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陪你聊聊不也很好嗎?」
「我不愛跳舞,我來舞廳就是看看熱鬧,覺得好玩。」
「米老鼠,尤為盛是個日本老華僑,手頭有幾文,老傢伙很色!他……」
「如果你不反對,我就去告訴他。」
「好!有意思!」尤為盛笑著伸手輕輕拍了拍米楣君的肩,「真有意思!」
「他媽的我怕什麼?大不了命一條!」
「小機關。」米楣君接著報出自己的工作單位。
「我沒有意見。」米楣君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認識個人有什麼關係?崔大班又何必這麼鄭重聲明?而向肥又何必不以為然呢?
舞廳和餐廳又是兩個世界,音樂響得刺人耳膜,舞動的人群在幽黯中像幢幢魅影。
「啊?」尤為盛呵呵笑著,「至少在我面前和_圖_書不能這麼說吧?」
「小珊被老六帶出場最好不過!」向肥反倒慶幸地說,「搞不好白板對煞,闖出了禍就麻煩了!」
米楣君再注視尤為盛時,才深測到他眼睛的火焰。他媽的!這個老不死大概是邪門歪道。
「那也難說,我的心情可能比你要老多了!」
「呃!幾十年前的事,有什麼好提的?」
「好了,大家來尋樂的,你憑什麼訓人家?」早年由舞孃升級的崔大班又有一套做人之道,溫溫柔柔地對米楣君說,「我找斐斐來陪你好不好?剛下海兩個月,比小珊還漂亮。你難得來,崔姐做東。」
「不是我多事,尤老頭一看見米老鼠,就向我打聽。」
應該和向肥一起來的,何必www.hetubook.com.com繼續苦苦守在幸福谷裏,結果兩邊都落了空。
「我已經不年輕了!」
老不死要發騷了!
米楣君順著指示望去,果然發現一個瘦瘦乾乾的灰髮男人;雖然光線黯得看不清楚眉目,但可以看出那人很有點架勢。旁邊有一個舞孃相伴,卻穩穩地坐著,中規中矩,不像坐在舞廳裏。
「向肥呢?」米楣君喃喃的往四處人叢中探望。
「這裏的小姐都很漂亮。」
「真客氣!現在的年輕人都太狂,少有你這麼謙虛的。」
「老實說,我對這些小姐也沒有興趣,崔大班總是好心叫幾個來陪我,我都把她們當成我的女兒一樣,因為,我志不在此。」
「尤公,」且逗逗他看,「你怎麼不跳hetubook.com.com舞?」
向肥還想往下說,而崔大班已伴著這個正被談論的人物走過來了。
「了不起,了不起!」尤為盛直朝米楣君點頭。
這種環境給你加厚一層,又給你剝掉一層;加厚一層面皮,剝掉一層尊嚴。
「尤為盛,就在那個檯子。」
崔大班已經走開了,向明非也離了座;好像是兩人商量好的,故意把尤為盛單獨留在這裏。
「怎麼回事?你在大喊大叫的。」崔大班從別的檯子走過來。
「人家早就當科長了!」崔大班加強語氣。
「尤老頭!」向明非把頭一搖,「別多事了!」
「這傢伙沒出息,我看不慣。」
「米楣君。」
「呃!什麼話,我最喜歡交年輕朋友了!大家一塊談談、玩玩,多高興!」
「現在是hetubook.com.com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這位米……?」
「沒有關係,我們留話,請崔大班他們打烊以後也過來就是。」
「楣君,楣君,嗯,好,楣君在哪裏恭喜呀?」
「謝了!崔姐。」米楣君垂著嘴角乾笑,「你知道我不大會跳舞。」
米楣君喝了一大口啤酒,煙不斷地噴著,喧鬧的場合反而更加寂寞,尤其是看不見小珊,真慘!
「既然我們都不跳舞,還不如換個地方坐坐,我請你消夜去。」
「你也不跳舞嗎?」
「什麼也談不上,混口飯吃罷了!」米楣君想到自己的處境,不由得感嘆。
「差點給忘了呀!」崔大班扭動著圓胖的中圍,向人堆裏望了一眼,然後問向明非,「你看把尤老頭介紹給米老鼠怎麼樣?」
「不好意思吧?」
米楣君搖www.hetubook•com.com頭。天下的事就這麼絕!小珊不在也好,否則也不會認識尤老頭這個寶了!
「和小女孩有什麼好聊的?崔姐你忙你的,不要照顧我,我就這麼坐坐就夠了。」
米楣君對於肩頭那隻手並沒有介意,雖然是初識,但是一見如故的例子很多,想必尤老頭並沒有把自己當作女性。
「米老鼠今天真邪門!再發神經我就把你送進瘋人院了!」
「什麼尤老頭?」米老鼠不由得好奇了。
「米楣君,這位是尤公。」崔大班笑得好甜,話聲也甜,「有名的日本僑領,人最四海,常捧我們的場,尤公很了不起,二十多歲就做廳長了!」
米楣君打量著尤為盛,心想這個老頭年紀一大把,眼睛倒還炯炯發亮,眉濃額高,當年定握大權;滿嘴假牙,吐氣惡濁,還要呵呵朗笑。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