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艾塞克斯

可憐的哈頓,艾塞克斯失寵並不能使他過多久的快活日子,他愈見虛弱,不久後便退隱回故里,痛苦地病了一段時間,這年年底便去世了。
他既年輕,又傲慢,女王也特別重視他,但我懷疑他能否開始學習正確的態度。
「可是沒有原諒他太太。」我尖刻地說。
他說的有理。當我想到列斯特為女王準備的那些所費不貲的新年禮鑽石、翡翠、繫著情人結的項鍊時,再想想我那些珍藏地拿去償還債務,也就不足為奇了。
「很可能你會被逐出宮外。」克里斯多夫提醒他。
「母親,這得由他選,由不得我們吶!」
可能女王知道艾塞克斯出國為的是撈一筆錢,於是她決定讓他在國內學習聚財,對他特別慷慨大方,結果他愈來愈富。主要是因為女王授權與他,讓他徵收進口甜酒的關稅,這使得他有機會獲得巨財。這項權利原屬列斯特的,因此我知道這是個多麼豐厚的資財。
「想想看,他多麼愛妳!」我對她說:「為了妳,他惹女王發脾氣!」這些話像一聲聲的回音,多年來,不斷迴響著。宮中傳出許多閒話,都說艾塞克斯已經完了。這對別的人如拉雷等人是多麼快慰的事!拉雷一向和他不睦。哈頓也神氣起來了,可憐他年事已高,在那麼一個原本活躍異常,最佳舞技的人身上,益形蒼老,但他依然縱情享受,和女王曼妙共舞。艾塞克斯曾經使他們都黯然失色,此次他逐出宮,最能收漁翁之利的便是一些年輕人,如拉雷和查爾士.布朗等。
因此她更加喜歡和年輕人在一起。
潘乃珞的話,使我注意到他對佛蘭絲.席尼的一往情深。佛蘭茲是個異常美麗的女孩,黝黑而動人的皮膚得自她父親,也就是女王戲稱為「摩爾人」的華辛漢伯爵。她一向不多話,所以和常聚在我餐桌旁的年輕人頗有一段距離。
「請你不要這麼說,」查爾士說道:「如果這些話傳到女王……」
艾塞克斯是女王最親近的寵臣,而他亦以奇特的方式愛著她,但是他卻不會如列斯特一樣,動起與女王結婚的念頭,只是崇拜她、迷戀她。我看過他寫給她的信,裡面洋溢著澎湃的熱情,然而他在外面的風流事件卻依然層出不窮,並且鬧戀愛鬧得出了名。自然,以他的長相、迷人的風度及受寵的程度而言,他令人無法拒絕,因此女王被他迷住了。她愛他不會像愛列斯特那麼地深,但是兩次情形並不盡同。這個最於直言、憎惡陰謀的青年如此崇拜她,她自然大為陶醉。
為什麼要讓一個惡毒的老婦阻礙了我的快樂?我要忘掉她。列斯特已死,我現在又有一段新生活,我必須感恩,好好享受。
我不知他在不在意,當時他無動於衷,佛蘭絲感到很安慰。
他對我說他已不抱在國內施展抱負的希望,因為伯雷一心一意想提拔自己的兒子羅勃.伯雷,而伯雷對女王有極大的影響力。
華德的死亡和對艾塞克斯的擔憂,使我十分不安,甚至想要求女王接見我,而後我再懇求她召他回國,也許我把我的想法讓她知道,她會願意接見我。
「那麼我用不著她的同意,自己去!」他驕傲地說。
終於女王同意派遣一支遠征軍。葡萄牙前國王唐.良東尼歐在繼承亨利五世遺位後一年,便被罷黜,此後便一直住在英國。西班牙的菲力蒲國王派艾瓦公爵去佔領葡萄牙,欲據為己有。葡人憤恨西班牙的霸道,因此葡萄牙便成為最佳戰場。法蘭西斯.杜雷克負責艦隊,約翰.諾瑞斯負責陸上作戰。
