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柳絮與組織之間的祕密
水葒在一提到這個問題之際,出奇地嚴肅:「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
她說著,緩緩站起身,摸索著向前走。曹金福忙過去扶她,到了一張桌子之前。
曹金福道:「反正我們誰也沒有力量到那觀察地帶去,讓那位康維先生去決定吧!」
水葒昂著頭:「我不知道,只知道她和所有人不同,和我不同,和海棠不同,和鳳仙不同——我想,幸好我不知道,不然,她一定會不計一切後果,殺我滅口的!」
她的臉色,也因之變得更加蒼白,她道:「不!你不可能有機會聽到他們的對話,何況,那時你還只不過是一個小孩子!」
原振俠和曹金福都皺起了眉,看他們的神情,顯然是覺得柳絮的話有理。
原振俠和曹金福向水葒望去,水葒有點賭氣的神情:「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連你們也不能解釋我聽到的那番對話!」
水葒揚聲道:「但何以組織如此肯定你的忠誠?」
接下來發生的事,別說曹金福了,連見多識廣的原振俠,也看得目瞪口呆——一切自然都在水葒的意料之中,但是她也很驚訝,因為她也料不到柳絮會有這樣的行動——難道她真的有脫離組織的決心?
那是相當久以前的事了,她還很小。她長得嬌小,嬌小的體型,使人有一個誤解,以為她比實際年齡小。譬如說,在那種環境長大的女孩子,本身又是聰明絕頂的,八、九歲,已經極其懂事,甚至已經有心機的了。可是,看起來,她還像是五、六歲一樣。
柳絮的聲音極其柔軟:「請你,至少別阻礙我逃出組織的控制!」
曹金福道:「原醫生,我也想去見那位奇人!」
水葒冷笑:「這個組織不會相信任何人,連三個核心人物之中,也有兩個因不被最高當局信任,而死得極慘!」
水葒卻笑了起來:「好身手,我知道,你現在至少有十七、八種方法,可以置我於死地。出手吧,你殺了我,或許可以叫糊塗蟲明白!不會再令得已徹底逃出的海棠,發生危險!」
原振俠看到柳絮陡然出手,心中也有一絲猶豫,他問:「柳姑娘曾接受過甚麼?」
乙的回答是:「不必了吧——還是研究https://m.hetubook.com.com到了萬無一失的好,不然,損失太大了。不過,至少證明這種特殊的——方法是可行的,柳絮從此與眾不同了,她再也不會對組織有任何異念,絕不會有!她會是我們理想中的人員,對她的忠誠,可以絕不用懷疑!」
水葒和柳絮一直處在針鋒相對的地位,可是這時,對水葒的話,柳絮點頭,表示同意。
甲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再找一個試試。柳絮的結果不好,或者別人會好!」
她的去勢,快絕無倫,不知道水葒如果想躲,是不是躲得過去。而事實上,水葒並沒有躲,她一動也沒有動過,所以撲到她身前的柳絮,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手臂。原振俠在一旁,看得分明,柳絮的動作快絕,再一搭手,就抓住了水葒的脈門。
曹金福、原振俠和柳絮,都十分用心地聽著。水葒特別留意柳絮的反應,只見她的神情,充滿了疑惑,顯而易見,那段話,她也不明白!
水葒打斷了她的話頭:「但不是絕對的信任。我們每個人,都接受另外兩個到三個人的監視,可是我絕不知道,你也有人監視!」
還好,柳絮和水葒的回答,令他鬆了一口氣:「不,這是最近一年的裝備!」
曹金福盯著桌上的那些東西,神情苦澀,半晌,才冒出了一句話來:「老天!柳姑娘,我還一直以為我在保護你!」
原振俠苦笑:「難道——以前海棠也是這樣?」
曹金福指著水葒,一時之間,張大了口說不出話來。
然後她逕自走了出去,進入了一間房間,關上了房門。
曹金福和原振俠齊聲問:「他們說些甚麼?」
只是一眨眼的事,柳絮就制住了水葒!
水葒的聲音,在那一剎間,也變得十分低沉:「武器,殺人的利器!」
原振俠十分難過地搖頭,換了一個話題,和曹金福說起他姐姐和姐夫的事來。
水葒應聲道:「是,可是我的武器,不會只死心塌地用來替組織服務!」
三個核心人物,說話的只是兩個,甲和乙。這三個人,都是世界上擁有大權的人,一句話,可以改變世界局勢,可以判決千萬人生或死,可以改變千萬人命運www.hetubook.com.com的人。
水葒當年聽到的話,就是這樣。一直到現在,她還是無法了解這一番話的真正內容,可是她知道,其中一定隱藏著一個極重要的祕密:柳絮和所有人不同,她絕對效忠組織,組織可以絕對信任她!
