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三十四章

平緩且綿長的呼吸……
芳華美是美,但畢竟還是個男子。
被他身上無意飄散的酒味熏得自己都要醉了。
嘖嘖,嘆為觀止。
多不好意思乜,我默然,低頭揉袍子。
他以極依賴的姿勢靠著我並淺淡的笑,頭曖昧的蹭著我的,一下又一下,突然身子的重量全壓在了我的身上,頭埋入我的脖間,沒了動靜。
「本來太子爺還想吃的,可是華公子卻叫人夾了出來,說是要留給餓癆鬼……」他捂著嘴,斜乜我一眼,偷笑著。
頂著難以言喻的壓力,我很恭敬的鞠了躬,低聲道:「華公子已經醉得不成形了,若是太子還想和華公子聊聊天,奴婢這就下去,預備些醒酒的湯。」
他趴在那兒,不吭氣。
我覺得奇怪,趴在窗,伸出手指還未來得及掏洞……就被小李子一把抓著手拽出了大老遠。
這傢伙,性子倒是沒變,無論醉沒醉,都這麼愛使喚人。
啊?
這一次,叫我別走。
這個男子,美甚比玉璞,渾身籠罩在溫馨的燈燭下,烏黑如瀑布的髮絲散發著淡淡的光暈,我不覺便看痴了。
被他這麼看著,我心猛地跳動著,只覺得渾身不自在,騰得一下熱了,被他摸過的地方仿若被燙傷了一般。
可是事到如今……
老宅梧桐下埋了三個罈子,他居然挑了個最大的拎了回來……這個足以夠義父喝一年的,真是有夠敗家的。
這主子吃的東西,留來給我,似乎有些不太和規矩。
我在宮裡四處亂竄,憋得很。
切,有我這麼有姿色的么,忒沒眼光。我踩在石凳上,用手撕著肉片一大口大口的吃著,吃得這個香,手指頭都要舔了。
燭火昏黃,晃個不停。
我只當是擾得他無法入眠,便稍離開了一點,抬眼柔膩靡靡地望向他,他斜趴在袖上,睫毛微抖著,醉醺的美目一點亮光閃爍,波光流轉,竟比燭火還要還得有神采,臉上柔和,微一笑,靜靜的望著我。
韓子川今兒怎麼有空閑功夫來此處……不過,想必也不會難為芳華。
關門……
這一次耍流氓的時間可真長……
「華公子回來后,找了你大半天,你這貼身伺候的怎麼把主子一人丟在這兒不管不顧的。」
耳旁卻傳來一陣瘙癢至極的輕笑。
沒反應。
眼角下的淚https://www•hetubook•com.com痣那麼分明……
如今走又不能走,留又分外的不甘心。
何苦……
於是我天天捂著小毒粉四處溜達,偶爾迎風撒一撒……
我拿手輕輕安撫著他的背,聲音也柔軟了起來:「我不走,哪兒也不去。」
他醉死了,睡了。
牆壁上的輕撐在另一個人身上的倒影以緩慢的姿態伏下。
我手插入袖子里,又移了一小步,斜乜一眼朝罈子里望去。
芳華說,是為了一個人,必須做一件不得已為之的事,所以將我棄之不顧,自己入了宮。
望著他的臉,一寸一寸,心裏片刻柔化了。
我深呼一口氣,身形滯了一下,朝里看了一眼,告誡自己不要多想,匆匆下階梯喚了小太監去弄兩碗醒酒的湯。
說的是我么?
如此這般拿話侮辱他,非得要拿小簿子記下來……回頭一一算賬。
我怎麼聞到了奸|情的氣味。
唇上微麻,臉卻燙熟了,心怦怦似乎要躍出了胸膛。
遠遠看見破舊紙窗里燈火極亮。
他側頭埋入袖袍,只露出大半的臉,白皙如玉泛著醉人的紅,橫入鬢角的眉也格外的銷魂……
未必,來了尊貴之人?
