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三十五章

因為,此時,我能感受到,因為我的心擰得,痛得像是要裂開一般,這就是所謂的凄入肝脾。
手一用力,抱了個滿懷。
如今,你若幸福,我便會離開……
「我有個相熟的人,他愛上了一個不能託付終身的人,對方有妻室一兒,可是他依舊飛蛾撲火,乃至下半輩子活得痛不欲生……」
這些情景一幕幕在我眼前晃過……
不曾忘……只是一直不肯承認。
可我豎著眉,別開臉,只覺得,萬分的不舒服。
這時只覺得自己的衣袖被人扯了扯,我一絲恍神。
我是真累了。
輕輕覆蓋著韓子川的手,硬生生的撥開,深吸一口氣,手腳都沒了依託,抓不住一絲希望。
「你不能進,誒……小祖宗,怎麼說你都不聽了。」
「奴婢,收拾完,就走。」
我不知道,還能忍多久……
眼角下的痣方若要淌下了一般,鮮紅欲滴。
那人力道之大,手指骨都像是要深陷我肉里。
小李子聲音越來越小,最終縮縮頭,往後溜了……
心裏一緊,手鬆了,下定決心轉身毫不留戀的走了。
月茫茫。
喜歡到,抱著我……說著話兒,還不忘拿手指摸索我的鬢髮,捏皮邊的破綻……
心裏的隱痛是那麼的真切。
腦子裡驟然一片白光,什麼也不想,什麼也想不了。
我死命的掰著,一根一根。
他努力做出一副面無表情的木然模樣,可捏著前襟的手,卻是抖著的。
韓子川低頭撫琴,芳華在他後面環手教https://www•hetubook•com.com著,陽光透過竹林照在他們身上的光也在微微的晃,大風吹過,衣帶當風,花落如雨。
一聲輕微突然的聲響。
「義父。」我啞著聲音喚了一聲。
桌旁空蕩蕩的,一罈子酒獨擺在那兒。
我定定的瞅著他,如今有幾分是醉,清醒又有幾分。
冷宮裡的燭火全用在了宅里。
很多不能掌控,腦子裡浮現的全都是他剛才伏在芳華身上,被芳華摟著的模樣。
「不放……我知道是你。勺兒……」
始終不敢再看一眼,那抹如暮煙如晨霧般雪白的身影,我放鬆身體,閉上眼,怕看了……就捨不得離去。
我身影一震,詫異的隨他的視線望去。
「放開。」我一揮手,甩開。
「勺嬅,我和芳華將與你一齊住在這裏。」
「怎麼了你這是?」小李子頗為關懷的望了我一眼。
他挑眉,只是不語,然後用很意味深長的望著我。
視線輕掃而過。
耳旁只有那他那句顫抖的音:「勺兒,你走,就不要回了。」
我此時的心情,怎麼說……
怔了一會兒,坐在石凳上發獃,手撐著頭,望著紙窗上投射的裡屋那兩人的身影,雖知道那是影子,被燭火那麼一晃,也失真了,總覺得那窗戶后的兩人湊得是那麼近且親昵。
沒法形容,心裏就像被什麼不知名的東西狠狠撞了一下,連呼吸都忘了,也不知為何手竟會發軟,承受不了重物一般。,地上傳https://m.hetubook•com•com來一陣清亮刺耳的聲響分外惹人注目,忙退了幾步。
我瞪眼望著他,他卻醉得柔情極了,手指緩緩拂上的我的臉頰,眉眼……
「湯水御膳房裡一早就預備好了,這就送過去么?」小李子低頭捧著東西小心翼翼的走來,一臉錯愕的望著我。
我沒理會,視線像生了根似的盯著某一處,心裏一陣寒透了底。
那一日柳絮紛飛,韓子川就這麼猝不及防地闖入了我與芳華的生活,如今是否一切已成定局……或許早就是事實,而我只是不肯承認而已。
喜歡?