每個人都說:「又和當年列斯特一樣,艾塞克斯不會犯錯的。」
但我未嘗失望。艾塞克斯對我說,只要他提到要我回宮的事,她就變得陰沉,也不願再和他討信紙,當晚始終不和他談話。她曾斥他,說這個問題是他不准提起的。
他作戰數星期,大部分是出師不利,後收到女王的信,這次他夠聰明,知道最好還是快快從命。
此時女王很關心法國方面的情勢。法王亨利三世被刺身亡後,那瓦爾的亨利登上王位,但王權卻不甚穩固,因為亨利信奉法國新教,而信奉天主教的西班牙雖然海上艦隊被打敗,仍然深具威脅,於是女王決定兵援亨利。
他在動身前幾天向我辭行,為了他告訴我而不通知女王,我感到快慰。
「總有一天我要女王接納妳到宮中。」他告訴我說。
聽起來多麼美好,他的語氣那麼熱切,使得我至少在當時相信他了。
「兒啊!如果你是列斯特,他就不會一生享受女王的恩寵了。我求求你,千萬小心。列斯特對她而言,是誰也比不上的,而他仍然知道該小心謹慎地前進。」
「總有一天,你會變得太過分的。」我說。
艾塞克斯暗示也要參戰,女王大怒,他知道多言無益,但他毫不在意,便決定不告而去。
和*圖*書潘乃珞當時正在宮中,沒多久也來看我。
他只輕輕一笑,看來他很相信自己對付她的能力。
「妳是『摩爾人』的女兒,我一向尊敬他,他死之後,妳的幸福比任何事都要使我關懷。他那時悄悄將妳許配給菲力蒲.席尼,就找這身份卑微的藉口,當時我嚴厲指責他,妳也知道!他死之後我不是一直讓妳在我身邊嗎?」
艾塞克斯想去法國,女王不准,想到他以前所做過的事,我著實為他擔心,恐怕舊事重演。顯然他愈來愈深信自己無論做什麼事,女王都會原諒他的。
艾塞克斯沒有理錢的頭腦,和列斯特大為不同,然而列斯特死時卻負著重債,不知我兒會遭到什麼境況?他愈富,愈大方,為他服侍的人全得著他的好處。他們口口聲聲說要永遠追隨他,我卻不免懷疑,如果他沒有忠心的代價可付給他們,他們的忠心是否如此堅貞?
「陛下,我覺得自己很微小,不值您的關懷。」
我青春不再,然而風韻猶存,並且有個值得驕傲的家。我家的饌餚在全國是數一數二的,因為我決心要和皇宮中的一切比較,並希望女王能夠風聞。菜園中的果蔬由我親自監視摘取作伴菜,我的酒都是佳釀,並添加特製的香料,餐桌上的糖果蜜餞,是為精美可口。我也配製各種應我所需的乳液及面霜,以增加我的美麗,以至有時似乎我越老,越見明艷照人。我的服飾是以絲、緞、織錦、薄絹及我最喜愛的天鵝絨等製成,向以式樣新穎、華麗聞名,且隨著印染技術的進步,色彩也更加鮮艷。裁縫們經常為我治裝,使我更見美麗,其結果容我不謙虛地說十分卓著出色。
她很遺憾女王不准我到宮中,每次她都向我保證艾塞克斯絕不會錯過任何使我重回宮廷的機會。
有時我提醒他列斯特從前對待女王的態度。
「列斯特都做不到,你以為艾塞克斯可以做到嗎?」我問。
「我會小心和她周旋,」他說:「我會找機會的。」
他和潘乃珞兩人共同討論這件事。
艾塞克斯抱怨自己負債太重,女王雖然賜他恩寵,卻沒有什麼實質上的東西賞給他,如封號、土地等等他繼父曾獲得的,而他又驕傲得不願開口向她要。
於是我兒和華辛漢的女兒菲力蒲.席尼的孀妻秘密結婚了。
心愛的艾塞克斯,我多麼愛他,以他為榮,卻又多麼為他擔憂!
