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柳絮是一顆活的核子炸彈
原振俠也不知他們在鬧甚麼鬼!
康維吐了吐舌頭:「好大的脾氣!」
柳絮在康維身前站定:「是我,康維先生,我叫柳絮,是一個特別組織的一員。你是如此突出,一定知道,這個組織在國際情報網中的代號是『東方太陽』!」
柳絮一見面,還在飛機的旁邊,就把她的目的,說了出來。這一點,頗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而康維的反應,在別人看來,還不怎樣,在原振俠看來,卻是怪異之極。
原振俠道:「自然再好不過,可是你知道她的背景,她是——」
飛機果然在巨宅之前,垂直降落。立刻就看到一個滿面虯髯,身形高大的英偉男人,站在一輛平台車上,向飛機駛來。他到了飛機近前,一躍而下,這時,恰好原振俠也下了機,兩人照例熱烈擁抱,互相拍著背。
康維的聲音十分權威:「先看她的頭部!」
康維仰起了頭,「呵呵」大笑:「這就是我的祕密了,你們慢慢去猜吧!」
這一點,真令原振俠驚訝不止!他想開口問,康維又道:「這一位是鷹的小妹妹?」
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柳絮應聲道:「是在說我的故事?」
那正是她堅持的:柳絮一定會完成任務,不會背叛組織,這是核心人物肯定的事。到這時,她自然對那一番對話的內容,再明白不過了!
原振俠笑:「想不到才分手,又見面了!」
當他這樣說的時候,他的視線,盯著柳絮的頭部。原振俠知道,康維的雙眼在起「X光」的作用,螢光幕上,也現出了柳絮頭部的透視圖。
原振俠咳嗽了一聲,康維又道:「鷹的那個小女孩,十分有趣,是不是?」
但是,當他伸手一指,牆上的一幅畫移開,現出了一幅hetubook.com.com螢光幕之後,各人都靜了下來。
康維的神情更是驚訝,他一面點頭,一面伸手,向柳絮的眼前,搖晃了一下。柳絮的聲音變得很低沉:「我看不見!」
康維忽然揚起拳來,作勢要打原振俠。原振俠不禁莫名其妙,睜大了眼,不知自己做了甚麼錯事,惹惱了康維。在更後面的水葒,一看到了這種情形,身形一閃,到了康維的身邊,先向柳絮指了一下,又作了幾個手勢,一副詢問的神情,康維居然連連點頭。
曹金福叫了起來:「所以她變盲了!」
康維的這一句話,不但令得原振俠,而且令水葒也莫名其妙。康維指著柳絮,又向再度彈起來的曹金福喝:「乖乖坐著,聽我逐步說!」
海棠常說的「人形工具」是象徵式的,而柳絮卻是真正的人形工具!
原振俠心中奇怪,不明白何以康維要大費周章,特別在這個房間,招待客人。進入了房間之後,康維請各人坐好。水葒坐不定,四面走動。
康維點頭:「這是一種生物電腦的組件。這個組件會不斷地發出一種訊號,影響人腦的活動,使人腦依照組件的想法,或者說,依照組件的命令行事。所以,這個人的思想行為,都受這個生物電腦組件的控制!」
康維吸了一口氣,指著螢光幕:「看到大腦和小腦之間的那一片陰影沒有?」
康維斟了幾杯酒,遞給每人一杯。在他遞酒給柳絮的時候,沉聲道:「要到觀察地帶去,必須有受過嚴格訓練的體魄——來,大家乾杯!」
康維也大聲:「聽說你不去欺負人,人家就額手稱慶,是不是?」
她的一句話才講了這幾個字,突然之間,身子一軟,就歪倒和-圖-書在沙發上,昏了過去。
原振俠、曹金福和水葒三人都大驚:「改變成甚麼?」
康維吸了一口氣:「我剛才混入她酒中的麻醉藥,強烈無比。她的腦部,都幾乎停止活動,只有組件的訊號,還在不斷發出來!嗯——試試還原這訊號,看究竟在下達一些甚麼命令?」
康維的觀感卻和各人不一樣,他看來極興奮:「在地球上,除了我之外,她大概是最奇特的一個人了。把她交給我來處理,怎麼樣?」
康維笑著,忽然大呼小叫起來:「哈,你身上帶的東西真不少!小心點,別摔一跤,有幾樣東西爆炸起來,你會連一小片都不剩下!」
各人都點頭,原振俠駭然:「那是甚麼,看來是植入的——甚麼東西?」
直到康維已成功地把柳絮扣在沙發之上,曹金福才在水葒和原振俠的驚呼聲中,大叫一聲,一躍而起,掄起老大的拳頭,向康維一拳打來!
當時的情形,十分混亂,曹金福在大聲呼喝,原振俠和水葒又在追問。康維來回踱了幾步,想是問題十分複雜,連他也不知自何說起。
柳絮又道:「我來見你的目的,是我想徹底脫離組織,徹底脫離,像現在處身於觀察地帶的海棠一樣!」
原振俠發出了一下憤怒的呻吟聲——柳絮竟告訴他是自己弄盲自己的!
原振俠極肯定地回答:「不是!」
康維道:「我知道——我會先改變她腦中的生物電腦組件發出的訊號!」
(全書完)
然後,他和曹金福握手,帶著各人,走進他的巨宅。
原振俠雙手抱住了頭,坐了下來,曹金福目瞪口呆,水葒團團亂轉。實在太驚人了,隨www.hetubook.com.com便怎麼設想柳絮極度危險,也想不到她是一顆活的核彈!