末了,狠力扳轉我的身子,一字一句地說:「你可知道,我有多挂念你。」
我想……
「我差人隨弄玉一起回我們林里的宅子弄草藥,探子說屋裡已經空蕩蕩,沒人住了……你一早就已經跟著我們潛入了宮是么。」
我征了怔,才發覺,湯碗已裂了,一地的碎瓷,那涌在地上的湯來勢那麼疾與迅速,沾濕了我的鞋,讓我退無可退,就像眼前的一切,讓我不知所措。
義父,您養育了我,勺兒,曾發誓,拚其性命也要守住你……
「太子殿下,您請自重。」字是一個個從牙縫裡蹦出來的。
耳旁下榻的聲音越發的真切,我深吸一口氣,手顫著,爬了幾下,幾乎是奪門而出。
義父是我的。
這個人,哪來的這麼多自信。
很久很久,每當回憶起這段往事,心總會抽搐許久,久久難平息。
紙窗上什麼倒影也沒了,和圖書一片漆黑……屋裡燭已熄了。
我深呼一口氣,身形滯了一下,朝里看了一眼,告誡自己不要多想,匆匆下階梯喚了小太監去弄兩碗醒酒的湯。
卻,忘了眼前這個人是太子。
心裏一絲的酸澀,壓抑著淡淡的憂傷,一股暖流湧上來,連帶著眼眶都濕潤了,拿袖子狠狠地抹了一把臉,有些手足無措的站了起來。
「自重?」他明朗一笑,嘴角揚起卻滿是譏諷,「我很快就是一國之君了,我要的沒人得不到的。」
他是勺兒的芳華。
紙窗上一個身影靠著另一個是越來越近,破舊的紙被風吹得嘩嘩響,隱約能看到那人的明黃袍子。
我跪在地上死撐著。
因為,門已經被我用了三成內力,一把推了,吱的一聲,敞開了許多。
我怎麼就忘了,悶痛襲上心頭。
嘴角慢慢彎起,只覺得,好笑……卻又蒼涼。
周圍的太監跪的跪,趴的趴,。
只要,你幸福。
他卻強制的用手抵著,湊了過來,看我的臉。
「你和我義父究竟……」最後的話卻哽在喉里再也說不出口了,那麼得難以開口。
或許,一切都會有變數,可惜,世間容不下或許二字。
他望著我,嘴邊掛著一絲恬靜平和的笑,一雙閃爍著星芒的眸子,剔透如泉美好得讓人移不開眼,卻能讓我從裏面看無盡的悲傷。
「勺嬅,我知道你。」
多半是起風了,窗上的綿紙被吹得悉簌作響。
芳華獨自倚在門前,一種不知所措與凄楚的表情出現在他的臉上和-圖-書,只著了一席雪色的單衣,視線緩緩的滑過韓子川與我。
「剛才還好好的,這會兒誰招你惹你的,」他徒然停了話,朝屋那邊掃了一眼,笑了,神秘兮兮的,「好嘞,這會兒醒酒湯都不用送了。」
肩被人狠狠揪住了。
我看到韓子川伏下身子,卧在榻上,一雙手從他的下方環著脖,虛搭在他的肩頭,看不清底下那個人臉上的神情……
那雙摟著我腰間的手,沒有放下。
後頭虛掩的門,吱的一下開了。
我腳有些木,腿甭得緊緊地,扭著頭,走了沒幾步又憋著勁兒朝著屋那邊看去。
我詫異的望向韓子川身後,眼前卻被什麼東西拂過,此時臉上也一涼,一張皮便松垮垮的在他指間了,眉一揚,很自得的望著我。
我忙蹲下,很奇怪對不對,為何總有什麼東西像是控制不住一般直往眼外淌,我低垂著頭,咧嘴笑著,拿袖子擼著臉,心裏某疼得發顫。
「我不能說,也……萬分不能與你說。」
攥緊了手,胸口處那股小悶氣竟沒發使了。
他臉頰蹭著我,說的話竟極堪憐軟弱:「為何,不告訴我。」
我只知道此時此刻芳華與韓子川在那間屋子裡……只有他們二人。
過道庭院里黑漆漆的,不時有人輕聲吩咐著,然後散開各忙各的。他們腳步很輕,穿的鞋底也忒軟,走路沒了聲。
「我早該知道你易了容,誰教你的,弄玉么?」
他應該是很傷心。
「誰讓你進來的。」含著惱意的責備從榻的一旁傳來,竟有著hetubook.com.com難得的氣魄。
倘若那時那刻,我回了頭……
一切緣于誤會。
「你啊你……」他波光一轉,只輕輕摩挲上我的喉嚨,「連聲音都做過了……真的要這麼躲我么,可你卻分明與芳華走得這麼近,讓我傷心啊。」
義父,你愛的是這樣的人么。
屋裡少了燭火,光線很暗,窗另一頭的月光足以把一切都照得透亮。
為何這麼說……
可我,視線全然被他身後那個人吸引了。
「沒事。」我別開頭,心裏犯著陣陣苦澀,想咧嘴笑,可嘴角一動就覺得眼睛發熱。
外頭不知何人在吹簫,徒添了一份凄涼。
韓子川低頭環著我,混混噩噩間,往事破碎雜亂的閃光如一場浮光掠影的夢境。
韓子川從後方將我環住,手臂像是要箍緊我腰,胸腔很疼,肺里的空氣都要被他逼迫出來了,火辣辣的。
韓子川維持著側卧的姿勢,伏在芳華身上,撐手側頭,詫異的望著我……眼裡神色極為複雜,忙翻身想下來,「過來,讓我好生看一下。」
我徒然間覺得虛軟脫力。
我已經不能從他的語氣里辨別出什麼了,只覺得……
出什麼事了。
一時間不知哪兒來的戾氣直衝上胸,悶得慌,我一把奪過小李子手裡的湯水,雄赳赳氣昂昂,以捉姦的姿態,一把推開他直往裡頭闖去。
我僵硬著身子,滿目都是他那遮掩慌亂的神情,他頓了一下,補了一句,在我看來是多麼語無倫次的話:「我們一起呆了這麼久,難道你不知我喜歡你么。」
「你……」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