「你嚇壞我了!」我說,我以他為樂,他那種大膽、衝動的勇氣,我想是得自我的,因為那絕不可能得自他父親。
他在伯雷家住過幾個月,因此熟識伯雷之子羅勃。他倆都叫羅勃,但外表相異甚巨!羅勃.賽梭個兒很矮,脊椎骨有些彎曲,偏偏現在流行的服飾剛好誇大了他的駝背!他對自己這種缺陷十分敏感。女王很喜歡他,也知道他有聰明,準備提拔這個伯雷之子,但她卻給他取了個小名,適足以使他自慚形穢。她叫他作「小精靈」。
女王對於別的女人,向來就觀察入微,尤其是對於她們的愛情方面,更是具有特殊直覺的本領。
不久後,老爵士便死了,他們草草在半夜裡把他葬了,因為舉行正式的喪禮要花費許多錢。
但我不能忘記她。
他的消息時常傳到我耳邊,據說他在戰場上十分英勇,這是當然的,他一向做事不顧後果,任何事也不怕;又聽說他愛護士兵,而伯雷告訴女王在他無權之時,他還濫賞部屬。回國的人講到他的大意和不顧危險,以及愚勇,我們總要為他著急。
女王接信後勃然大怒,當時宮中的人都說艾塞克斯末日已到。她詛咒發誓,破口大罵,並說要讓他知道蔑視女王的後果為何。我無法抑制對她失望、痛心的心情而產生的快樂,同時我也擔心艾塞克斯這種行為會帶給他多少傷害!
我警告他,但是我不以為意。說實話,想到她會為了失去他而大怒,我倒覺得挺高興呢。
佛蘭絲知道遲早要說出丈夫的名字,而且女王定會大為震怒,她還記得列斯特娶我當時所發後的事。
我以高興、驚奇,並帶著勝利的心情看著他的前進,因為他雖然有個不受女王歡迎的母親,卻能打入女王的心中。同時我也十分憂慮。他的個性太魯莽了,似乎不見四周的危險,即使見到,他也毫不在意。但他到處都有敵人,我最怕那聰明、陰險、英俊的拉雷,女王雖喜歡他,卻比不上我家那兩個,丈夫及我子。有時想到些極諷刺的事實,我不禁啞然失笑,這有點像四方對舞,我們四人的舞序並不如女王之意,而後有一個離開了我們,剩下三個仍然繼續舞著。
「然後再說不準。」我說。
「我們都是好朋友,不妨明講,列斯特結了婚,女王也不原諒了他?」
他開懷地吻了我,態度優雅迷人:「噢,親愛的母親,不要hetubook.com•com怕,我答應您,我會衣錦榮歸,帶著大筆西班牙金幣,讓所有人驚奇。我會把一部分送給女王,並且明白告訴她,如果她要我在身邊,她必須也要讓我母親進宮。」
我擔心他這種衝動的性子不知道會傷害他到何種地步,自然時時要他小心。
「我也能這樣。」艾塞克斯吹噓道:「可是我是以我自己的方式。」
「不一定,他時常頂撞女王,不要忘了,他曾冒險和我結婚呢!」
「她比他大,而且是有一個女兒的寡婦。」
我不敢相信他,仍然為他擔憂害怕,我雖然喜歡潘乃珞,但他還是我最喜歡的孩子。我和女王兩人的關係是多麼奇怪!我們愛上同一個人,而對她最為重要的人,也正是對我最為重要的人。
「彷彿地震山搖一樣,」她說:「艾塞克斯和女王互相叫喊,天知道會有什麼結果。聽人說不用等到明天,艾塞克斯就會關到倫敦塔裡了!」
