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水站那兒就完全沒戲了?」姥爺問。
「嗯?」初一回頭看著他。
「吃面?」晏航問。
晏航說讓初一請客也就是隨便逗一句,他是打算找個地方吃飯,如果初一願意,就一塊兒吃。
「嗯。」初一點點頭。
「我要跟你換,晏殊好聽點兒,」晏航說,「你叫晏幾道。」
一直走到路口,晏航琢磨著要不要帶初一上那天跟老爸去過的那家麵館吃點兒東西的時候,初一在他身後出了聲:「這,這邊。」
「老晏,」晏航靠在椅子上看著他,摸了摸兜里忘了還給初一的那十塊錢,「你見過那種,能特別坦然地接受自己生活,一點兒都不受影響的人嗎?」
老爸臉色看上去有點兒疲憊,這兩天應該沒睡覺,對於晏航來說,睡眠是非常珍貴的東西。
初一沒出聲,退回了廚房裡,把餃子倒進了鍋里。
「讓我做芝士奶酥餅,我就做了,」晏航說,「然後老闆問我是想去后廚嗎?」
「看什麼看,」晏航說,「我壓壓驚。」
「怎麼?不是出門兒當正義使者去了么?」老爸看了看他,「失敗了?」
「年紀。」晏航說。
每次新到一個地方,晏航都會有那麼幾天特別無聊,不知道該干點兒什麼打發時間。
「假證。」晏航說。
「就那麼說唄,我問招不招人,人家說你能做什麼,我說你這兒所有吃的我都能做。」晏航說。
晏航點了點頭:「差點兒就信了。」
「……我操。」晏航徹底無語了。
「還有一,一年半,」初一說,「你天,天天去,嗎?」
初一帶著他走到了一家小文具店門口,停下來看了看他:「就這兒。」
晏航從欄杆上跳下來,什麼也沒說,轉身直接往前走了。
「是啊,我給你說說?」老爸說。
不過今天由於路線選擇錯誤,沒跑多大一會兒就回來了,所以躺在床上完全沒有睡意。
這個小願望他跟樹洞說過,很多年了,也一直沒有獲得這個能力。
下課鈴響了,教室里的人很快地起身,往門口涌過去,這會兒都餓了,大多數人都急著回家或者去門口吃東西。
「來,上回你包的那種金魚餃子是怎麼包的來著?」老爸說。
「啊。」晏航看著他。
「這麼快?」晏航愣了愣,「你這不是沒有選擇困難症,你乾脆是瞎的吧?進去摸到哪本算哪本。」
一抬眼發現初一還在看著他。
「啊?」初一平靜的表情有了變化,語氣里也充滿了恍然大悟,「哦……」
「不,不用再,再去,」初一輕聲說,「學校。」
看來是沒機會了。
m•hetubook.com.com他沒有朋友。
「你不是挺囂張的嗎?」李子豪出了校門之後就推了他一把。
老爸沒說話,拿了張餃子皮學著他慢慢包著金魚。
「你怎麼知道別人不是呢,」老爸笑了笑,「誰心裏真的沒有想法。」
今天他打算先去老師辦公室門口站一會兒,等李子豪他們幾個走了他再回家。
初一想了想,對他招了招手:「來。」
【強壯】
這時不能有任何反應,任何能吸引他們注意力的反應都會讓事情繼續下去。
晏航看著他好一會兒才問了一句:「你是地球人嗎?」
晏航掃了他一眼。
畢竟他幾乎沒有過被「解救」的經驗。
「二萍說給你介紹工作,介紹了沒?」姥姥問。
他猶豫著拉開廚房門探出腦袋:「餃子很,很久了。」
初一也沒出聲,繼續跟在他後頭。
「幹嘛?」晏航很震驚。
「十塊錢就能吃碗面了。」晏航說。
「明天上班,」晏航說,「很近,就846旁邊的一個咖啡店。」
老爸一直希望他能多「接觸」人,他每次都用打工就能接觸到很多人作為回答,其實老爸為什麼會這麼說他很清楚。
晏航去洗了個手,坐到茶几旁邊,拿了張餃子皮,包了個金魚餃子,放到老爸面前。
「閉嘴。」晏航說。
「你老大有沒有來護送你啊?」李子豪的好哥們兒擋住了他回頭的路。
想到英語,初一把目光從樹上收回來了幾秒鐘,往黑板上看了一眼,一串串英文讓他頭暈。