嘿嘿,正愁著幾日無聊得緊,閑著也是閑著。
他手一揮,怔了怔,示意我下去,身形晃悠地走到榻邊,坐下,伏下身子望。
他身形晃蕩起了身,卻一倒,將我壓在身下,手撐在地上,一陣清香夾雜著淡到醉人的酒味與久違的溫柔便席捲而來,我一愣,不知該抱還是將其推開。
他湊了過來,雙目仿若池中被攪亂的月影,泛出迷離的光芒,眯著眼似乎是要把我看個真切。
一小碟花生米,切得細薄的肉片,居然還有多汁且熱乎乎的鹿脯肉。
又能如何,唯有自保。
掀著眼皮慢悠悠的說:「我這不回來了么,你也讓我進屋伺候啊。」
我直起身,拿塊布將透風的紙窗堵好,弄好拍拍手,低頭卻愣住了。
我驀然的睜大了眼睛。
他捧著我的臉,低垂著眼,別過臉去,掀著眼皮輕輕一掃。
一道旨頒發下來了,芳華被迫從大殿里遷出,搬去了另一處居所,新宅子比別處都要來得冷清,屋內布置得簡樸極了,就像是……冷宮。
「我要出恭,別攔著我。」www•hetubook•com.com
幾個宮女跪在地上拿絹布擦著,還不時地抬頭望了向趴著在桌上的芳華,一個個戰戰兢兢的樣子。
他輕柔一笑,伸出手,撫過我的臉,眼朦朧的看著我,眉梢一抹紅暈,似乎醉得不清。
撫上了發,冰涼卻比水還要來得順滑,讓人捨不得放手。
我不知道他有幾分清醒,幾分醉。
準是怕他醒來……
宮裡原本就是一個是非之地,如此一來流言蜚語便傳開了,說法很多,但歸於一點,先皇的死處決了不少人,就連無關緊要的人都為之喪了命,可芳華卻依然安然無事,可見……天下帝王都難過美人關。
他還不知情,最愛撫花弄草的一個貴妃被賜白絹昨夜弔死了,聽說她是最受先皇恩寵的,死前抱著唯一的女兒哭了大半宿,宮裡對這事議論紛紛,那個小丫頭我很熟悉……曾一度潛入芳華殿里死抱住他,偶爾扮作宮女稱自己為小黃。
兩片炙熱的唇貼在我的唇上,卻像一個未經人世的少年一般不知如何是好,他的舌輕輕敲開我的唇瓣,燭火映射下的兩具倒影像是要重合了一般,極溫馨。
我疑惑著,尋著他視線看去。
他頭側枕在桌上,身子像是凝固了,可衣擺卻悉悉簌簌動了動。末了手還伸出來,在桌上晃了晃,掃蕩了一下,卻撲了空……
我慢悠悠地踱了過去,瞅了一眼,門是大開的。
平日里,這個時辰都很少燃燈,因為自般到冷宮后,分發下來的燭總是不夠用,今兒個……這是怎麼了?