除了最令我失望的一點不被女王接納外,我是個相當幸福的女人。丈夫年紀小我許多,對於保持我的青春,十分有益,加之家人給我無限親情,而我的兒子又是宮中炙手可熱的人物,我實在該滿足了。我必須忘記女王,她一心一意要懲罰我,我還是認命吧!我的生命充滿刺|激,而我最大的喜悅是為我兒女的敬愛所包圍,而成為全家的中心。
他計劃在離開的那晚邀請潘乃珞的丈夫李區爵士到家中晚餐,等李區離去時,他再到園中,屆時馬伕已將快馬備妥。
我和潘乃珞、佛蘭絲一起守著列斯特莊園,過了一段時間,艾塞克斯回來了。
「那麼……妳認為自己適合結婚了?來,告訴我他是誰!」
她用手探了探佛蘭絲的腹部,想要知道她是不是懷了正給寡婦不會懷的東西,佛蘭絲沒有心機,一下子通紅了臉,女王便知道自己的懷疑是正確的了。
我猜想女王比他所形容的還要可怕,因為她明白告訴他,他如果堅持這一件事,她會將他逐出宮中。我知道小羅勃,他不會就此算了,這是兩人意志的比賽。
「妳就待在這裡!告訴我,妳是哪時候結的婚?我會相信妳的孩子是在那時候生的。我告訴妳,我不允許我宮中發生這種醜聞!我不會輕易就算了的。」而後她抓著佛蘭絲的手臂猛力搖,佛蘭絲跪了下來,臉上被摑了一掌,女王說她故意隱瞞事情。
我終於認定了這個事實,女王絕不會原諒我嫁給列斯特,對於國家大事,我只能作一個旁觀者。以我這種個性的女人,實在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但我也不會獨自抑鬱不止。我想我會和我的子女一樣,奮戰到最後。我總以為只要能見女王一面,我們的積怨便可化解,我也可以像從前一樣討她歡心,而讓她知道我已不再是杜雷家的人,而是布朗的人。我的丈夫比我小,對我又寵愛,這一點可能令她不悅。她認為我該受處罰,不知她是否會聽到我謀害親夫的謠言?一定沒有的,否則她不會就此干休。
我和克里斯多夫討論這個問題,他認為女王迷惑於他的年輕英俊,可以原諒他許多。我想,克里斯多夫自身的年輕英俊也可以使我原諒他許多地方,可是他即使再年輕英俊,我也不能忍受侮辱,女王應當也是如此。
他渴望能有機會冒險犯難,獲得財產,最好的解決之道就在作戰,假設打了勝仗,戰利品也會隨之而來。他並且深信英國必定要和西班牙作戰,這種看法許多人也都贊同。
此次遠征失敗,但杜雷克及諾卻帶回一箱箱西班牙財寶,整個說起來倒不算大敗。
「羅勃!你沒有說吧?」我嚇得大叫。
艾塞克斯:你突告失蹤,擅離職守,想必已經知罪。朕一向對你恩寵有加,致使你疏忽生妄……現朕指令你接信後速來報到,不得延誤。否則你將後悔。
佛蘭絲雖然平常安安靜靜,但也是個有尊嚴的人,她把頭一抬,說:「我丈夫。」
兩個女兒和華德、艾塞克斯這兩個兒子經常回到列斯特莊園。艾塞克斯和查爾士.布朗之間的友誼日漸滋長,後者既為我大伯,也和我們有如一家人。佛蘭絲.席尼也是我家的常客。我們的話題十分有趣,有時候也會很放肆,我無意制止他們,怕因此使他們注意到我比他們都老。有時我也會想,不知女王聽到這些話會作何感想?