出了教室想往老師辦公室那邊走的時候,路被人擋住了。
「嗯?」晏航回頭看著他。
初一在廚房裡一邊燒水準備下餃子,一邊聽著客廳里的動靜。
「我沒,沒錢。」初一說。
晏航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
「後來吧,就生糊塗了,記不清到幾了,」老爸一拍腿,「就叫晏幾道了,記住了嗎?」
「不了,你睡你的。」晏航進了廁所。
晏航往店裡看了看,收銀台旁邊有張凳子,他過去把凳子拎了出來,坐到了門口看風景。
「怎麼樣?」老爸笑著問。
「……你總被欺負是不是因為嘴欠?」晏航站起來,把凳子放回了店裡,跟老闆說了聲謝謝,然後出來沖初一一偏頭,「走吧,吃東西去。」
「你回去吧。」晏航往後靠到了一棵樹上,從兜里摸出了煙盒,拿了一根叼上了。
「筆和筆記本?」晏航愣了愣,簡直有些無語,過了一會兒他才一揮手,「走吧我跟你一塊兒去。」
不過看上去都不如晏航朋友圈裡的那些高級m.hetubook.com.com
晏航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名字。
晏航跟著他繼續往前,走出了這條小街又拐進了一個衚衕,忍不住問了一句:「去哪兒?」
「能有多久啊!又沒壞,」老媽皺著眉,「能吃就行了,你是哪家公子還這麼講究,要講究上你小姨家過去。」
「好,下課。」老爸一揮手。
他只得把這兩袋餃子拆開看了看,餃子都已經粘成一團了。
他沒忍住罵了一句:「不要臉啊。」
初一低頭跟在他身後。
「我,開玩笑的,」晏航說,「開,玩,笑,的。」
「你去弄這玩意兒的時候沒睡醒呢吧?」晏航看著老爸,「晏幾道?這我拿出去怎麼用啊?生日你怎麼不寫個北宋啊?要不你乾脆在這上頭再多印倆字兒得了。」
初一很輕地把廚房的門關上了,站在灶邊看著一鍋水出神。
初一往後靠到椅背上,想把抽屜里的書先整理好,背剛碰到椅子,就覺得一陣刺痛,他嚇了一跳,猛地挺直了背。
「你老大呢?」李子豪問。
初一把圖釘摳了下來頂在椅子的鐵管上按了一下,把釘子按彎了之後扔到了抽屜里。
老闆沒說話,又回店裡去了。
他嘆了口氣,站著沒動。
初一笑了笑,轉身走了。
「你的我看看。」晏航伸手。
晏航靠在樹底下把煙抽完了才拍了拍衣服,慢慢往回溜達著。
「回,家啊。」初一說。
晏航沒說話。
算了再努力一下。
「意,意不意,外?」初一說,「驚不……」
「去吧,」老爸說,「睡不著就起來跟我聊天兒。」
「要不你,」初一看著他,「再坐,坐會兒。」
「是啊,拿著晏幾道的身份證。」晏航說。
「火,火星吧,」初一笑了笑,「大……概。」
晏航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在冰箱里找了一通,發現並沒有別的餃子,老媽說的就是這兩袋。
老爸倒是挺早就回他屋裡睡覺去了,晏航挺羡慕老爸這一點的,說睡就能睡,說醒就能醒。
「你啊。」老爸說。
初一看著他沒說話。
「說是這月給消息,現在門臉兒都沒了,」老媽說,「還能有什麼戲。」
「晏幾道,是晏殊第七子,」老爸一臉嚴肅地說,「七個孩子,知道吧?」
晏航轉頭。
李子豪把胳膊往他肩上一架:「你老大不是說要罩……」
就這麼僵持著,一直到晏航把手機放回兜里沖他輕輕偏了偏頭,他才低頭快步走了過去。
「憑什麼啊!」晏航說。
「是。」晏航點頭。
「我才17歲,」晏航把腿架到了茶几上,「正是裝hetubook.com.com逼的……」
回到家的時候,老爸正在包餃子。
但刨去內在原因,他似乎也沒有交到朋友的條件,這一點老爸也清楚,所以每次也就是提一嘴,之後就不再多說。
