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聽米楣君的堅強語氣,倒是很認真。白楚向自己笑笑,只認真也沒有用,五萬,五大疊厚厚的鈔票,數一遍還要數半天呢!一張張賺來,談何容易?
「剛才你還叫我好聽的呢!現在就恨不得把我趕出門了!」
「人家除了有名,也有錢。」
「還不是因為你,你對我好,我就高興,你對我壞,我就難過。」
「別理牠!」
「你那點薪水可不夠我花的。」
「那麼沒出息!還要充男子漢呢?」
「那牠聽見別的聲音沒有?」
「不是不孝,與其活著受罪,死了對她反倒是解脫,對我也是解脫。」米楣君有氣無力地穿衣,狂歡易逝,愁苦無邊,「老媽病十年了!好重呀!」
「天亮了也沒有關係,直接去上班就是。」
「怎麼?嚇著了?」
「貓哪裏懂得人的事情?」
「我好好努力,將來也會有名。」
「沒有,可是我不相信死鬼每個月賺www.hetubook.com.com那麼多錢給你用。」
「每月五萬喲!別搞錯以為拿五萬來我就賣給你了。」
「五個,你是說五萬呀?」
「我才不覺得快樂呢!以前每次都讓我提心吊膽,怕有孩子。」
有車輛從下面駛過,深夜時刻顯得聲音格外響。白楚睜開眼睛,臥房裏昏昏黯黯的,好像做了一場大夢,由廝殺到休止,至少有一個小時了。
「可憐!一個動物沒有性機能,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你快走呀!再不走就天亮了。」
「現在和我用不著怕了,沒有任何後果。」
「死瘋子!我說的是真話,誰跟你開玩笑?」
「你也真夠狠的,好好的要拿去把牠閹掉。」
「好!」白楚咬著牙用指甲搯米楣君的皮肉,「你敢造謠!」
米楣君正迷迷糊糊地繼續回味美好無比的片段,卻被白楚貓爪般鋒利的指甲掐得身https://m•hetubook.com.com上又痛又癢,不禁哼哼地蠕動著說:
「就這麼說定了,你和死鬼拆夥,我出五萬養你。」
「你是真笨還是假笨?我一隻手有幾個手指頭?」
「只靠他早餓死我了!我沒有私房錢呀?我自己娘家沒有給我錢呀?」白楚哼的翻過身去,「養不起我就別吹牛!」
「多少?我看不清楚。」
然而畢竟都存在著。
誰說的?沒有生理的後果,卻有心理的。說不定還有更壞,譬如事情傳出去以後,毀壞了聲譽。
妙嗚——。
「我知道,今天打開窗子說亮話,你說你一個月要多少開銷吧!」
「當然可能,你沒有聽說過『湯包』的前輩龔五嗎?還有柯明,他們和他們的婆子公開生活在一起,誰也不議論他們。」
「正常化?怎麼可能?」
「在這兒多躺躺都不行呀?真殘忍?過河拆橋。」
「幹什麼嘛!」
hetubook.com.com媽呀!饒命啊!不敢了!」米楣君縮成一團,喘息了一陣以後,才又說,「就算你沒有走私好了,所以我覺得你也很可憐,看你滿臉聰明相,其實笨透了!人生該享受的快樂都不知道享受。」
「笑話!這麼多年,我怎麼活的?」
米楣君睜了睜眼睛,又立刻閉上了。最好不接觸現實。
經米楣君一提,白楚的心情更加複雜起來:
「這麼多。」說著把一隻手伸向空中。
白楚想了想,也好,找個題目給這個瘋子做!
「兒女情長嘛!好在從現在開始,有希望了。」米楣君雙手緊緊捉住白楚的雙手,「我想辦法弄到錢,你想辦法擺脫死鬼。你答應我的,是不是?」
「龔五有錢不錯,老子有錢,龔五是二世主。柯明就不見得了,還不是和我一樣拿固定的薪水。」
「我知道。」米楣君咬咬牙,這個女人現實透頂!如果現在不是正躺在她的床上,準hetubook.com.com會把這種想法吐出來。
「我也說的是真話,牠該不會以為我剛才在謀殺你吧?」
「笑死人了!一萬夠我洗頭的。」
「牠聽見我們說話了,牠的耳朵好靈。」
「你還不走?」
「還說我呢?你這瘋子才陰晴不定,一會高興,一會難過。」
「你這人真是翻身忘。」
「人家都是社會有名的人。你呢?」
「死了也好!」
「吉普賽在抓門!」
米楣君伸手捉住白楚的手:
「死賴皮,被別人看見怎麼辦?」
「你在罵什麼髒話?」
「快走快走!過一會要天亮了。」
「一,一萬?」
又是車輛行駛聲,白楚驚坐起來:
「免得麻煩,以前牠總跑出去找母貓,每次回來都又瘦又髒,從閹掉了以後就好了。」
「不是為我,趕快回去看看你老媽吧!你整夜在外面野,她死在床上你都不知道。」
「討厭!誰還想剛才嘛!」
白楚開始有點驚惶,驚惶引起的厭惡感使她推和圖書了推倒在一側而形如爛醉的米楣君。
「被什麼人看見?就算看見了又有什麼了不起?你常說我發神經,如果我發神經也是被你逼的。」
「說正經話,矛盾緊張最影響心情,你一會高興,一會發脾氣,讓人真受不了!如果你肯和死鬼攤牌,我們光明正大地過日子,一切也就正常化了。」
「沒有,我說錢是人賺的,只要努力,還怕賺不到手?」
白楚想著,頓然煩躁起來。
「死瘋子!你到底是米老鼠,還是豬八戎?很會倒打一耙。」
「你不會數嗎?」
「人家好累!」
「我沒有吹牛!你既然說出來了,我就想辦法,他媽的賣屁股也行!」
經白楚這樣一說,米楣君急忙振作起來。
「兩萬?」
「什麼?原來你這麼不孝哇!」
「好,我走就是了。」米楣君嘆了口氣,「我實在不想走!可是看你嚇成這副樣子,又不忍心。」
「誰知道你有沒有走私?」
「你說什麼?」
「累回家睡去。」
更多內容...
上一頁