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見不相知
第六章 神仙哥哥(3)
不棄眨了眨眼,正要信誓旦旦的把狐仙一說圓成天大的馬屁。莫若菲已經閉上眼睛輕聲說道:「江湖中人都喚我莫不愁。見了我就不會再犯愁的意思。人的命都沒了,自然也不會有煩惱憂愁。你若害怕沒了舌頭會難受,我還是讓你從此永遠不犯愁的好。」
看著他的笑容,她希望莫公子這個江湖兒女千萬不要不拘小節。最好滿口仁義道德孔孟之道男女之防。再說出孤男寡女共處山窩窩非她不娶照顧她一生一世的話來。不棄只恨自己現在只有十三歲。遇到他的時候早生了幾年。
不過,帥哥的背還是要上的。她壓住心裏的遺憾和雀躍慢吞吞地走過去,趴在莫若菲背上,摟住他的脖子。見他沒辦法看到自己,不棄抬起臉對天空無聲的張嘴哈哈大笑。
一團帶著體溫的裘衣迎頭扔在了她身上。不棄甚至還沒看清楚莫若菲的動作就被他用狐裘裹了嚴實。除了左右轉轉腦袋,手腳動彈不得。
不棄早就投降,嘴裏還吐著矯情的話:「可是……男女授受不親。」
這是個喜歡扮豬吃虎的!不棄暗罵了聲,嘿嘿笑道:「我去弄點枯枝!」
正當她無聲笑得猖狂時,莫若菲突扭回頭說道:「你大可以笑出聲和_圖_書來!你憋著笑難受,抖得我也不舒服!」
莫若菲曲指在她額間一彈,微笑著說:「丫頭,撞破你想逃,就拐了彎罵我?我的皮……」
莫若菲輕聲在不棄耳邊說:「我會吩咐下人割了她的舌頭做下酒菜!」
瞧她帶淚的小模樣倒真是可憐,莫若菲從袖子里取出一方絲帕替不棄擦了臉,微笑道:「害我差點把喝下去的水吐出來,扯平了。」
不棄無計可施,聽見他還是要帶自己回去,便生氣的吼道:「我嫌冷成不?你穿著狐狸皮,我穿著破棉襖哪!你不冷,我凍得不行了!火燒旺點我自己烤!」
他是真關心還是順便綁住自己?不棄眨了眨眼道:「公子的皮給了我,不棄可受不起。回去公子受了寒,老爺會責罰我!公子自用吧!」
雪仍在下著,山洞里只聽到枯柴燃燒的聲響。不棄等了很久,虛開條眼縫瞄到莫若菲睡得平靜無波,摸著柴刀貓著腰便要偷溜。
一聲神仙哥哥又軟又粘,莫若菲聽到胳膊上雞皮疙瘩爆開的聲響,他終於忍不住嗯了聲說:「算了,要你的命送閻王那裡他也會嫌你煩,沒準兒把賬算在我頭上。但是話這麼多,還是割了舌頭清靜些。」
意思和_圖_書是要她的命?不棄便用下巴蹭著他的肩頭希望能蹭醒他,嘴裏不停的討饒:「不棄說的是真的嘛!公子長得這麼妖……要多俊有多俊,生得這般和善可親悲天憫人!看到公子第一眼不棄就以為公子不是金童下凡,也是狐仙到人間一游。傳說中狐仙都是好心腸的呀,。你知道不棄要做乞丐,就馬上決定送我一隻金飯碗。公子肯定是誤會了,我哪裡敢褻瀆神仙哥哥啊!」
難道他真是那種狠毒的人?不棄駭得渾身發抖,只恨自己為什麼要逞一時口舌之快。她費勁的挪動著身體,終於湊得近了,狗腿的往莫若菲身上一靠,矢口否認道:「我根本就沒有說什麼脫了就不是的話!我明明是說『說了不是』!我絕對沒有說過公子是禽獸的意思!」
狐裘寬大,她裹在裏面只露出個小腦袋來,像極了胖冬瓜。嘴巴一張一合,一連串的話清清脆脆的吐出來,半點猶豫都沒有。
不棄哭聲頓止,揚起臉狐疑的瞪著莫若菲。
莫若菲耳力甚好,聽得清清楚楚。他低頭看著花不棄,頓時笑了起來:「呵呵,穿著狐裘是衣冠禽獸。脫了就不是,是……禽獸不如對么!有意思。知道敢這樣罵我的人是什麼下場?和-圖-書
他的笑容瞬間收斂,俊臉如罩上層寒霜,連那雙亮若星辰的眼睛都變得像冰雪一般冷酷。
「外面雪大,天冷。」莫若菲閉著眼睛突然開了口。
「這堆火可以再燒半個時辰,也差不多就該回庄了。不用再去砍柴。」
前面是假嚎,後面倒成了真傷心。哭得一發不可收拾。
他說完再不理睬她。
天亮雪霽,陽光乍現。
不棄趴在帥哥身上,好一個寬大厚實安全的人形飛機!看到樹林刷刷的往後退,不棄想象她坐在魔獸里的獅鷲背上,馭風而行,神采飛揚。才說要老天爺賜她個救美的大俠,老天爺變本加厲送了個帥得沒天理妖孽得讓人呼吸停止的美俠客!