我探出手,分外愛憐地輕輕撫過他的臉,竟像是著迷了一番,傾身湊了過去,手撐著凳子,摒住呼吸,雙目眷戀的看了他一眼,低垂下眼,身子忍不住發顫。
埋下頭,吻上了他單薄的唇。
我想是失去了理智一般,抱緊了他。
掏耳朵。
不知他,透過我的這張人皮面具,看到的是誰……
他可曾知道,我,為了心上人,也能同樣不計後果,甚至比他做得更甚……
我輕輕嗓子,捏著喉嚨盡量讓清脆的嗓子聽起來低沉一點:「義父,回屋裡歇著吧。」
睡著的他,也有一派說不出來的嫵媚。
我望著緊閉的門,不禁有些失笑,雖說芳華醉酒後品性不怎麼樣,但也不至於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其實我還是挺和*圖*書喜歡他喝醉后的模樣,起碼不會像平時一般冷冰冰。
像是這一切都與他無關。
芳華全然不在意,一個人倚窗,偶爾煮一壺花茶,獨飲。
這怎麼回事,我偷吻他,被逮了個正著,一向不喜他人接觸的芳華不但不責罰我,還……
我傻了眼。
這花蜜釀的酒雖然不比普通的酒來得後勁兒大,可也醉人的很……釀起來也著實辛苦,光這一罈子就足足花了我三年的時間。嘖嘖咂吧了一下,我忍不住又瞅了一眼底朝天的空罈子……居然全乾光了,他和子川長本事了,佩服佩服。
我直望著他,吞了下唾沫,小聲說:「我沒走遠,剛就在外頭伺候啊。」
我身子僵硬的不行……
我悄然進了房,朝她們使了個眼色,這宮女們竟如臨大赦,喜笑顏開頗又感恩的望了我一眼,躬著身子退了出去,還不忘把門給關了。
攪得這片凈土雞犬不寧,一玩便上癮。
韓子川更是一動不動的望著我,那目光犀利似乎要把我看透了一般。
想著這麼刁鑽的丫頭,如今要孤零零一個人在這深宮裡生存,就為她捏了一把汗。
原來芳華也會愛人,原來……他也有如此入情的表情。
我眯著眼睛往緊閉的房門看一眼,來來回回走了幾圈,一屁股坐在院里的石凳上,翹起腿,斜乜一眼:「還有吃的么?」
手顫抖地觸上,心裏竟有些酸澀不已。
緊接著一陣清香襲來,我胸前碰觸到了溫軟的懷抱。
義父,你說江湖逍遙自在,咱就不淌宮裡的渾水,等離了宮,勺兒陪你去闖蕩江湖可好。
一席明黃的身影搖晃不停,步伐踉蹌的出來的。
聲音雖不大,卻足以讓我聽清:「不是說要等我回來么,怎麼自己先倒下了。」
芳華,你可知,我已情根深種。
屋裡的空氣有些悶,甜澀的酒味瀰漫開來,椅子橫倒在地上,散在地上的還有大片的花生殼和碎瓷碟。
心裏一聲嘆息。
門砰的一聲,一個人闖了進來,餘音帶笑卻戛然而止:「憋得緊,這會兒舒暢了……我們再喝一壇,不醉不休。」
「好勺兒,再給我一壺酒吧。」
斜乜一眼,輕喚了一聲:「這兒夜裡睡會著涼的,奴婢扶您去床上吧?」
那痣仿若是淚,暗紅似泣,惹得胸口一陣疼痛,不由得黯然悵然所www.hetubook.com.com失。
他極溫順的趴在桌上,任由我摸著,身子像是放鬆了,合上了眼,似乎像是沉入在夢中。
餓癆鬼……
心裏亂成了一團麻。
吮著,一片清新的醇香,柔軟的唇,他突然身子一震。
我怔住了,徒然凳子一歪,摔倒在地,這一下子被嚇得不輕。
他七八分的體重全壓在我身上,熟悉的體溫,讓人眷戀的氣息逼得我都要瘋了。被這麼壓卧在地,我只覺得有些不妥,輕推了一把他,抽身往外爬去。他忙翻身,拉緊我的袖子,緩緩掀著眼皮望了我一眼,眉梢有些倦,有些懶,眼角下的痣紅得仿若是淚,臉卻是一片柔和,他依舊加深了手裡力度,將我摟緊:「別走……」
我環顧四周,在他身側的桌上,發現了一罈子,描有青灰色的紋印,眼熟得很……蹙眉,抬手輕輕撫上他的肩,沒任何反應。芳華此時已醉倒在桌上一動也不動了。
他他他他,什麼時候醒來的?!
一股熱流涌過,差點流鼻血。
夜裡的風也格外的涼徹入骨。
這不……今天又錯過了晚膳。
他說什麼?