康維熱情洋溢:「這才好!是誰需要我保護的?放心,在我這裡,美蘇聯軍,都攻不進來!」
一番話說得各人都遍體生寒,康維又道:「植入的手術不算成功,隔斷了她的視覺神經——」
柳絮已經款款向前走來,康維一看到柳絮,就陡然呆了一呆,連連眨眼。在他眨眼的時候,他的眼中,有一種異樣的光芒閃耀。但由於這時,正當夕陽西斜,陽光燦爛,所以並不惹人注意,只當他的目光特別神炯而已。
他說話帶著敷衍的成分,已經令原振俠感到奇怪,而他更回過頭來,向原振俠作了個十分古怪的鬼臉,表示他不相信柳絮的話!
他那一拳,雖然虎虎生風,可是康維伸手一推,就把他推得直跌向一張沙發。同時,康維向原振俠道:「原,怎麼帶了一個炸彈來?」
在向前走去的時候,他向原振俠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和他走在一起。所以,是康維和原振俠走在前面,曹金福扶著柳絮隨後,水葒走在最後面。
等到快到目的地時,才聽到康維的聲音。他一面笑,一面道:「可知道飛機能直接降落在我的屋子之前?」
這種可怕的情形,真叫人不寒而慄,怕也只能在地獄中才產生!
水葒賭氣:「這才是徹底脫離組織!」
康維笑:「才不是,垂直升降的原理,是向英國的鷂式機學——用一項小技術,向他們交換來的,總得掩人耳目,是不是?」
水葒十分堅決:「如果她到觀察地帶去,我也去!」
在生物電腦組件所發出的命令下,她會不顧一切,勇往直前,用各種手段——在使用這種手段的過程之中,毫無道德和圖書標準可言。因為那不是她自己的意志,只是組織的意志!
康維的宏亮聲音又響起:「再來看看她整個人的危險性,看她的臂骨和腿骨!」
到了時間,曹金福叫醒了柳絮——也不知她有沒有睡過,只見她雙眼紅腫,顯然狠狠地哭了一場。原振俠在她的秀髮上輕撫了一下,水葒噘了噘嘴,表示不屑。
水葒在駕駛艙中探出頭來,大叫:「給人欺負死了!」
水葒在這時候,大叫一聲:「原醫生!曹大哥!」
原振俠笑罵:「你快成為地球上的霸王了!」
康維和原振俠,在自空地進入巨宅的一段過程中,康維先是向原振俠揚了揚眉,現出了十分疑惑的神情,又向身後的柳絮指了指。原振俠笑,低聲道:「慢慢和你詳細說,太長的故事!」
在螢光幕上現出來的句子是:「忠於組織,只要是組織交下來的任務,不論採取甚麼方法,都要完成。忠於組織,完成任務,忠於組織,完成任務,忠於組織——」
通訊在哈哈大笑聲中結束。
康維一面呵呵笑著:「想變成可怕的章魚。唔,好商量,好商量——」
這時,螢光幕上又現出了X光透視圖來,看到的是雙臂、雙腿。原振俠是醫生,自然立時看出了毛病來,失聲道:「腿骨經過截斷和駁接——取去了一段,換上去的——是甚麼?」
在他說話期間,螢光幕上線條大亂,又閃耀著許多文字。約過了半分鐘,才陡然現出了由七、八種文字組成的句子。
原振俠並不打算把康維的真正身分說出來。康維是宇宙中一種新形式的生命,這種新生命,比原來的,不論是哪一個星球上,由生物演變而成的生命,進步了不知多少,簡直無法比較!
這一切變化,當真是突然之極,m.hetubook.com.com而且,快速無比,看得各人,目瞪口呆!
柳絮過了一會,才問:「外星人?」
柳絮喝了酒之後,仰頭問康維:「我曾經受過——」。
康維沉聲道:「我相信是超微型的核武器!原,這個人爆炸起來,可以毀滅一座小型城市了!」
他的話說到一半,忽然要大家乾杯,當然每一個人,都十分自然地舉起杯來——那是一種只有指尖大小的小杯子,杯中的酒又香甜可口。人人都一口把酒喝光,真正做到了「乾杯」
上了康維派來的飛機之後,水葒索性到了駕駛艙,和正副駕駛有說有笑,把康維派來的兩個小伙子樂得真的飛上了天。而柳絮卻十分沉靜,只是不時抬起頭來,像是在尋求他人的幫助。每當這時,曹金福仍然不免會把他的大手,去輕拍柳絮。
康維的動作快絕,一步跨過,伸手在柳絮所坐的沙發上按了一按。沙發背向後倒下,柳絮便變得仰躺在沙發上。康維再把她雙腳也搬上沙發,只聽得「卡」、「卡」連聲,那沙發上彈出許多環來,把柳絮的手腕、足踝、頸部,全都扣住!
柳絮確然與眾不同,她經過生物電腦植入的手術,絕對效忠組織,不管怎樣都會完成任務。像現在,她會用盡最後半分力量,把海棠找出來,拘回去。她自己才是無間地獄之中,最忠心不貳,永不背叛的阿傍羅剎!
這時,螢光幕上情形一變,是許多靜止的綠色線條,和一條十分有規律跳動的線條。
康維又道:「我可以知道那組件給她的訊號是甚麼!」
一進了巨宅,單是那個大廳堂,已令得水葒和曹金福,大呼小叫,讚聲不絕。康維帶著各人,向前走,進入了電梯,又經過了一條相當長的走廊,才進入了一間陳設十分古典的房間之中。
更多內容...
上一頁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