「我的皮……這話又何解?」
見他說破,不棄一口氣便堵在了心裏。想到回林府會被林老爺收拾,便垂頭喪氣從鼻子里嗯哼了聲含糊嘟囔道:「脫了就不是!」
他背她?朝陽落在莫若菲臉上,他嘴角邊揚起的笑容讓不棄的小心肝不聽話的一陣急跳,咚咚如急鼓,震得她渾身發軟腦袋嗡嗡作響。她真想尖叫一聲義無反顧地撲過去!藏住眼底的狡黠,不棄反而退後一步,搖了搖頭說:「我穿了公子的狐裘,害公子受了一晚上凍。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不能再麻煩公子。萬一公子不高興,又要喊打喊殺的嚇我了。」
別家的五歲孩子是溫室里的花朵,她是大冬夜去賣玫瑰花的!別家的七歲孩子進學校讀書識字,她只能靠偷來的錢泡網吧識字再讀書。別家的孩子十七八歲進大學談戀愛,她十七歲進山區賣給老光棍當騙婚的。她兩輩子怎麼運氣都這麼差,都沒投上個好胎呢?
哭聲在山洞里回想,尖銳而悲傷,聽得莫若菲頭痛。他睜開眼睛嘆了口氣道:「我不割你的舌頭就是了。」
不棄頓時氣結,原來他也是小心眼兒!此時不宜再逞口舌之爭,她反正也哭得累了,腦袋無力地垂下,正靠在莫若菲肩上。他的氣息真好聞!不棄蹭了個舒服位置閉上眼睛,下定決心,此仇不報非小人,一定要揩帥哥的油揩回來!
不棄張大的嘴一點點合攏,迅即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把臉埋在他背上。後背的震動停止,莫若菲忍俊不禁朗聲大笑起來。
莫若菲和不棄出了山窩窩下山。披著長長的狐裘,不棄才走兩步就被絆倒在地。她一聲不響的要脫了狐裘,莫若菲嘆了口氣,蹲了下身說:「上來,我背你。」
如果聲音可以從喉嚨里放出來,葯靈鎮的人們會聽和_圖_書到山林回笑,會以為山精現世。
莫若菲笑了:「這麼小就懂得男女之防了?江湖兒女當不拘小節,何況你還是個小丫頭!」
不棄脫口而出:「我的意思是公子是狐仙!脫了皮就變成風度翩翩的佳公子!公子就是狐仙下凡來著!」
「你不是說看我的面相,生得和善可親悲天憫人嗎?公子我像是喊打喊殺的莽夫?我不是怕你麻煩我,我是擔心劍聲的傷勢。你走得太慢。」
她回想前世也挺可憐的。五歲被拐去賣花,七八歲就被山哥教著去偷東西,十七歲被山哥一伙人操縱著當騙婚的鴿子,賣出去再飛回來。結果賣到山區的當晚,山哥錢到手后拉了她就逃跑,她慌不擇路摔下山崖死了。
莫若菲眼風一轉,嘴角往兩邊扯出個冷笑來:「又罵我不是人對嗎?」
至於回到葯靈庄,她也不怕。她不是早說過,她是不想連累葯靈庄才跑的么?至於莫公子的書僮劍聲,不是晚上沒看清楚么?
「我疏忽了。這樣可暖和了么?」莫若菲抱歉的說著順手把衣帶在她腰間打了個結。
說了這麼多好話,還是沒用?!可是他為什麼不推開她呢?不棄靠著莫若菲大呼還有迴旋餘地,嘴一扁便哇的大哭起來,眼淚湧出來,帶出了十三年過的苦日子。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