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別只顧談話,走錯了路,田大給司機一百塊,用不完還可以找回來呢!」
「讓我去看畫呀!」
「這都用不著你管,我自有辦法。」
「田大!什麼哥們?明知道你是我的婆子,還要打主意。」
「白楚,我沒有開玩笑,你也不要開玩笑,剛才我在車上說的話你答不答應?」
「你在罵誰?」
「又是這一套!我最討厭你發誓、詛咒了!」
「現在不是討論法律問題,雖然我們不能作合法夫妻,可是只要我們相愛,活得很好,很快樂,這一生也就夠滿意了。」
說到最後,白楚氣鼓鼓的,而米楣君卻眉開眼笑了。
「死瘋子!自己小心眼,還怪別人!」白楚翻著眼珠,哼了一聲,「老實說,田大比你強hetubook.com•com多了!倒不是有錢,是人斯文,不像你老喜歡發脾氣罵人,老粗一個!」
「我若是變心,就撞車!」
「你不是說田大只喜歡年輕的嗎?為什麼你還不放心?」
「那你什麼時候可以決定?」
「你這人該不是真有神經病吧?人家招待你吃吃喝喝,又替你叫計程車,還付了車錢,結果你一出門就罵。」
「你答應了?」米楣君滿臉興奮,「你是說只要我有錢,你就答應?」
「他媽的!」上了車,米楣君就大發牢騷,「什麼東西!要不是因為你,我真想揍人!」
「說我漂亮,說很喜歡我,說你有眼光,說如果不是從你這裏認識我的,一定追求我。夠了吧?」
「當hetubook•com.com然,我們另外租房子住,挑你喜歡的地點。」
「可是,錢呢?」
「怪不得秀美做了一桌菜,還有粥,你說胃不舒服,吃不下。」
「怎麼會吃得下?女朋友看人家有錢,就想變心。」
把白楚送上樓時,已經十二點過了。
「你不知道你上樓那一陣,我難過得差一點死掉!」
「田大把你悄悄的帶上樓就是存心不良!」米楣君氣呼呼地問,「這傢伙都對你說了些什麼話?」
「你不用說話,我已經明白了!」米楣君繼續下跪卻雙手合掌,閉目祈禱著說,「謝謝老天,我一直恨這個世界,現在我才知道我是最幸福的人了!」
「我當然不會那麼委屈你,我們一定要在外面租房子。」
「不要和*圖*書緊,我坐一會就走總可以吧?」
「自己說累,又不肯早回家。」
「兩個家?你哪裏來的開銷?」
「誰教你讓我著急呢?老實告訴你吧!年輕的女人不可靠,說跑就跑,所以我寧可喜歡年記比我大的。」
「你不是說要養我嗎?」
女人畢竟是女人,喜歡在小處斤斤計較;只是米楣君突然憶起自己沒有車子而必須步行回家的慘痛經驗了,能省幾文也好。
「為什麼?」
「你這瘋子,該不會去搶銀行吧?」
「你還不回家?明天一早還要上班呢!」
「我不願意別人吃你的豆腐,我愛你,就要保護你。」米楣君迫切地說,「真的!我不能一天看不見你,不能一天沒有你!如果我有力量養你,你肯不肯跟我過?」
www.hetubook.com.com「我還瘋不到那種不要命的地步。」米楣君抓住白楚的手,「告訴我你肯不肯吧!」
「我沒有說話。」
「你比我小那麼多,誰知道將來你會不會變心?」
「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是年紀大,見識廣,心已經定了,至少給我安全感,沒內顧之憂,我就可以好好做事賺錢。」米楣君殷切地雙手握住白楚的手,作出跪姿,「白楚,你答應了,是不是?」
「你說會做什麼?難道會做愛嗎?莫名其妙!」
「我當然要罵!他媽的田大簡直目無人,我在場就把你帶上樓,什麼意思?」
「喂!你以為年紀大的女人就沒人理了?」
白楚定神想了想,搖著頭說:
「回家回家!」米楣君靠在沙發上,伸長腿,哀然長嘆著說,「別和-圖-書人回家都能輕鬆,只有我每天一身壓力,回到家裏更重!」
「有生病的老媽是很可憐!」白楚伸出蓮花瓣的手指,眼睛一斜,比劃著道出京白,「想當初,我要不是可憐你,也不會理你呀!」
「你是說答應跟你過?和你住在一起,在別人眼裏算怎麼回事?」
「這種事怎麼是一句話決定的?」
「可是也不能不顧大家的批評呀!女人和女人結婚,我們中國行不通。」
「怎麼過?」白楚故意問,「讓我搬到你那兩小間宿舍去呀?」
「看畫看那麼久?你們在樓上做什麼了?」
「男人都是老粗,斯文還不是裝出來給你看的,其實田大最陰險,只要碰見漂亮女人就打主意。」
「何必管別人呢?人不是為別人活著,是為自己。」
「不行。」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