「是的,是的,是誰?告訴我,姑娘,妳不聽話會後悔的,我告訴妳!」
我轉過身子看著佛蘭絲,我懂得她的感覺。我不是也碰到過這種事?我想安慰她,便向她保證說:「她說誰都如此,除非那人也是皇室。我記得她以前也想為列斯特找個公主呢!」
女兒中,我最喜歡潘乃珞。她和我一樣,滿腹鬼主意,遇到再大的不幸也不會喪氣,還經常找尋刺|激。www.hetubook•com.com不過她生活的不像我。她在國中,是美德的象徵,為孩子貢獻心力,她已經有五個孩子,但每到宮中,她仍然有無窮的計劃。
「所以那就是說為了避免她生氣,只好不從命了。」
艾塞克斯見到女王,女王要他解釋,他便雙膝跪地,說見到女王他有多麼陶醉,他所受的苦全都值得了。她可以懲罰他的愚行,他不在乎,只要他回到祖國,能夠親吻女王的手,便心滿意足了。
「我不知道,可是她即便不贊成,我也不會改變主意。」他叫道。
她說後,女王目瞪口呆地望著她,忘了是在屬下面前。佛蘭絲本來唯有獲得女王准許方可退下,此刻她太恐懼,因此站起來後就跌跌撞撞跑出房門,任女王呆呆盯著她。
女王益發憂慮,她不喜歡死亡,因此不准任何人在她耳邊提起這兩個字。她眼見老友如遭蟲蛀及害病的爛梅子一樣,一個個凋零了,心中想必很難過。
這是佛蘭絲告訴我的事情經過。
艾塞克斯好端端地回來了,他在國外待了四年之久。
有一段時間,我全然沉醉在新婚的喜悅中,我的丈夫英俊、年少、鍾愛我,也不必時常侍奉另一個女人。我的兒子艾塞克斯伯爵非常快地便成為女王的心腹寵臣,很可能將來會取代他繼父的地位。
——女王致艾塞克斯
他從華辛漢伯爵宅邸回來後,特來見我,告訴我他已獲得老伯爵的許可。
「老套!」我說:「列斯特一輩子都在聽她說這句話。她沒有說要送你去倫敦塔吧?」
「如果我是列斯特,沒有妻子,我不會到宮中。」
列斯特如果在此,不知會說什麼?
伯雷的地位穩固,恐怕唯有死才會下台,艾塞克斯便認為使自己步步高陞的最佳捷徑是在戰場上立功。
「他們倆結婚,我不會感到驚奇就是。」
「杜雷克不會准你上他的船,」我對他說:「他知道違抗王命的下場為何,他不會最冒險頂撞她的。」
他時而慍怒,時而懇求,除了說著要去的話外,任何事都不提,最後女王准了,他便帶著弟弟華德齊赴戰場,天哪!此後我再也見不著華德了,他未抵盧昂便戰死了。
佛蘭絲嚇得淚流滿面,女王更加疑心了。佛蘭絲要求退下,好使自己能夠平靜。
好了,女王和我兒子又重修舊好,他陪在她身邊,他和她共舞,一同歡笑,他的坦白又使她開心了。他們可以玩牌玩到清晨,據說,他不在她身邊,她就惶惶不安。
女王掐了佛蘭絲手臂一把,命她解釋是誰使她懷孕的。
他說的是真心話,回到家他確是滿心歡喜,而那位穿著閃閃發光的王袍,一派君王氣勢的女王,又一次以其特質令他耳目一新。
或許因我的反對,使他更堅定要結婚的決心。
清晨他便出發往普利第次茲,騎馬奔馳九十英里後,他指派馬伕帶著書桌的鑰匙交給李區爵士,要求他將那些信交給女王。
「我對她而言,也將是任何人無法相比的,等著瞧吧!」
我們家人一向團結,列斯特最大優點便是忠於家庭,我的孩子們和他相處得極為融洽,至於第二任繼父,他們仍表歡迎。