李子豪大概跟他差不多,聽到口哨的同時就停下了腳步。
晏航拿了手機出來想看看消息,剛把屏幕點亮,一個人影就站到了他旁邊。
初一準備過去買牛肉麵的時候,晏航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初一同學。」
初一算是他這兩年除了打工的工友同事和房東之外,接觸到的屈指可數的幾個人里最有意思的。
「……你去那邊幹嘛?」晏航問。
「哦。」初一應了一聲,轉身進了店裡。
晏航太厲害,他們應該是沒辦法找晏航的麻煩了,一般這種時候都是找他的麻煩。
對於接下去會發生的事兒他不是很在意,不過今天他本來打算去文具店看看的,想買個筆記本。
「她做老師,讓你做保育員?」姥爺喊了起來,「什麼玩意兒!」
老師不會管他,他不睡覺,不說話,不動,不影響別的同學,只是在發獃,老師都不一定能看到他。
如果能隱身就最好了。
晏航都沒脾氣了,接過他手裡的錢,又看了一下店門口的價格牌子:「十塊也不夠啊。」
那幾個小雜碎還遠遠地跟在後面,所以晏航對於初一說的這句話有些無法領會,他指了指自己:「你走那邊,那我呢?」
「操。」李子豪用一個字簡短地表達了自己的鬱悶。
「你看著?」晏航問。
躺到後背發麻之後,他翻了個身,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三點了。
到這時了他才掃了一眼椅子靠背。
初一的話讓他有些不是滋味兒。
「我不坦然,」晏航嘖了一聲,「我只是看上去無所謂而已。」
「買筆,筆記本。」初一回答。
晏航閉上眼睛笑了一會兒。
「怎麼了?不讓用啊?」老爸拿起遙控器換了個台,把腿架到茶几上。
果然,一顆圖釘被膠帶粘在了那裡。
初一沒出聲,也沒看他,轉身想往回走。
「上午你是去找工作了嗎?」老爸問。
「他還有另外六個孩子,老大呢叫晏一道,老二叫晏兩道,老三叫晏三道,」老爸數著,「以此類推,還有晏四五六道……」
「你吃,面。」初一說。
「嗯。」初一放下筆記本,把地上扔了一堆的鞋都碼到鞋架上,然後進了廚房。
「……我不吃肉活不下去。」晏航說。
還是吃藥吧。
水開了,他打開冰箱,找出了兩袋速凍餃子。
文具店對於選擇困難症的人來說應該算是地獄,不知https://www.hetubook.com.com道初一有沒有這個病症,但應該也得挑一會兒了。
「謝謝。」初一說。
「謝什麼,有什麼可謝的,都謝兩回了。」晏航點上煙。
初一想說我沒囂張,我什麼時候囂張過,難道不是晏航很囂張嗎……李子豪果然不是個當老大的料,連目標都找不對。
他每天夜跑,一是喜歡跑步,二是跑累了好睡覺。
「素的,十,十塊。」初一看都沒看就說。
如果沒記錯,這是他去對面小超市買的,至少是三個月之前的事了。
「好。」晏航點頭。
運動褲,口罩,胳膊肘撐在腿上,正偏著頭往這邊看,手裡拿著的手機正對著這邊。
不過他會去管初一的閑事,會專門過來等初一放學,會忍下面對初一時偶爾的煩躁,倒不全是因為無聊。
「回家。」初一平靜地說。
「我走,這邊,」初一指了指路右邊,跟他回家的方向相反,「謝謝。」
雖然初一不是很情願,但還是被他們幾個人一路帶到了校門口。
「這麼順利,怎麼說的?」老爸問。
短暫的沉默之後,他跟老爸一塊兒樂了,嘎嘎笑了好半天。
他抬頭看了一眼,居然是初一,手裡拿著已經買好了的筆記本。
「冰箱里有餃子,去煮了。」看到他進來,老媽說了一句。
晏航又翻了個身,往桌頭的小桌上摸過去,摸了兩下又收回了手。
老爸把他的腿從茶几上一腳踢了下去。
特別是現在站在講台上的英語老師,甚至都叫不出他的名字。