組織核心人物的那一番話,水葒就是在核心人物把她當作不懂事的小孩子,不作提防的情形下聽到的。那一番話給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所以在十多年之後,她還可以清楚地記得。
水葒可能由於緊張——那是在她心中隱藏了十多年的祕密!所以,她先喝了一大口酒,才把那段對話,小心地敘述了出來。
柳絮倒也十分平靜:「我為甚麼要殺你,只是你說的話,太氣人了!」
柳絮緩緩走向房門:「我還有時間可以休息?身上沒有了這些東西,輕鬆得很,真想好好睡一覺——水葒懂得如何處理它們的!」
水葒本來並不想偷聽核心人物的談話,可是一聽到了柳絮的名字,她就留意上了。因為柳絮的年紀比她大很多,在她們的一伙之中,柳絮是大姐,享有一些特權,是如她一樣年少的女孩子奉承的對象。
水葒當時,心中所想的,還只是想去討好一下柳絮,才聽下去。她也知道有一些她不明白的事在內,所以她一直把聽到的話,隱藏在心中,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
曹金福作了一個不屑的神情,原振俠深知柳絮的身分,倒不敢小覷。可是水葒繼續所說的話,連他不禁也嚇了一大跳。
她說著,掩著口,打了一個呵欠,懶腰半伸——嬌慵無限。
這種外型,使水葒佔了不少便宜,使她可以在一些情形下,令人不提防她的存在。
在柳絮取出了七、八樣這類的東西,還繼續在摸取的時候,曹金福在她的身邊,看得又是吃驚,又是好奇,大聲道:「這麼多小玩意,都是些甚麼啊?」
水葒才說到這裡,柳絮陡然帶起一股勁風,向水葒疾撲而出!
只見柳絮站在桌前,如同變魔術一樣,雙手在她自己身上、頭上,不斷地取摸出一樣又一樣的東西來。那些東西,最大的也不過半包香煙大;小的,是她自口中取出來的兩顆「牙齒」。hetubook.com.com
水葒雖然有這樣的懷疑,但是那次,她偷聽到的核心人物之間的談話,她卻也不會忘記。
那一小管細菌,會起甚麼樣破壞作用,誰也無法估計!
他一面說,一面伸手去拾一枚看來像是兩寸長的鐵釘。他的手才一伸出去,水葒就大喝一聲:「別碰!別碰她取出來的任何東西!」
他想起以前和海棠在一起的纏綿旖旎的風光,若是海棠也一樣等於一個師,那真是不可想像之極了!
柳絮對水葒的話,仍然表示同意,還繼續在把那些東西取出來。在她終於停止之後,她後退了一步,臉轉向水葒:「你看一看,標準配備二十二件,全在這裡了!」
水葒又指著那半包香煙大小的長立方體金屬筒:「你保護她?這筒裡發出來的小型火箭,可以摧毀一幢兩層高的建築物!」
柳絮霍然站了起來,現出十分厭惡的神情:「別爭論下去了,水葒,我不想再聽到你的聲音!」
水葒賭氣不出聲一會,才道:「你們不知道她的身上,配有多少武器?」
原振俠陡地吸了一口氣:「那才是真正的奇人!」他忽然又大生感嘆:「組織也真怪,就讓柳絮和那連長結合多好,兩人一定對組織忠心耿耿!」
乙悶哼一聲:「是,失敗了——其實並不是失敗,只是有了意外。」
水葒道:「這裡面的細菌,散發開來,在二十四小時之後,可以使一個師的兵力,喪失戰鬥能力。如果經過適當的培養,可以毀滅一個城市,理論上來說,如果無限制培養,可以消滅全人類!」
甲先開口:「好像失敗了。」
甲同意:「那毫無疑問,只是可惜——」
為甚麼會這樣,水葒不知道。但至少也可以憑這一點,推斷出柳絮不會背叛組織——這便是水葒斷定柳絮的一切行動,都是為了完成任務的原因!