家庭生活永遠都具有趣味。潘乃珞對其婚姻益加不滿,但是她又替李區爵士生了兩個孩子,而她和查爾士.布朗時常在我家幽會。我不能批評他們,怎麼行呢?我清清楚楚他們彼此間的感情。何況即使我勸他們,他們也不會聽。查爾士英俊灑脫,潘乃珞並說他希望她離開李區,和他共組家庭。
是的,這真是個怪異的笑話:我丈夫死後,她最喜歡的人竟然是我兒子。
我認為等一年再結婚比較明智,免得別人對列斯特的死因和我與丈夫的年齡差距風言風語,果然,第二年我過得十分愉快。
「好傢伙!」艾塞克斯自誇道:「你以為我不懂得如何應付女王嗎?」
女王為她的害怕變得更為疑心。
我對華德沒提及許多,他是我最小的兒子,生性最為沉默,其他的孩子一心只想引人注意,他則不同。我認為別的孩子都像我,只有他像他父親。全家人都喜歡溫馴而善感的他,卻不太注意他,但是他一旦不在,我們才益發想念他。艾塞克斯一定會心碎了,尤其這次是他說服華德前去。要去打仗的是他,華德總是願意跟隨艾塞克斯,若華德待在家中,絕對不會死亡,我知道艾塞克斯的憂傷如我一樣深痛。
「她對我很憤怒,說我忘恩負義,又提醒我說我是她扶植的,她也能輕易毀了我。」
女王從不掩飾自己的話,而且她似乎總以一股男性的粗魯使人想起她父王亨利八世。
我很驚異我兒竟然覬覦伯雷在國中的地位,他是全國最重要的人,女王絕不會辭掉他。她有自己的寵佞,但她心中深知伯雷的價值。每當我和我www•hetubook.com.com兒談話,心中總浮起陣陣不安,他太信任自己領導國家的能力了。以我愛他之深,知道得清清楚楚,即使他確有這種才能,他的性情也不能使他成器。
孩子們之中,最魯莽的就是艾塞克斯,他愈來愈深信自己對女王的操縱力。查爾士.布朗時常勸他謹慎,卻只換來他一陣嘲笑。
當我去拜訪華辛漢伯爵時,他病重得令我大吃一驚,但他仍然為女兒的婚事感到很高興,說他一直擔心女兒的未來,因為菲力蒲.席尼死時沒有留下什麼財產,他自己也不能留下什麼。「為女王效忠是件很耗財的事。」他說。
後來我想起來這句話,在當時就像警鐘一樣,不斷迴響著,向我示警。
她即刻寫了封信,命令他回國,但他卻在三個月之後才回國,還將女王的信拿給我看。她寫信時必定正在怒不可遏的時候。
我時常看著他,心中有無限驕傲。我相信他在我眼中如此偉大,並不是作母親的偏見。他並不比青年時代的列斯特英俊。但卻具有同樣吸引力,列斯特似乎十全十美,艾塞克斯的缺點卻使他比列斯特還要可愛。
每當他和我、潘乃珞、查爾士、克里斯多夫、佛蘭絲.西尼等人談天時,他會說出自己的希望。他認為女王對西班牙人應該更加嚴厲,西班牙人吃了一次非常屈辱的敗仗,我們更應該乘勝追擊。他已成竹在胸,想要勸告女王如何行動,最主要的是要設立一支常備軍。
「我想她幾乎要這麼做了。我告訴她說雖然我尊敬她,但是我願意過自己的日子,高興娶誰就娶誰。她說她最恨別人欺騙,屬下有事不講,那是因為他們自知有事要隱藏,我就說我清楚她那種喜怒無常的脾氣,所以才不願撩起她的怒火。」
年輕人都崇拜他,他們缺乏經驗,只知一味贊成他的大膽計劃,我不希望讓他們認為我已老朽,不願冒險,只好閉口不言。