她們關門做什麼。
果然不出所料,壇里都見底了。
「這東西華公子能吃么?」
青絲傾瀉了一身。
「華公子正和太子爺在裏面喝酒呢,聽說是從老宅裡帶了些佳釀,兩人已經在裏面好長時間了。」
我手夾著箸子,頗有些誠惶誠恐……
突然,門吱的一聲開了。
「剛從裡頭撤了幾碟下酒的冷盤,你等著,我給你弄點。」
這一看,不打緊……
他們八卦的東西也真是獨樹一幟。
他手臂一擁,半醉半醒的抬眼,力道那般溫情,仿若擁著的是最珍寶的東西。
那語調柔情極了,尾音還上揚,聽得人酥麻極了,然後他就像是睡死了一般,再無動靜了。
我飢腸轆轆的回宅子。
我只覺得腦子裡一片白光閃過,驚愕得手足無措,等等……
「芳華,我回來了。」突如其來的一個聲音打破了屋裡的寧靜。
要來這兒遭罪,義父,多想讓你在宅里陪我,一輩子永生永世。
他卻伸著手,將我的頭攬入懷裡,那低語尾音卻有些顫動帶著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你……終於捨得回來了。」
「不能吃,所以太子爺也嘗了兩三下便讓人給撤了。」
「你這一天都跑www.hetubook.com.com哪兒去了。」
他不答,閉眼,容姿美好,臉龐閑靜沉雅,可眉宇間卻有一抹愁。
他不語,只是趴在桌上,長袍泛著濃郁的酒香,臉龐沉靜,仿若與世隔絕,睫毛遮住了眼,獨留了一番淡漠與清冷。
我能說是去懲奸除惡了么。
我怎麼忘了,韓子川與芳華徹夜暢飲,他只是去了趟茅廁而已,如今,回來了……
他這次又喝了多少?
我拿袖子捂住嘴,倉惶的看著他,臉微微發燙,往後退了一下,只想找個地方鑽了進去。
那人一席明黃色的袍子,也沒讓人攙扶著,似乎是酒醒得差不多了,一雙目很詫異的望著我。
翌日。
我都沒法說弄玉那廝了……
韓子川終究是顧念著舊情的,那些原本該關押問審的太監宮女們,只要是伺候芳華的人又一併完好無損的歸還了。
我心寒了一大半。
此時,我的頭暈乎乎的。
他眉蹙著,像是睡得極不安穩。
旁邊的太監孫子一樣,彎著腰,恭恭敬敬的,還要時不時的拿手去攙扶他,生怕被摔了。
我笑著嗯了一聲。
「華公子?」
紙窗被風撞得吱吱作響,外頭風吹著,隱約有跌跌撞撞的腳步聲。
一輪清冷的月亮高掛。
「有有有,你等著。」
一頓喧鬧過後,院里便清靜了不少。
「還有饅頭么?」
他伏下身,眼中朦朧的望我一下,手晃來晃去地指,眯起眼像是在努力的分辯眼前的人,卻徒然放下袖子,失笑,環著我的肩,「不能騙我……」
所以,那個吻,究竟算什麼。
好傢夥……
等等,該不會是……
他不再把我推開。
我只知道,此刻他眼神流露出的情深,是我不曾見過的。
我也來不及叩拜,一手攙扶著芳華,咬著牙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很吃力的將芳華放在榻上,靴子也未來及替他脫,便扯來被褥蓋在了他的身上。
我揉著肩,哼了聲:「你幹什麼啊,下手這麼重。」
他果然是不清醒了,我內心一軟,搬了把凳子靠近了坐了下來,手撐著頭,默默地注視著他。
芳華等的是他么?
「出什麼事了?」
「這邊,這邊走……」
話說回來……
你可知道勺兒一直在守著你。
「芳華?」
芳華的屋子豈是人隨便能進出的。
我身子徒然一僵,抱著芳華的手上的力度也鬆了不少。
壓根不理我。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