柳絮淡然笑:「我是一個盲人,還有甚麼好監視的——如果不是他慘死了,我又恰好遇上了原醫生這樣神通廣大的人物,我確然只好死心塌地留在組織之中!倒是你,水葒,你為甚麼從來不起意離開組織?你完全有條件,而且,組織已開始對你不滿!」
水葒吸了一口氣,沒有出聲。
柳絮不再說甚麼,和圖書顯然表示她也認為大有可能,有這種情形出現。
水葒點頭:「是,標準配備是二十二件武器,每一件都有極大的威力。我們每一個人的進攻力和殺傷力,等於一個師!」
原振俠也同時厲聲道:「你怎麼能這樣說?」
原振俠揚了揚眉:「而且我也不相信一個地球人,到了觀察地帶的外星人基地之後,能發揮甚麼破壞力量——我去過,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柳絮苦笑,放開了水葒後退:「聽聽,這是甚麼話,真正的欲加之罪!」
水葒記得他們的對話。
一時之間,大家都不說話。曹金福和原振俠互望了一眼,兩人都是一樣的心思,覺得不是很了解水葒——她的行為,和組織已完全背道而馳,可是她卻又並不表示要脫離組織!究竟她的想法怎樣?
原振俠好奇:「你記憶之中還有她這個人?」
柳絮低嘆了一聲:「水葒,你出賣我,出賣得真徹底。我可以告訴他們,我身上所藏的武器,嗯,不如你身上藏的多!」
水葒指著柳絮,激動得發抖,可是她又有委屈的神情:「我聽過首領說過,柳絮——全世界的人都背叛了,只有她不會,因為她曾經接受過——」
水葒更立即補充:「別瞪著我,我多了兩件古代武器,原醫生領教過了!」
剛才,柳絮說過,水葒身邊的各類武器,比柳絮更多,那實在不可思議之至了!連原振俠也用十分疑惑的眼光,望向水葒。
乙大聲道:「只要繼續研究下去,一定可以有完滿的成績——現在也不是不成功,至少我們有了柳絮!」
於是,他們一起向水葒看去。水葒一字一頓:「十多年前,柳大姐,我曾聽到兩個人的對話,他們是核心甲和核心乙。」
柳絮推開手來:「或許是我的表現特別好?組織對每一個成員,基本上都是信任——」
水葒大聲道:「沒有!但是她既然用盡心機,逃了出去,就不應該再被拘回來!」
她又道:「可以動程的時候,請叫我!」
水葒道:「我把他們所說的每一個字,都牢記在心,現在複述出來。我一直不知道他們的話是甚麼意思,希望你能告訴我,希望兩位能破解!」
原振俠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手勢,意思是www.hetubook.com.com這個問題,無法討論下去。水葒走向一張沙發,縮起了身子,像是一頭貓一樣縮在沙發上。
水葒在一旁,發出了連聲冷笑:「結合?到時,男的愛女的,女的愛男的,誰來愛組織?」
現在柳絮把武器全取了出來,那是足以證明她有脫離組織的決心!
單是水葒的一喝,曹金福可能還不會縮手,可是柳絮在這時,也陡然有了動作,「啪」地一聲,打在曹金福的手背之上!
可是這時,柳絮的行動,卻又令水葒感到迷惑。
柳絮指著桌上的那些東西:「這一些,在觀察地帶上,也可以製造一些小麻煩了吧?」
水葒說得斬釘截鐵:「我只會防礙你對付海棠!」
柳絮揚眉:「我比你更徹底。我決心到觀察地帶去,決心永遠離開地球,離開組織,再也不回頭,和海棠一樣。所以我也不再要那些武器!」
水葒忽然有此一問,曹金福和原振俠都呆了一呆——柳絮身形苗條,曲線玲瓏,看來在衣服之下,就是她優美的胴體,甚麼地方又藏得下武器了?
原振俠說了一句:「那只好解釋為組織對她特別地信任,她已經提到過了!」
水葒道:「正由於我是小孩子。三個核心人物從宿舍中的通道經過,忽然站了下來交談,我恰好在旁邊。核心甲在說話的時候,並把手放在我的頭上!」
這一下拍打,還相當用力,令得曹金福不得不縮回手去。他神情駭然,叫:「那究竟是甚麼東西?」
等到水葒講完,柳絮的神情更是迷惘,她緩緩地搖著頭:「我不是很明白,聽來,像是組織對我的一種考核,我們每個人都要經過種種考核的!」
原振俠不禁啞口無言。這些武器,在觀察地帶上,能造成甚麼樣的破壞,真是未知之數!他就知道有一件事:地球上一隻帶細菌的老鼠,消滅了外星上一大半的外星人,這是那位先生的經歷之一!
柳絮一聽,就震動了一下。因為水葒說出來的兩個人的名字,都是可以控制人生死的,是無間地獄中至高無上權力的象徵。
飛刀和飛針!原振俠不禁苦笑!
原振俠和曹金福,本來就對柳絮只有好感,沒有惡感。這時,自然更相信了柳絮有脫離組織的誠意,不會再繼續執行任務了。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