他以許多理由拖延回程日期,一度我以為他要抗命,所幸他終於服從命令,回到國內,我不常見到他,因為女王從早到晚都要他陪著。令我吃驚的是,她准他返回戰場,我猜想或許她受不了他的苦苦哀求吧。
「重要的是,」潘乃珞說:「現在會有什麼事?」
她說的對,但我仍然不能相信。法蘭西斯.華辛漢握有大權,是女王的幹臣之一,但卻無法成為她的寵臣。他之所以受信賴,完全是因他的才幹。他費盡心血,建立了世上最優良的偵察系統,而將參與「巴賓頓密謀」的人繩之於法,使蘇格蘭瑪麗女王被處決的主要人物,也正是他。他生性誠實公正,但他不善聚財,也不會沽名釣譽。不過艾塞克斯全不顧及這些,他已決定要娶佛蘭絲.席尼為妻。
「我說的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他不在意地說:「我還問她為什麼那麼反對我的婚姻,她說如果我先正正當當地到她跟前,把這件事告訴她,她便會仔細考慮。」
女王感到很難過。「我會懷念我的『摩爾人』的,唉,我會哀傷地念著他。他一直是我的忠僕,而我卻沒有善待他,但他知道我非常尊敬他的,我並不是那麼忘恩負義,聽說他沒有為妻女遺留許多財產。」
華辛漢沒有說錯,但我認為他是個傻子。列斯特也對女王效忠,他就賺了一大筆,只可惜他死時也是負債纍纍,想到這裡,我不免為變賣還債的那些家中珍藏感到悲哀。
「她絕不可能讓你到國外去。」潘乃珞提醒他。
幸而不用如此,女王也和我一樣心神焦慮,便召他回國。
「自從菲力蒲死後,他一直想保護她。她很安靜,也不囂張,不會干涉他的事,我想他喜歡這樣。」
「你丈夫?」女王大叫:「我不記得有誰請求我准他娶妳!」
女王對性方面的活動深感興趣,而這種興趣隨時化作一陣暴怒,使眾人不解,彷彿她對這種事既感醉心,更且嫌惡。
「唉,乖孩子,」她叫道:「到底是誰?告訴我,否則我打也要把妳打出來!」
潘乃珞說佛蘭絲吸引艾塞克斯的原因是她和他大為不同。

我兒子的言行多為人所知,他的情緒,感覺也多宣洩露於外,因此當他騎馬經過街道時,百姓都會出門瞻仰他。
艾塞克斯卻笑道:「杜雷克不會看到我的,我已和羅傑.威廉斯安排了一條船,您等我上船出海,指揮一場自己的戰爭吧!」
佛蘭絲直接回到列斯特莊園,神情似乎是崩潰了一般,我要她上床休息,她告訴了我事情經過。
潘乃珞、我、克里斯多夫、查爾士等人都勸告過他。查爾士問他,他以為女王會說什麼。
「部隊應該是訓練有素的」揮舞著手臂,熱切地叫著:「每打一次仗,我們就要重新訓練新兵,我們的兵應該是隨時待命的,我常這樣告訴女王。我帶軍隊上戰場時,要的是軍人,不是農夫。」
他自負,也很有野心,但和圖書我知道他缺乏施展才能的條件。列斯特具有這種條件,伯雷也比較持重,哈頓、韓尼茲等人也都小心地邁步前進,但我兒羅勃卻總喜歡玩火。有時我也想,他體內或許有某種置自己於死地的慾望。
他和列斯特極端不同,列斯特永遠是小心行事,能夠轉彎抹角,見機而動,他則不會使用謀略,不會為了權宜而說出言不由衷的話。有時候我會為他擔心得顫抖起來。這種性情在起初或許頗具吸引力,但對那自命不凡,慣受奉承的女王而言,他的吸引力能維持長久嗎?此刻的他是個清純天真的青年,特別愛給人難堪,他一向是慣於自負自大,是否會高估了自己對女王的影響力?
