒又道:「到了適當的時候,我就出場,柳絮便求助。我和原醫生就有一場激戰,以證明美人的處境危殆,更激發英雄的俠義之心!」
水葒雙眉蹙得更深:「很難說——我也不是很明白。她這次能夠暫時脫離組織,看來是由於她的戀情,是由於曹大哥的安排,可是我卻知道,實際上,也是由於組織的暗中安排!」
水葒發出了一下長嘆:「原振俠醫生可能一錯再錯,但那位康維先生,既然有如此廣大的神通,想來不會糊塗到連忠奸都不分!」
原振俠「啊」地一聲:「她——說的——事,全是——真的?」
柳絮和水葒,以及另外幾個主要人物,參與的時候,是核心人物召見他們之後的事。
原振俠喝了一口酒,沒有說甚麼。
這種情形可怕之極,必須徹底追究:塑像是柳絮製作的,就責成柳絮負責追查,最終目的是把海棠找出來!
她在這樣說的時候,身子站了起來,伸手指向原振俠。額角和鼻尖,都有細小的汗珠滲出來。
曹金福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水葒已道:「得看她告訴了你一些甚麼!」
她在這樣說的時候,又向原振俠和曹金福,投過了一個鄙夷的眼色,令得兩個大男人都啼笑皆非。
柳絮的身子,陡然如同篩糠一樣,劇烈地發起抖來,雙手鬆開了曹金福的衣服,連退了幾步,撞中了一張几,才算是站定。
柳絮一字一頓:「他現在怎樣了?」
水葒的這一番話,原振俠一聽就聽懂了。可是曹金福卻雖然字字入耳,但是他卻一點也聽不懂那是甚麼意思。那也難怪他,因為水葒的話,雖然簡單,但是內容卻複雜之極,不是對來龍去脈了解的,根本無法明白。
等到他講完之後,又是相當長時間的沉默。倒是曹金福先開口:「這位海棠姑娘,真是奇女子!」
這四個人,會聚集在這裡,又和一宗極為怪異的,地球人轉變成外星人的奇事有關,豈不是奇上加奇!
她才有了這個動作,就聽到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水葒顯然是驚覺到門外有動靜,所以才去聽個仔細的,卻想不到門外的人竟然不是偷聽,而是明刀明槍地敲起門來!
水葒仍然不出聲,只是緊抿著嘴,雙拳緊握著。從她的眼神和神情之中,可以看得出,柳絮的話,使她感到了震動!
水葒的神情十分嚴肅:「任務的目的,是找尋一個人。這個人,應該是組織中的一員,可是卻下落不明。任務是要把她找出來,帶回去——柳絮和我,都是無間地獄中的阿傍羅剎!」
但他還是伸出了大手,把水葒的小手,完全包在他的大手之中。兩人都用力搖了搖,水葒調皮地眨著眼:「那就是說,你也是我的小兄弟!」
於是,廣泛的調查,開始進行。
柳絮則問:「你一再提到的康維十七世,就是我們到希臘去要見的人?」
當她暫停下來的時候,房間中就是一片沉寂,沒有人催促她。
他明白了!
那時,柳絮仍然不知道何以自己的記憶之中,不斷會出現原振俠的名字。其實,很簡單,海棠和原振俠的關係,曾經是如此密切,海棠有時,忍不住會向別人,說起自己和原振俠的關係,而柳絮就曾經是海棠傾訴心事的對象。
原振俠高舉雙手:「別爭了,讓我來作決定!」
接著,是柳絮發出了一下急促之極的聲響,也分不出是驚呼還是哀號。她身子一聳,一下子已到了曹金福的身前,雙手抓住了曹金福的衣服,抓得極用力,手指骨節,甚至發出了「格格」的聲響來。
柳絮和水葒,本來是一人一句,針鋒相對。兩個人講話之前,根本連想都不必想,思緒敏捷無比。這時,水葒才向原振俠瞪了一眼,就失去了一個說話的機會,柳絮已接著道:「你想阻止,也沒有用,原醫生和曹大哥,一定會幫助我達到願望!」
他嘆了一聲:「柳絮她——自己,渴望脫離——無間地獄——卻又扮演阿傍羅剎的角色,要把別人——拘回地獄去,這不是很矛盾嗎?」
而如果柳絮離開的距離相當遠,她的聽覺再靈敏,要聽到房中人的交談,還是十分困難的事!
原振俠和曹金福兩個大男人,在這樣的情形下,都不知該如何才好。他們自然可以假裝水葒根本不在,可是以他們這樣性格的男人,用說謊去對付一個目不能視的女人,他們自然不肯這樣做!
原振俠在這時,卻打了一個哈哈,向柳絮走了過去——這時,水葒又向原振俠大打手勢,要他當心。原振俠當然記得水葒的警告:柳絮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所以他雖然是笑著接近柳絮,但是全神戒備。柳絮剛才,撲向水葒的行動,如此之快疾,證明她的身手極高,原振俠自然也相信,她身邊必然有十分厲害的武器!
原振俠這時的神情,也和剛才曹金福差不多。而曹金福也在連連揮手,表示不願聽水葒的「胡說八道」!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