也是個牛肉麵的店,比之前那家要破舊一些,也小得多,收銀的檯子都擺到門口來了,上面寫著牛肉麵10元。
這句話還沒說完,就被前面傳來的一聲口哨打斷了。
大概是因為不認識的單詞更多吧。
「啊!」晏航仰頭喊了一聲,又嘆了口氣,「知道了,是筆記本,沒有筆。」
晏航瞪著他,過了好幾秒才說了一句:「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抽你啊?」
初一回到家的時候,姥姥姥爺和老媽都坐在客廳里,老媽的臉色很陰沉。
老闆從店裡探出頭看著他,他看了老闆一眼:「嗯?」
「什麼字兒?」老爸很有興趣地邊吃邊問。
晏航伸了個懶腰站起來:「我去躺會兒。」
「你的身份證,每次都做倆,你的肯定也做好了,」晏航放下手機,走到他跟前兒,「拿出來我看看。」
老爸之前就有過擔心:「你這葯還是控制著點兒別總吃,要不以後再自殺都少一個選項了。」
應該是顆圖釘吧,這種事他還是很有經驗的,初一沒回頭,也沒往椅子和自己後背上摸,只是趴到了桌上。m.hetubook.com.com
等水開的時候他拿出了手機,用意念跟手機交流了半天,在朋友圈裡發了一個表情。
老爸邊笑邊吃完了最後一口面,往沙發上一靠又笑了好一會兒:「我們太子吧,畢竟是念過小學的人……」
這聲清亮的口哨聲很熟悉,除了晏航,初一從來沒有聽到身邊的人誰能把口哨吹得這麼乾淨。
「晏殊是晏幾道他爹!」老爸看了他一眼,「文盲!」
「走,一塊兒回家。」李子豪往校門那邊推了他一把。
「她之前不說她們那裡招幼師嗎!怎麼自家人去就成了保育了!」姥姥很不滿地扯著嗓子,「明擺著欺負人啊!」
有幾個人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順手往他腦袋上拍了幾下,初一沒理,把桌上的東西收到抽屜里,然後站了起來。
「很好,要的就是這種不要臉吹牛逼的氣勢,」老爸點頭,「然後呢?」
初一托著下巴,雖然老師一直敲著黑板講課,但他的目光一直也沒有移動過,落在窗外的一棵樹上有大半節課時間了。
一路沉默著往回走,到了那家牛肉麵門口時,初一突然停下了。
「……不是,你辦個假證還按史實啊?」晏航簡直無語,站了一會兒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坐回了椅子里,愣了一會兒又問,「晏殊真是晏幾道他爹?」
初一沒說話,又往前走了一段,抬手一指旁邊的一家小店:「看。」
初一有些猶豫,他不知道晏航出現在這裡是來「罩他」,還是就為拍個視頻或者直個播。
老媽一直在一個送水站上班,上月水站說生意不好放半個月假,老媽就擔心水站要黃,這會兒聽著應該是真黃了。
這是最後一節課了,還有幾分鐘下課。
「筆記,本。」初一又說。
初一抬眼往前看了看,人行道的欄杆上坐著個人。
「我的什麼?」老爸問。
「讓我去她們幼兒園做保育員,」老媽語氣里全是不爽,「這不是成心氣我嗎!有這麼辦事的嗎!」
身後傳來了幾聲很低的笑聲。
「你是越來越能裝逼了。」老爸邊樂邊說。
晏殊。
在他記憶里,老媽幾乎沒怎麼笑過,大部分時間里她都保持著嘴角向下的表情,隨著年齡增長,法令紋跟嘴角接上了之後,看上去就更不開心了。
「嗯,」晏航點頭,「我在外邊兒等你,一會兒你請我吃飯。」
「不行,不能換。」老爸搖頭。
初一在兜里掏了掏,摸出了一張疊了兩下的十塊錢遞了過來:「給。」
「啊,」晏航應了一聲,笑了笑,「是。」
「你說不,我就想做服務員。」老爸說。
「哎!」老爸嘆了口氣,從兜里把自己的那張拿了出來。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