「哈!」潘乃珞笑了笑:「妳以為列斯特盡了力?」
她令他坐在身旁,告訴她他的冒險事跡,顯然她和他在一起非常快樂,那麼一切事情都可以被原諒了。
「是的,陛下,您對我恩重如山。」
於是她召見了佛蘭絲,要她坐下來和她說話,如此一來,引致了一個不幸的結果,因為佛蘭絲婚後很快便懷孕了。
「他的病非常重,」艾塞克斯說:「我看他恐怕活不長。他說自己負債太多,沒有多少財產留給佛蘭絲,甚至連要像個樣子地舉行自己的葬禮,恐怕都無法做到,他的財產都在為女王服務中用掉了。」
「是艾塞克斯伯爵。」佛蘭絲終於說。
「親愛的,全英國沒有一個人的前途比妳弟弟更光明,他可以娶任何一個富有大家族的人,但是他絕不能看上華辛漢的女兒。」
不知女王身處此境會作何感想,我知她會怪我,每當艾塞克斯的自負使她不快,她就說他這個性情是得自他母親,足見她對我依然憎恨。
「我已蒙羞,被逐出宮廷。『你願意侍候妻子,』她說。『那麼我短期內將不會再看到你了。』我鞠躬告退。她心情十分惡劣,在她四周的人可不值得羨慕呢!」
列斯特做事之前,總計算好其結果是否對他有利。艾塞克斯吸引人的卻是他的衝動,但這一點卻又很危險。他還有一個優點就是誠實,他喜怒無常,有時興致高昂參加遊戲玩樂,突然間又生起病來躺在床上。他走路的姿態很安閒,步子跨得很大,即使隔著一段距離也認得出是他,每次我看到他以這種姿態走路,心中總會十分感動。他那一頭深密褐色頭髮和那雙深黑的眼睛,使他格外英挺,格外不同於女王有一種真正的深情,你可以說他是愛上了她,但是他不會委屈自己的性情去適應她,如果他意見和他不同,他也不會假裝她是完全無暇的人。
「而他至死都是她的寵臣。」
我得承認,列斯特為我求情是要困難得多,因我是他的妻。
佛蘭絲產下一子,我們根據嬰兒的父親的名字,為他取名「羅勃」,這時,女王怒氣已消,准艾塞克斯回到宮中,但她不願見他的妻子。
他在我們面前大搖大擺地昂首闊步:「她說惹她生氣的不只是我的婚事秘而不宣,而是她對我有許多偉大計劃,我卻娶了一個地位不如我的女人。」
「這是她掩飾憤怒的藉口,」艾塞克斯自得地說:「無論我娶了誰,她都會大怒。」
他這一走,我們的焦慮重新燃起。佛蘭絲經常來看我,彼此互相安慰。她個性溫順,能夠忍受艾塞克斯的狂桀不馴,就如同她以前忍受菲力蒲.席尼對潘乃珞的感情一樣。在她的柔弱個性下,卻奇異地含有一股力量,她很能以忍讓來面對命運的安排,這確是可佩。我呢!列斯特一不在,我就大感憤怒,還交上情夫以為報復。我尊敬她的溫柔,並知道這是支持她度過艱難歲月的主要原因,但是人各有志,我不可能和她一樣。
「妳認為他打算娶她嗎?」我問。
「他不敢公開頂撞!」
「叫艾塞克斯來!立刻把他帶到這兒!」
他已寫了幾封給女王的信,解釋他所以不告而別的理由,而後將信鎖在書桌抽屜中。
於是我們等待這場大難的爆發。從前賽米艾告訴女王列斯特結婚消息那時的情景,至今我記憶猶新:當時她要送他到倫敦塔,經蘇西克斯伯爵勸阻,她才沒有執行,而終於原諒了他。我不知她對我兒子的情感有多深,但這種感情絕對不同於她和我丈夫之間的感情,因為後者由來已久,和她少女時代相連,我相信她和我兒子之間的感情比較沒有那麼牢靠,為此我顫抖不已。他缺乏列斯特的智謀。列斯特常運用外交手腕,他一定會表現得有勇無謀。
是的,這就像昔日她和列斯特一樣,但是,天哪,列斯特從教訓中學到應對方法,艾塞克斯卻沒有!
「哼,他和那些人一樣不敢頂撞她,她說什麼,做什麼,他都假裝同意。」
她仍然在為列斯特哀悼,聽說她有一幅他的小畫像,時常望著它,而且她將他寄給她的最後一封信放在一個小盒子裡,盒上寫著「他最後的信。」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